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器官移植成为“旅游”和“贸易”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2.06.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当器官移植成为“旅游”和“贸易”

全世界范围内都紧缺捐赠器官。一个人能否得到救命的器官经常取决于他的经济实力。但对于大多数器官捐赠者来说,他们并无法从高额的交易利润中获益。器官捐赠到底是应该靠市场,还是靠良心?

ARCHIV - In einer Deutschen Klinik wird am 15.11.2007 bei einer Operation einem Spender eine Niere entnommen, die für eine Transplantation vorgesehen ist (Illustration zum Thema Transplantation). Nach Unregelmäßigkeiten bei Organspenden an mehreren deutschen Krankenhäusern sind auch am Universitätsklinikum Leipzig Manipulationen aufgedeckt worden. Bei Patienten, die auf eine Lebertransplantation warteten, seien falsche Angaben gemacht worden, um sie auf der Warteliste der Vergabestelle Eurotransplant nach oben zu schieben, sagte der medizinische Vorstand des Uni-Klinikums Leipzig, Fleig, der Nachrichtenagentur dpa. Foto: Jan-Peter Kasper dpa +++(c) dpa - Bildfunk+++

Symbolbild Transplantation Skandal Leipzig

(德国之声中文网)威鲁(Wiru)今年13岁了,生活在印度的一个小村庄里。这个村子距离德里3个小时车程,小孩被当作商品一样买卖的可能性非常大。威鲁的价钱是2500卢比,大约折合38欧元。他在一家制造冒牌Gucci包的工厂里工作,每天必须做200个包,不然就得挨主人的骂。

"我长大了就有钱了",威鲁说。"到时候我卖一个肾,就不用再在这里工作了。"他表示,与他4年来都未曾见面的父亲就是这样做的。

事实上,在印度各大城市边缘的贫民区里,人们都知道这种"脱贫"的办法。一个肾在黑市的价格大约是55000卢比(约合800欧元),对于许多印度人来说,这是一大笔钱。

利润诱人、风险不大

虽然印度明令禁止器官交易,并于几年前将刑罚力度从2年监禁提高至5年。但是,这几乎没有产生任何威慑效应。因为这桩生意的利润太诱人,被抓到的可能性又不大。因为,捐赠者可以说是受益人的朋友,而他拿到手里的钱也可以是"礼物"。所以,官方政府机构就捐赠者动机的盘问大都是表面功夫。

A photo dated Wednesday, 11 August 2004 of Kidney Sellers Association Chairman, 25-year-old Pakistani Iqbal Zafar (3R) and three other villagers, showing their scars after they each sold a kidney to pay off debts in Sultan Pur, Pakistan. So-called 'low-cost' workers live under Pakistan's rural feudal system and sell a kidney to a middleman for less than 1,400 euros. Afterwards, they often suffer weakness and constipation while daily medical costs of about 3 euros forces them into fresh debt. The kidney trade has become increasingly popular and, attracted by commission, victims often become middlemen for family and friends. Foto:Olivier Matthys/EPA dpa

巴基斯坦卖肾的贫民

早在2003年,人类学家薛柏-休斯(Nancy Scheper-Hughes)就在专业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文章指出,贫穷国家的器官移植旅游业已经成为一种经济元素,在全球范围内朝着同一方向发展。这就是: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穷到富、从黑人到白种人。

一个来自印度或者非洲的肾价值大约1000美金,一个来自罗马尼亚或者摩尔多瓦的肾则可以卖到2700美金。土耳其肾的价格甚至可以达到10000美金。而美国的器官交易方做一笔"生意",就能赚30000美金,有些时候利润还可以翻十倍。

诺埃尔医生(Luc Noel)告诉德国之声:2011年,全球器官移植总数为11万,其中包括76000个肾脏。他在世界卫生组织中负责监管人体器官移植手术的产品安全。

诺埃尔表示:"从2006年开始,由于多个国家出台了相关法规,非法器官移植的数量明显下降。"但在像巴基斯坦或者埃及这样的国家中,黑市进入地下体系。"我们估计,有偿器官移植或者在可控体系外展开的器官移植手术可能已经占全球器官移植总量的10%。"

穷人的噩梦

名为"器官观察"(Organs Watch)的组织曾经这样描述典型的器官受赠者。他们大多来自美国、以色列、沙特阿拉伯或者澳大利亚,平均48.1岁,男性,年收入为53000美元。而典型的器官捐赠者则来自印度、中国、摩尔多瓦或者巴西,平均年龄28.9岁,男性,年收入为480美金。

世界卫生组织2010年颁发的SHA63.22号决议对器官捐赠的自愿性以及非营利性给出了11条基本规定。而就在这一系列规定出台3年前,150名来自世界各国的专家以及政府代表在伊斯坦布尔签署了反对器官贸易以及移植旅游业的声明。同时,欧洲委员会以及世界医生联合会也将器官贸易视为非法。

但有专家表示,全世界需要更多的活体器官捐赠者:就算每个德国公民都愿意在死后捐赠器官,仍无法满足器官移植患者的需要。

Herz in Frischhaltebox mit Geldscheinen, Symbolfoto Organhandel

器官移植市场化是道德义务还是道德沦丧?两者之间的界限也许只有一步之遥

器官移植市场化?

康斯坦茨大学的健康经济学家布雷尔(Friedrich Breyer)通过一篇在报纸上发表的文章呼吁立法机构,应该允许建立监管下的器官市场。他表示,只有这样才能够提高捐赠肾器官的数量。"一个自由的市场不仅仅能创造工作岗位和财富,还能拯救人们的性命。"在布雷尔眼中,建立这种体制是一种道德上的义务。

曾经担任德国器官移植基金会医学专业董事的基尔斯特(Günter Kirste)则不这样认为。他指出:"人体器官交易是一种对穷人的残酷剥削,特别是生活在第三世界国家的人。巴基斯坦或者菲律宾有数千人虽然已经捐出了肾,但他们的生活状况依然十分糟糕。"

对于每天要将伪冒的Gucci包粘在一起的威鲁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他说:"我想用他们给我的钱造一个房子,这样我就不用再做工了。"他不知道的是,这个梦想并不现实,而且可能还会夺走他的生命。

作者:Gudrun Heise 编译:任琛

责编:李鱼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