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引起争议的欧洲紧缩政策

德国政府认为自己在财政整顿方面是欧盟的一个典范。但它变得越来越被动。在即将举行的欧盟峰会上也将显示这一点。

(德国之声中文网)欧洲已经十分疲软的经济增长速度继续放缓。对新一轮经济衰退的担忧又开始回升。许多人曾抱以希望,终于战胜了这场危机。而随着危机的返回,有关正确政策的讨论再次掀起。周四(10月23日)和周五(10月24日)即将举行的欧盟峰会将重新讨论这一问题。

简单地说,就是北方和南方在进行这场辩论。一方面,以法国和意大利为首的一些国家希望放松

节约措施,

通过有针对性的政府投资刺激经济增长。而以德国为首的另一些国家,其中包括英国,荷兰和芬兰则认为,只有平衡预算和提高竞争力才是摆脱危机的出路。

Italien Gipfel UkraineTreffen Angela Merkel und Matteo Renzi in Mailand

意大利总理伦齐反对采取强硬的紧缩措施

意大利总理、社民党人伦齐(Matteo Renzi)认为,在当前形势下,欧洲必须"为增长投资",而不是"仅着眼于采取强硬的节俭措施"。 迄今的紧缩措施并没有解决问题。同样是社会党人的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 François Hollande)对此表示赞同。他补充说:"到处都存在着不确定性。美国的经济陷于瘫痪,欧洲还没有找到恢复经济增长的方法,我也在为促进增长而奋斗。"

法国太多失信 很少作为

奥朗德本应节约更多,使法国的财政赤字能够控制在3%的上限之下,但是现在法国的财政赤字仍高于4%。 从理论上来说,欧盟委员会甚至可以对其采取强制性节约措施。早在2013年,欧盟就已经对法国做出妥协,将达标限期延长了两年。现在,法国政府要求再次宽限两年时间。

法国政府认为,如果增长疲软的国家为弥补赤字继续采取紧缩措施,将彻底扼杀经济,出现像上世纪30年代的恶性循环。法国经济部长马克隆(Emmanuel Macron)在接受《法兰克福汇报》采访时也警告说:"我们应该从这些错误中吸取教训,其政治后果是灾难性的"。

布鲁塞尔智库勃鲁盖尔(Bruegel)的负责人沃尔夫(Guntram Wolff)完全赞成稍微放宽欧洲财政紧缩政策。他说:"因为我们仍然生活在非常时期。" 由于利率低,必要的新债也担负得起。但是他认为,只有像德国这样具有财政余地的国家才能这样做。而法国"已经太多地失信",因为它在宽限的时间内"相对来说很少作为"。

Treffen von Merkel und Hollande

奥朗德请求欧盟再次宽限2年以便法国减少财政赤字

德国财长致力于财政平衡

然而,如果只是经济和财政稳定的国家增加开支,也会引发一个问题,他们的钱花在哪里。如果是用于消费,国家往往只能获得一时的振兴而无真正的效果。沃尔夫说,:"如果我修一座桥,这是一个很好的投资,因为在未来数年我可少换减震器,少遇交通堵塞。如果我只提高养老金,这不具有前瞻性,而是倒退。"

不过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对持续性投资有所保留。在他看来,当务之急是应尽快使联邦预算实现几十年来的首次无新债。联邦政府希望通过"黑色的零"--也就是预算平衡,来表明即使在不利的条件下,欧洲仍能够坚持稳定方针。但布鲁塞尔智库的负责人沃尔夫对此表示怀疑。他认为:"黑色的零并不重要。在目前的情况下,也几乎没有需要实现它的理由。它更多的是一个政治目标", 一个联邦政府现在应该调整的目标。

结构改革比赤字数额更重要

北部国家的政治家,除了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之外, 英国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和前瑞典首相赖因费尔特(Fredrik Reinfeldt)多年来也主张不要仅仅关注预算数字,关键的问题是竞争力,而提高竞争力往往是无法用钱来实现的。

沃尔夫称:"更重要的是结构改革,而不是赤字规则。" 例如西班牙就是一个通过结构改革真正取得进步的国家。这是一个

艰苦的历程,

通常需要付出一定的政治代价。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