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弹指一挥四十年:六八德国学生运动回顾

今天,人们对于"革命68"定义的见解分歧:有人认为,"革命68 "象征着联邦德国挑战战后拘谨的社会陈规,尝试建立言论自由及民主法制的崭新社会。但另一派人则认为,"68"是"吓阻"的象征,因为"议会外反对党"几年后成为左派"恐怖主义"的生力军。德国之声记者回顾了1968年德国大学学运的堡垒-柏林大学生示威运动的情形。

default

5月1日至8月31日,法兰克福历史博物馆举办名为“短暂的夏天长期的影响”的展览,纪念68学生运动40周年。图中人在摆弄当时的服装,背景是当时的一个音乐剧镜头

德国68年的大规模学生运动,从67年开始酝酿:当时信仰和平主义的大学生欧内左格,在柏林的首次大规模示威运动中被警方枪杀。这一事件被德国人视为促成"议会外反对党"萌芽组建的肇因。

27岁的社会系大学生杜契克是学生运动的灵魂人物,参与了几乎所有"议会外反对党"主导的示威活动。他说:“革命斗士的革命,是群众革命的基本前提。"世界革命"万岁!它将创建世界范围内的自由社会和个人自由,而不仅只是某一地区的革命斗争。”

杜契克深信,美国主导的"越南战争"是一场资本主义体系对抗越共的代表性战争。因此"议会外反对党"主导的示威抗议,不仅针对美国,同时也是针对泛资本主义的运动。德国大学生公开表态支持亲越共的示威活动。越共领导人胡志明成为这一运动的标志人物。

当时,特别是柏林媒体,对学生运动相当反感。占德国传媒市场70%份额,保守的大众化报纸"图片报",更以极端份子、极左派、政治流氓、红卫兵、捣乱份子,或学院派纳粹冲锋队等激烈言辞挞伐学生运动。

反越战示威运动两天后,柏林议会成员呼吁民众参加一项亲美国的示威活动。大约8万多人响应了呼吁。活动进行当中,一名与杜契克长相相似的大学生遭到群众围殴,警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送到安全地点。

1968年4月11日,一名男子问刚好路过的杜契克说,你是杜契克吗?他回答说"是",这名男子大声咆哮道:"你这只肮脏的共产猪!"跟着抽出怀里的手枪,朝他头上开了3枪。一名目击者描述道:“我们还以为有人开枪打鸽子,然后看到一个人狂奔离开现场。大伙儿赶紧跑过来,看见杜契克躺在地上。”

同一天晚上,数千名大学生聚集在图片报出版社前高喊着:“杀人凶手,杀人凶手!”

这一事件震惊全国。杜契克当年的女同伴,媒体工作者卢琦基回忆说:“他是个负有群众魅力、纯真、聪明和正直的人。他身上散发一种清新,可信任的气质。大家都喜欢杜契克,因为他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突袭杜契克的凶手被判了7年徒刑,并于入狱两年后自杀身亡。而身受重伤的杜契克,10年后死于重伤后遗症。

曾参与当年图片报社前示威抗议的德国绿党国会议员史特吕伯勒指出,杜契克遇刺事件,成为 "议会外反对党"团结的信号。

这一事件也为"议会外反对党"划下了历史分水岭:部份成员从此走上了极端路线。同年五月,联邦政府颁布戒严法后,全国各地掀起抗议浪潮,并爆发严重骚乱。两年后,极端派成员纷纷转入地下,最终加入了极左恐怖组织"红军派"。而其余成员则进入研究机构、加入政党或公民倡议团体,循民主手段投入社会改革事业。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