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希腊议会选举:未来方向的抉择

希腊本周日举行议会选举,根据民意调查结果,左翼反对派领袖齐普拉斯获胜希望最大。如果出现这样的选举结果,将成为希腊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局面。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受经济危机重创的希腊,如果齐普拉斯真的在选举中获胜,那么他将成为该国历史上第一位来自左派阵营的总理。回顾希腊历史,左派上一次接近权力的巅峰还是很遥远的过去:1958年,"统一民主左派党"(EDA)曾经获得26.89%的选票,成为反对派领袖。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和一场血腥内战之后,希腊成为西欧国家中的"穷小子",那个时候左派阵营也是因选民对现状的愤怒不满以及对传统大党派的厌倦而获利,成为异军突起的"黑马"。

如今,历史似乎重新上演。灾难性的金融债务危机,以及从2010年起被勒令执行的节约财政政策,让大部分希腊民众苦不堪言。希腊激进左翼联盟(Syriza)高层成员、欧盟议会副主席帕帕蒂莫里斯(Dimitris Papadimoulis)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希腊人民将要终结破坏了我们社会和国家的节约政策。"这位左派政治家指出,在过去的五年中,希腊被要求执行的节约政策使得该国经济总量缩水了25%,失业率也创下了超过25%的历史最高纪录。如今,每两个希腊年轻人里头,就平均有一个人是无业游民。而且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几年希腊的债务不仅没有下降,反而还在继续增长。

Alexis Tsipras Syriza 03.01.2015 Athen

左派领导人齐普拉斯

警报:希腊会退出欧元区?

2010年以来,债台高筑的希腊一共得到了总计2400亿欧元的财政支援。作为对应条件,欧盟、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提供者要求希腊在经济和行政领域实施严格的节约政策和深入的结构改革。2014年底,救助计划本应到期结束。但是最后一笔总额为18亿欧元的救助贷款却始终没有支付给希腊,原因是保守派的希腊总理萨马拉斯(Antonis Samaras)在推进改革上停滞不前。目前救助计划暂时延期到今年2月底,不过外界普遍认为,该计划很可能会被继续延长到今年夏天。

希腊左派政党在选战中做出许诺,如果选举胜利,将致力于就节约政策的条件进行重新谈判,并向救助资金出资方请求获得债务减免。来自希腊保守派执政党的欧盟议会议员屈尔特索斯(Giorgos Kyrtsos)认为,如果真的出现这种局面,那么希腊就有可能必须离开欧元区。他警告道:"所谓的Grexit(编者注:英文'希腊'和'退出'两个词的拼接)威胁就有可能成为现实,那就是希腊被迫退出欧元区,否则国家经济将无法正常运行。"欧盟法律虽然对于退出欧元区并没有相关规定,而且谁也不能命令希腊退出,但是届时希腊可能除了改为印发自己的货币,允许通货膨胀之外,也没有别的选择,否则它连政府公务员的工资都发不起了。这位保守派政治家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还说:"我只能期望这种情况永远不要发生。"

Georgios Kyrtsos Nea Demokratia EU Abgeordneter

保守派新民主党人屈尔特索斯

而左翼党则试图打消人们的恐惧,以调侃的口吻来缓和关于"退出欧元区"的担忧。反对党领袖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就在竞选集会上许诺,1月25日不会出现"希腊退出"的危险,退出的只会是总理萨马拉斯。左翼政治家帕帕蒂莫里斯对于人们偏偏把希腊经济的糟糕局面归咎于反对党表示十分愤怒:"在过去四十年里,希腊的各届政府总体上讲都很差。但这并不是我们的错,而是轮流上台执政的新民主党和泛希腊社会运动党,是他们制造了巨额的财政赤字,错过了改革的时机。"他还抱怨道,对希腊的救助计划并没有给糟糕的经济带来任何起色,反而使其雪上加霜。

政府组阁预计艰难

不过,希腊政局风向的左转也并非已成定局:激进左翼联盟虽然在选前的民意调查中领先于执政的新民主党,但其优势地位也不是不可逾越的。此外,即使左派赢得选举胜利,也将因为不能取得绝对多数而必须寻找联合执政伙伴。目前只有很少的党派表示愿意与其联盟。

对于接下来选情发展,保守派欧盟议员屈尔特索斯认为有可能出现四种可能性:"第一种可能性就是,保守党一反民调中的劣势,反败为胜,组建新的联合政府,推动经济向前发展;第二种可能性,激进左翼联盟获胜,建立一个左派政府,与救助出资方发生破裂,导致退出欧元区成为可能;第三种可能是,激进左翼联盟虽然获胜,但是偏离原先许诺的政策,导致其党内出现内部分裂冲突;还有第四种可能就是,组阁失败,不得不重新举行选举,这样我们将失去很多宝贵的时间。"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