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德专家检查中国绿色产品

前些时候,中国的玩具和婴儿围嘴都出现了很大纰漏。对这些产品,消费者反应十分敏感。然而在这片土地上还在出产其它产品,对于这些产品,消费者很注重其质量,例如绿色食品。 中国在这一领域是世界第二, 甚至德国人餐桌上的豆芽,谷物,还有茶都可能来自于中国的绿色生态园地。然而德国的绿色行业警觉性非常高,因为他们对中国的腐败官员、擅长欺诈的检查人员以及懒散的农民感到担忧和恐惧。为了使绿色产品严格达标,他们奋斗在遥远的东方。

default

琳琅满目的德国绿色超市

德国绿色食品经济委员会(BÖLW)主席略温施泰因(Felix Prinz zu Löwenstein)说,“我对中国的法制体系不那么信任,所以我不会轻易相信那些所谓的优胜产品。” 中国每年在全世界范围内出口的生态产品总值达2亿5千万欧元。随着全世界需求的不断增长,在中国评为优质级生态产品的数量已从三年前的不到百分之十上升到目前的百分之三十多。

这个行业在中国的迅速兴起也带来了可悲的负面作用,那就是导致了质量上的疏忽大意和对优质产品评定的弄虚作假。生态鉴定专家,同时也是农业家的格劳斯(Peter Grosch)说,“存在着一些害群之马,他们与农民们私下达成交易,进行不光明磊落的买卖。” 他认为,中国政府还不能严惩违反生态产品法规的行为。

格劳斯每年两次前往中国大陆,那里有四百万多公顷的生态种植基地,在世界排名第二,仅次于澳大利亚。他所就职的德国有机认证机构(BCS)位于纽伦堡, 专门负责为欧洲、美国和日本的客户考查分布在世界60个国家的生态农场。根据格劳斯的判断,他在德国一些众所周知的生态品牌代表中对德美特(Demeter〕和生物园(Bioland〕比较信任。要是农场的种植条件符合了进口国的法律方针,那么格劳斯就会表示认同,同时他的客户们也会愿意交易。

德国有机认证机构在中国监查250个农场,而在九十年代末还只有60个。格劳斯一直坚持严格的要求,这位61岁的德国人说,“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我们已经取消了好几个村的资格。” 遭到处罚的不仅是相关的农民,还有已经转卖了一部分这些产品的德国商人。

格劳斯目前正在中国东北的延吉参观生态农场,业主对德国专家的结果表示理解。穆金希〔音译〕领导着一个占地2000公顷、由14位农民组成的农场。他说,“我们可以从德国人在萨克森州的生态种植那里学到很多东西。” 但格劳斯说,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觉悟,许多农场主生态意识薄弱,他们出于投机,对农产品施药,打激素,还盼望能蒙混过关。

格劳斯观察着,闻着,并从一块地皮触摸到另一块。像他这样的专家很少需要实验室的帮忙去揭开造假者的面具。但造假者运用的手段并不是总能像那天那样容易查出来。农田的边缘放着一只杂草杀虫剂的空瓶。那位农民表示说,他没有用毒素,而是城市工人们在进行街道护理时洒上去的。对格劳斯来说,这块土地三年禁止用于生态产品出口。

当格劳斯离开中国后,他的雇员们会继续检查农场。德国有机认证机构的检查专家们定期来访,当然也会突然袭击。格劳斯把他的同事们亲自带到现场,等到在德国进一步培训的时候仔细审查。至于雇员们的薪水格劳斯用了“很好”来形容。因为那是防止贿赂的最好方法。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