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律师申请会见高瑜,北京一看称“没有这个人”

北京资深记者高瑜被刑拘后,律师张思之和另外两位律师至北京第一看守所申请会见,对方称查无此人。

(德国之声中文网)记者高瑜被刑拘后,律师张思之及另外两位律师接受高瑜弟弟的委托,担任高瑜的法律代理。张思之向德国之声证实,5月15日,他及另外两位代理律师至北京第一看守所要求与高瑜会见,对方称"没有这个人。"

德国之声查阅中国官媒央视5月8日公布的视频,其中有镜头清晰显示,高瑜从写有"北京第一看守所"的地方被押送出来。高瑜弟弟透露,早前向高瑜辖区派出所询问高瑜下落时,对方也告知在北京一看。

4月24日高瑜与外界失去联系,5月8日中国官方首次证实高瑜涉嫌"向境外机构提供国家机密"而被刑拘。与高瑜一同失踪的还有高瑜之子赵萌,中国当局目前尚未公布赵萌下落。高瑜弟弟多次向派出所追问,对方仅回复"(他们两人)在一起。"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当局对高瑜的指控指向香港《明镜月刊》于2013年8月刊发的"九号文件"。据悉早在去年5月,该文件的通俗版本"七不讲" 早已在网上大面积流传。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张雪忠当时在微博,也曾透露该校传达了中共当局"七个不要讲"内容。

高瑜被刑拘后,大赦国际、记者无疆界、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国际笔会等组织相继发表声明,敦促中国政府尽快释放正当行使记者报道权利的高瑜及其他因言论受到打压的人士。

德国之声台长彼得·林堡(Peter Limbourg)

就中国当局对待高瑜的方式提出批评,并表示,高瑜“有权利要求获得公正和符合法治国家原则的审理程序。”

Veranstaltung Der chinesische Traum von einer harmonischen Gesellschaft Heinrich-Böll-Stiftung

张思之担任高瑜的代理律师

"我们得请示上级"

据高瑜弟弟透露:"是派出所告诉我在一看,我以前在派出所和他们交流时问他们在哪,问了两遍,他们都确认了,还告诉我具体的地址。今天他们(律师)去了后说没有,张律师让另外的律师给我打了电话,我就又正式和派出所联系了,我问他们(高瑜)到底在什么地方?他们说得请示上级。"

他还表示,已正式向派出所提出两点要求:第一,高瑜在何处?第二,如果派出所不告知高瑜身在何处,应该提供高瑜专案组负责人联系方式:"他们已经公布(刑拘消息)了,按理说应该主动通知我们,不但没通知还藏藏掖掖的,根据法律的话他们应该通知我们。他们说请示完通知我。"

对于高瑜和赵萌处境,亲属和友人都表示担忧,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政治秘书鲍彤、原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副主任杜光分别撰文,认为中共党政文件不属“国家机密”;张思之及律师团队也表示,将继续依照法律申请会见高瑜。

100 Jahre internationaler Frauentag Flash-Galerie 2011 Menschenrechte China

1993年高瑜被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刑6年,大赦国际声援

"央视视频显示高瑜在一看,当局没准备好就不让会见"

北京知名维权人士胡佳向德国之声表示,也关注到央视关于高瑜"认罪"视频中,明显出现"北京第一看守所"的镜头, "这个截屏是一个非常好的证明"。

胡佳也介绍自己出狱后,从亲属处获悉当他于2008年被羁押于看守所期间,也曾出现律师和家人至北京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而看守所不承认有此人的情况。目前系狱的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被羁押于北京一看时,律师会见也遭遇类似情况。北京一看早前是关押重大刑事嫌犯、政治案嫌犯及涉外案件嫌犯的地方。

胡佳也分析,从视频中认出对高瑜提审的人为北京公安局预审处预审过很多“重要案件”的某位赵姓警员,加之从看守所"查无此人"等情况综合来看,高瑜案应该被定性为政治类案件,而高瑜在看守所可能拒绝了当局"胁迫"条件,因此律师会见受阻:"赵姓警员是北京公安局预审的一位处长,他本身是审判重大刑事案件或政治案件的,这个场景出现后,我就知道这是政治问题,他们也是以'重罪羁押看守所'给当事人心理压力。这涉及了当局更多的技术性操作,比如他们在争取时间,比如让高瑜不要请律师等,如果高瑜不同意的话,他们就不安排会见以让高瑜写出不请律师等东西,或是有什么不能对律师说,没准备好就不让会见。"

作者:吴雨

责编:石涛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