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年度德语最丑陋词汇出炉-"别无选择"

做了数月的收集工作,现在总算敲定。德语2010年的最丑陋词汇是"别无选择"。这项评选活动已进行了20年。尤其在近年内,该评选总会引发一些激烈的争辩。

default

德语拼写“别无选择”

默克尔总理在救助希腊时使用了"别无选择"(alternativlos)一词。后来,政治家们也将这一词藻使用到了其他领域。语言学教授施罗瑟尔(Horst Dieter Schlosser)说,"人们当然会对此表示不满,因为这其实是在说,没有比政治家作出决定以外的其他选择了。这样做是错误的。"

决策过程很难

德国语言协会本年度共收到1132封评选来函,624项建议,其中包括"愤怒的公民"(抗议斯图加特21世纪火车站项目)、"拒绝融合者"(不愿成为德国社会一员的移民)。不过,"别无选择"在过去一年里被政治家无度滥用,导致评选委员会最终在这一词汇上取得一致,将之推为该年度的最丑陋词汇。

词汇小,作用大

评选委员会一共有6名委员。每名委员都得到一份公民提出建议的词条单,从经验看,每年每个单子上有1700个词条,每名委员首先要挑选出6个作为进入下一轮评选的对象。新年过后,评委会开始就最丑陋词汇进行两小时的辩论,然后产生结果。

不论评委作出怎样的决定,评选出的结果都会产生很大影响。几乎所有德国媒体都会对这一词汇以及其他入围的建议词汇进行评论。有时,评委会也会受到攻击,尤其是同这些词汇有关的人会对评委会表示不满。当年,科尔总理称德国是"集体休闲公园",指责德国公民不愿比其他国家的人多干活,却想多休假。当这一词汇进入评委会的视线后,联邦总理府通过各种渠道发动了攻势,力阻"集体休闲公园"不被选上当年最丑陋词汇。幸亏这个评委会的成员都是独立的教授,并不受到政界或者经济界的左右。

语言批评是民主生活的一部分

2010年,民众的评选热情不如从前,来函量有所下降。这让评委会有些担心,希望这不是消极过程的开始。他们认为,评选最丑陋词汇是民主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20年来的评选活动也产生了直接的效果。1995年,评委会将"议员收入调整"选为当年最丑陋词汇,之后,这个词便很少出现了。如果再谈议员的收入,人们多半使用"提高"而不是"调整"了。

作者: Sabine Damaschke 编译:李鱼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