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德国专家:朝鲜经济受旅游禁令冲击

数月来,朝鲜为防埃博拉实施严格管制措施,没有游客能进入朝鲜。日前德国瑙曼基金会的一组代表团被允许访问朝鲜。该基金会的驻首尔代表李希特介绍了在朝鲜的见闻。

Lars-André Richter in Nordkorea

德国瑙曼基金会驻首尔代表李希特访问朝鲜(右二)

德国之声:李希特先生,你是朝鲜实施旅游禁令后,第一批进入该国的外国代表团成员。与过去的访问相比,这次拿到签证的程序是否更复杂?

李希特(Lars-André Richter):令人惊讶的是,这其实没那么困难。早在今年一月,我们就获得批准在今年三月底前往朝鲜访问。当时我就得出结论,埃博拉的隔离措施到此刻已经被取消。不过过程拖延了相当久,我们的行程虽然早已预定,但是非常迟才买机票。

最后我们还是顺利成行。当时疫情防治措施已经放宽但还没有被取消,不过我们抵达朝鲜后,并没有听到任何相关要求。既不需要量体温,也没有额外的医疗检查。当地没有人跟我们提及此事。

你们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呢?

一如往常,我们是为了专业项目访问朝鲜。我们举办了以"地方和地区结构变迁"为主题的活动。此次的侧重点是旅游业,探讨如何改变旧式和重型工业盛行地区的形象以吸引旅客。

这是朝鲜长时间以来一直感兴趣的题目。我们觉得这个议题有意思,因为旅游业也意味着与外界的交流和联系。瑙曼基金会开始实施这一设想,在平壤举行一天半的座谈会,有60名与会者。

朝鲜方面的兴趣有多浓厚?他们对西方的旅游概念有何看法?

人们早就能前往朝鲜旅游。每当我说起这件事情,许多人会感到非常惊讶,这件事情竟然可行。其实早在大约30年前就能到朝鲜旅游。例如有总部设于中国的英国旅行社专门安排朝鲜旅游。从北京飞往平壤只需要90分钟的时间。

朝鲜方面基本上对旅游业也感兴趣。至于他们是否对西方旅游业的特定模式感兴趣,这点不得而知。不过总体上他们是感兴趣的。这毕竟也是赚外汇的管道。

Nordkorea Skigebiet Masik Pass

朝鲜在东南部的滑雪胜地

朝鲜为防埃博拉进行的旅游管制带来了多少财政损失?

我并不清楚具体数字,不过肯定是能感受到损失。有四个半月的时间,外人无法进入朝鲜。这项禁令在十月底颁布,有效时间至三月中旬。在这段期间里,旅游业完全停滞,因为没有人愿意参加一趟为期一周或10天的旅游,却得被隔离21天。对那些专门经营朝鲜旅游的公司,这当然是严重的经济问题。

朝鲜方面肯定也感受到禁令带来的影响。虽然现在是冬天,但是朝鲜也吸引从事冬季运动和滑雪的游客。去年瑞士先答应然后又拒绝当地企业向朝鲜出售滑雪缆车,此事经过媒体的报道广为人知。该国的东南部有一个滑雪胜地,即靠近元山港的马息岭滑雪场。最终这个滑雪胜地只能发展国内旅游业,前提是真的有人去。他们本想吸引外国游客,但是这些游客全都未能出现。朝鲜的经济肯定也能感受到影响。

你在朝鲜时都去了哪些地方?

这次的座谈会在平壤举行。游客一般也是由此展开行程。接着我们到了距离平壤三个半小时车程的元山市。当地有一片海滩,有一些旅游活动。附近还有所谓的"钻石山"-朝鲜金刚山。

这个山区过去也是韩国人的旅游目的地。在阳光政策施行时,朝韩曾在金刚山共同经营项目。人们可以在韩国参加旅行团游历金刚山。但自2008年起便不可行。当时发生了一起事故(一名韩国女游客误入朝鲜军事禁区遭到士兵射杀),此后韩国便停止了旅游活动。但是这个地区的景色非常秀丽。朝鲜早就意识到这一点,希望将其规划为旅游区,特别针对徒步旅游活动。

你会如何形容这个国家的整体氛围呢,尤其是与过去相比?

我注意到林地复育成为时新议题。当然,如今正值冬季,人们需要柴火。这也是个周期性的议题,我在三年前的三月造访朝鲜时就听说过。不过这次规模更大,我们每次谈话时总会说起。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提出了一个"十年计划"。在十年内,朝鲜将进行人工造林。

目前是少雨的时节,依照我的印象,河川的水量相对减少。这意味着一个恶性循环:缺水、缺能源、以木柴生火取暖的需求升高。这是朝鲜当前最大的议题,所以每个人都得参与其中。

拉尔斯-安德烈·李希特(Lars-André Richter)是德国瑙曼基金会(Friedrich-Naumann-Stiftung)驻首尔的代表。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