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德国新闻

德国中间派在向右转

去年德国发生600多起针对难民营的袭击案件。AfD和Pegida的兴起标志着,外国人在德国感受到的不只是热情好客,同时这个国家的仇外情绪也在增加。

(德国之声中文网)去年8月28日,凌晨2点,位于德国下萨克森州哈梅尔恩(Hameln)镇的一座三层住宅楼突然燃起了大火。不久前来自津巴布韦的一个家庭刚刚搬进这座住宅楼。消防员在这户人家的床下发现一个燃烧瓶。在德国这类针对难民展开的暴力犯罪已经被发现数百起。2011年针对难民营的袭击案还只有18起,而4年后就增长到600多起。

尽管如此,更多的德国人还是展示了友善的一面。从学生到退休人员,大量志愿者热情地帮助照料来自叙利亚、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难民。

社会分裂

不过此间影响德国难民政策的舆论也不再只是乐善好施的气氛。去年12月8日,在德国登记注册的难民人数达到100万。联邦总理默克尔在自己的内党、在内阁以及村镇各级都遇到抵触的情绪和意见。德国社会出现深深的裂痕。

德国对难民乐于援手以助的传统来自于在二战中习得的经验教训。现在公开拒绝接受这项传统的德国人认为无论是国家还是社会都已经负累重重。舆论调查显示,德国仇外的情绪在不断上涨。Pegida(爱国欧洲人反对西方伊斯兰化)运动、民粹主义党派选项党(AfD)以及极右翼党派国家民主党(NPD)对仇外情绪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奇怪的Pegida运动

这些仇外势力带有一个明显的标志:他们都认为自己是受害者,认为在难民和外国人面前他们应该得到保护。马格德堡社会学家、极右翼主义问题研究学者贝格里希(David Begrich)说,这是一种地区特有的现象。Pegida运动主要的支持者绝大部分都分布在德国东部,基本限于萨克森地区。贝格里希说,在德国东部宣称可以实现重返同一社会的政治理念很受欢迎。

Pegida运动在多数联邦州都不在宪法保卫局的监视范围内。在网络社交媒体Facebook上,Pegida获得的粉丝几乎是联邦议院内所有党派粉丝数的两倍。Pegida的支持者大多是中年男性,拥有稳定的工作。游行的时候他们喜欢高喊"人民的力量",宣扬基督教文化价值观。而实际上德国东部地区虔诚的教徒数量在欧洲范围内都是最少的。

Deutschland Brand in geplanter Asylunterkunft in Baden-Württemberg

去年德国发生600多起针对难民营的袭击案件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支持或者同情Pegida运动的人大多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曾经在高校就读过。哥廷根民主研究学院的盖格斯(Lars Geiges)说,这些人从根本上来说认同民主,但是他们认为现有的民主代表制度存在着严重缺陷,他们怀疑政党和政客与经济界及媒体界相互勾结。他们要求更多的直接民主,要求像瑞士一样经常举行公民表决。

选项党的演化

最开始以反对欧元而著称的德国选项党(AfD)是几年前才成立的新党。这个党原本影响力甚微,但是最近几个月来却在民调中支持率大幅上升。这个党已经不再把欧元的问题挂在嘴边,而是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反对难民的政党。如果今天就举行联邦议院大选,那么选项党很可能以两位数的得票率挺进联邦议院。民族极端主义问题研究学者冯克(Hajo Funke)评价说,选项党正处于极端右翼化的过程中。

选项党自认为是Pegida运动的朋党。德国《明镜周刊》杂志在一篇文章中曾写道,100万难民涌入一个国家,"这简直就是新右翼运动的催化剂"。那些过去几年在政党间无从选择的保守派选民现在重新找到可以认同的党派。

Afd Bundesparteitag in Hannover Frauke Petry

如果今天就举行联邦议院大选,那么选项党很可能以两位数的得票率挺进联邦议院

国家民主党的影子

在德国每逢煽动仇外情绪的情况出现的时候,总少不了国家民主党(NPD)的影子。过去一段时间,国家民主党原本开始走下坡路,但是新近的难民问题像是给国家民主党打了一针强心针。安全圈内人士分析认为,如果没有选项党和Pegida运动,国家民主党很可能通过联邦政府的难民政策将自己的势力坐大。今年春天宪法法院审议申请禁止国家民主党的案例时,国家民主党又会重新成为舆论讨论的话题。而且那个时候很可能难民数量又会进一步增加。

中间派向右转

根据统计数字,德国极右翼势力人数不到25000人。而且目前在德国境内也没有发现存在针对难民营系统性的袭击计划,三分之二的作案者都是在当地居住的男性青年,之前也没有过犯罪记录。这也正说明,一部分中间派开始变得极端化。

当然也有越来越多的德国人加入到反对仇外情绪的抗议游行的队伍中。民族极端主义问题研究学者冯克认为,如果德国的难民政策更加清晰,能够将难民们都安置好,那么德国国内的仇外情绪也会随之减少。而这一点也正是默克尔总理希望做得到的。

但是2015年告诉我们,德国国内新右翼势力虽然不代表人民,但是他们却是民众中的一部分,而且他们的人数在增加。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