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开放二胎之后 试管婴儿渐火

中国政府正式开放二胎的政策让一大批父母们又动起了再要一个孩子的主意。不过随着医学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愿意选择体外受精的方法“量身打造”自己未来的孩子。这也催生了不少违规的“地下”辅助生育机构。

(德国之声中文网)路透社在12月1日发表的一篇专题报道中发现,中国广州的一家"南方"医院向选择体外受精的患者提供挑选新生儿性别的机会。

报道称,这家医院必须很小心的推广这一服务。中国对体外受精实行严格管制,禁止选择新生儿性别,要求出示出生证和结婚证,并禁止进一步对体外受精的过程施加外部影响。这些规定迫使许多患者前往海外,或者在中国境内管制不严的医院进行体外受精。以此出生的婴儿名为试管婴儿。

"地下"医院的机会

路透社报道称,北京政府于今年10月份宣布全面取消一胎政策后,预计中国民众对体外受精的需求会有所增加。这将给已经人满为患的公立医院带来更大的压力,但也会给海外的医疗健康机构,帮助培训当地医生的企业以及"地下"医院带来发展的机会。

广东一家医院的郝姓大夫告诉路透社,"在这里我们可以提供能选择性别的体外受精服务,你不需要出示多少证件。"他表示,自从中国政府宣布终止一胎政策后,该医院与此相关的询诊数目就急剧增加了50%。

她说,许多患者都是想要生男孩的年轻女性。这位医生没有给出其真实全名,"南方"是中国南部许多企业冠名时所用到的词汇。

北京的严格管制让私人企业很难运营开展体外受精的医院,但是对医生和专家需求的不断增长给市场创造了其他空隙。

美国库克医疗仪器公司(Cook Medical)全球培训部主任斯比特(Jason Spittle)表示:"培训临床医生和胚胎学家显然是一个大的增长领域……中国估计将成为全球最大的试管婴儿市场,可能就是未来几年的事情。"

放眼海外

在中国,有经济实力的夫妇经常会前往美国、澳大利亚、泰国和越南等国家寻求体外受精服务。

China Neugeborenes Baby

代孕、试管婴儿,是许多中国大龄父母再要孩子的生育方式

"最主要的推动因素就是这里的患者如果想要得到体外受精服务,就必须通过层层关卡"帮助患者前往泰国的中间人雷先生说道。和其他许多中国受访者一样,他也不愿意向记者透露全名。

所以说,对于像澳大利亚Monash IVF集团和Virtus Health以及泰国的Superior A.R.T.公司来说,中国客户对体外受精的需求增加无疑是好消息,这些医疗公司30%至40%的患者都来自中国。

泰国Superior A.R.T.医疗机构的副经理新沙瓦斯蒂(Arnon Sinsawasdi)表示:"随着中国患者的数目越来越多,我们也招集了许多会说中文的工作人员予以协助。"他补充说,中国结束一胎政策的举措也会大力促进辅助生育行业的发展。

IVF Australia隶属于Virtus Health公司,该公司在网站上已经刊登了中文的广告信息,称能够凭借"尖端科技"帮助父母"实现有孩子的梦想"。

"许多患者去那些地方,因为他们有特殊的需求。比如,他们在中国很难找到代孕或挑选性别的服务",北京朝阳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李媛如是说。

澳大利亚允许非商业性代孕,同时美国允许选择新生儿的性别。而泰国则一直在打击取缔这两种医疗服务,以消除吸引海外就诊者的漏洞。

医院不堪重负

中国的患者和医生表示,这里公立医院的体外受精中心经常超负荷运转,在一家医院平均服务380万人的中国,这也不是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情。与此相对的是,美国一家医院平均服务民众的人数为70万人。

上海一家试管婴儿医院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年轻医生向路透社表示:"医院很忙,简直无法忍受。无论你去哪家医院,总是人满为患。"

China Familie Ein Kind Politik

中国传统对男孩的偏爱让辅助生育医院人满为患

这也就为非正规服务提供方开辟了一片市场,他们通过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打广告,让那些已经工作负荷过度的监管机构很难发现他们,除了最近的一次市场稽查以外。

中国卫生部于7月公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过去几年里,在某些领域的监管力度不够严格,常规监管有所松懈,没有对非法行为展开足够的打击。这导致了辅助生育市场的混乱局面。

另一方面,有需求患者的人数也在继续增加。2013年,在中国356家得到认可的医院中,几乎完成了50万例生育"周期"。而市场价值更高的美国市场在同期内只完成了不到20万例。

虽然增长速度很快,许多中国人为了培育试管婴儿仍然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贫困省份的医院数目不多,很多人无法承担至少30000人民币的价格。

37岁的崔女士向路透社表示:"你没法用公立保险,必须个人掏腰包。"她是大连的一名金融业从业人员,于2013年成功的通过体外受精怀孕。她说:"我很幸运一次就成功了。但是很多人试了许多次,也就意味着甚至更贵了。"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