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当今世界更需要记者”

像博客、微博、脸书这样的社交网络平台给记者的工作带来了巨大的冲击。但光是这些新兴信息平台还不能够代替记者所做的工作。持这一观点的是纽约全球保护记者委员会主席乔尔·西蒙(Joel Simon)。

default

全球保护记者委员会主席乔尔·西蒙(Joel Simon)

德国之声:西蒙先生,您如何定义记者这一职业?

乔尔·西蒙:简单的说,记者的职责就是收集并传播对公众有意义的信息。做这类事情的有专业记者,也有公民。而后者是一种发展趋势。

新技术的出现,使得今天公民记者的人数达到史无前例的高度。新闻工作不是一种需要许可证的职业。谁都可以成为记者。我们的组织所保护的不仅仅是专业、主流媒体记者的权益,也包括独立记者以及公民记者的权益。

写博客的人能够自动成为记者吗?

博主们可能是记者。我们会以一种普通人的直觉做出判断。如果我们要知道一个博主是不是记者,我们就会先看他写的博客。我们会看该博客最初的语言版本。我们会观察他是在怎样的上下文关系中写文章,然后对该博客的功能做出评断。基本上我们总是能够很快的认定一位博主到底是不是记者。

不是所有的博客都可以被看作为新闻工作。但是有许多博客确实充当了这一角色,他们符合我们对新闻工作的理解,所以其作者也会受到我们的保护。

2009年时您曾经说过,博主正"站在网络革命的前沿"。他们同时也站在现代新闻工作的前沿吗?

那时候博客正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因为它是能让公众参与到新闻工作中,最重要的一种媒介。我们今天已经又前进了一大步。现在有推特(Twitter)、脸书(Facebook)、Youtube视频网站以及其他社交网络,这是一个持续发展的过程。

网络革命赋予了公民制度性的权威,让他们能够参与到新闻工作中来。他们散播知识,向公众提供信息的能力得以制度化。但是这样的公民记者不会取代专业新闻工作者的位置。专业新闻工作者是在职业教育中形成的,他们身后是大型的新闻机构以及讯息来源。

我们需要专业记者。他们能够和公民记者一起相互补充。当我们必须要面对新的收集信息的来源和传播信息的渠道时,我们是能够从中受益的。

LOGO CPJ

全球保护记者委员会(CPJ)有许多强大的敌人

在您的"监狱普查2010"中,您记录了145名被关押记者的命运。其中69人是网络记者,他们中的大多数是博主。网络革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您的组织的工作性质,保障记者能够在全球范围内毫无顾虑的工作?

如果您仔细的观察一下其中的具体个案。您会发现几乎所有的博主都是因为发表了他们的言论而被关进监狱。他们发表的是评论。在专制社会中,没有让人公开表达自己观点、批评政府的官方渠道。所以这些人决定写博客,同时又利用了其他的社交媒体平台。受到攻击的政府很快就做出反应,意识到这种新的公民记者行为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威胁,所以他们对其给予反击。

中国和伊朗是比较典型的例子。他们逮捕记者的数目比其他世界上任何国家都要多。而公民在一个专制制度下,收集以及散播信息能力的增强,确实能够对执政层产生威胁。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我们在北非以及中东能够观察到这种现象。执政者总是不断用新的手段予以报复,以此维护自身的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