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德国专家谈性:你说正常就正常

德国著名性学专家伊丽卡.贝尔格女士(67岁)在著名的美国“金赛性学报告”(Kinsey Report)发表60周年之际,向德国之声在线部讲述她对一些性学新问题的看法,例如什么样的性行为算正常,互联网如何影响人们的性行为,性爱对老年人特别是年长女性的意义等。

default

德国著名性学专家伊丽卡.贝尔格女士

德国之声:“金赛性学报告”在1948年1月31日发表后带来了一场性革命。六十年过去了,这份报告对您的性学研究产生过什么影响?

贝尔格:该报告出版时我还小,但是今天我的书架上当然有它的一个位置,今天任何对性学研究感兴趣的人都绕不开这份报告。这份报告里的有些内容,你不得不说:“对,说得太对了。”这个报告告诉人们,在性事上做些不合常规的和别人不大理解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总之我们应该谈论性,我们不应该掩盖性,应该让人们自己去体验他们的性取向和性驱动。

德国之声:“金赛性学报告”出版好几年后才被翻译成德文。德国在性学研究上是不是有些落后?

贝尔格:当我开始从事电视性教育节目时,德国的性学研究还是一片荒芜。上世纪六十年代时,德国有个叫奥斯瓦尔特.克勒的导演拍了不少性教育影片,起到了开创性作用。从那时起,德国人才意识到,性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从这点来说,我认为德国落后于美国。

德国之声:“金赛性学报告”的一个发现就是,一些以往被认为是变态的性行为实际上比人们想象的要更普遍。您认为什么是“正常”的性?

贝尔格:这就像问什么是好的或坏的性行为一样。性是一个人与性伙伴所共同体验和实践的东西。对我来说,“正常”和“非正常”性行为这种说法是没有意义的。譬如,对同性恋的人指手划脚,说人家的性行为不正常,这是一种自负的表现。正常还是不正常,是对个人才有意义的。

德国之声:自从有了互联网以来,人们有了跟踪人们的性兴趣的新的可能。这对性学研究有何影响?

贝尔格:互联网对性学研究十分重要。首先,它使得人们能方便地检索,而且是透明的。你不用东奔西跑去查一个针对一个“难堪”的问题的信息。的确,网络还提供了考察人们的“性趣”的方便,例如看看有关什么样的性话题有着什么样的点击量等等。

德国之声:今天,公开的性道德与人们网络里表现出的性道德常常有很大出入。

贝尔格:就是这样。人们可以阅读、了解和讨论性话题,但是当涉及到自己的欲望时,人们常常就变得缺乏勇气,或者不知从何谈起,或者担心给性伙伴带来压力。举一个例子:如果你想说要捆绑性游戏,想玩性虐待游戏,你可能羞于启齿,担心你的性伙伴会有什么反应。这就是为什么在现实中,性生活常常是单调的。

德国之声:互联网一方面使得人们在交流时保持了匿名身份,这一特点给人们带来了更多的交流可能,但是另一方面也常常对性交流形成障碍,这不是很有讽刺性吗?

贝尔格:是的,这的确是个问题。人们今天可以在网上寻找伴侣,可以虚拟地通过屏幕邀请一个人到自己家里“做客”聊天。但是,请问这有什么了不得的呢?这是一种单层次的交流。就像在电脑屏幕上看裸露图片或性电影,这能给人带来什么样的实际好处呢?

德国之声:看来在互联网时代,也需要进行性教育,需要让人们通过网络大胆来谈性。

贝尔格:网上谈固然不错,但是最后还是需要面对面的真实交流的。我虽然也喜欢网络聊天,但是我觉得它的匿名性让我不太喜欢。

德国之声:您最近的一本著作是以老年性生活和妇女绝经期为话题。西方国家的老龄化趋势会怎样地影响人们的性生活?

贝尔格:老龄化趋势带来的一个问题便是:老年时过性生活还是不是个禁忌?我认为,应该把它当成正常的事情来对待。谁说你不应该在60、70或者80岁时做爱?性或者爱-我个人把这两方面是联系在一起看的-不应该有年龄上的期限。如果一个人还很健康,老年时仍然可以有很满足的性生活。不过我的调查表明,人到老年后,性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它开始退居到次要的地位,而人们老年时最想要的是关爱。是否有一个人爱我和有一个我能回报以爱的人,这才是老年人更关心的。相互信任才是最重要的,性也是从信任开始发生的。

德国之声:现在人们对女性老年后的性生活持什么观点?

贝尔格:女性进入绝经期后,会产生很多心理障碍,例如不敢再穿着暴露,担心性生活会带来身体伤害,很多这类担忧使得老年女性不再对性有所渴望,她们会说:“哎,我上了年纪了。”其实,你没有上年纪。你只不过是进入了一个人生新的阶段。我个人对变老没有心理障碍,我不认为变老有什么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