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希腊总理上任百日业绩平平

100天前,齐普拉斯出任希腊总理。政府与出资方的谈判陷入僵局,所宣布的重要法律草案迟迟不能出台。

(德国之声中文网)希腊左翼党政治家齐普拉斯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引起轰动:1月25日,在他选举获胜数小时之后,齐普拉斯就选择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独立希腊人"作为执政伙伴。雅典的左翼党和右翼民粹主义者因为有共同的"对手"而联合再一起,矛头首先指向由欧盟、国际货币基金和欧洲央行组成的"三架马车。"

左、右执政联盟决定停止实施紧缩政策,选举结束后紧接着就宣布"立即"将最低工资提高到751欧元,将免税额度放宽到12000欧元,并取消上届政府实施的"统一房地产税"。新政府还决定与欧盟就拯救希腊计划

重新进行谈判

,新任命的希腊财政部长瓦鲁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警告说,将向顽固不化的欧盟伙伴们提出一项"令他们无法拒绝的建议"。

但是100天过后,成效微乎其微。希腊的破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临近。取消最低工资被推迟到2016年。统一的房地产税继续有效。激进左翼联盟的欧洲议员克里索戈诺斯(Kostas Chryssogonos)谈到了希腊政府积极和消极的一面。积极的一面是采取了战胜贫困的紧急措施,出台了延长拖欠税款缴纳期的法律。克里索戈诺斯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当然不会在3个月内取消所有紧缩措施。人们必须认识到,左翼激进联盟是为整个4年任期当选的。这位希腊左翼党政治家认为新政府的成就还包括,与出资方的谈判出现了转机,对政府官员的"贪腐调查"也已结束。但消极的一面是没有达成共识。克里索戈诺斯说,出资方拒绝任何让步的顽固立场是导致这一结局的原因。

USA Yanis Varoufakis in Washington

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难为无米之炊

几乎没有可替代的资金来源

雅典智库( Eliamep)的政治学家佐格普罗斯(Giorgos Tzogopoulos)持另外一种看法。他认为,"在过去的100天中,齐普拉斯一直在寻找可替代的出资方,无论是俄罗斯还是中国甚至是伊朗的资助者。但是他没有成功,现在只能落实同目前出资方达成的协议。"随着2月初他对塞浦路斯的访问,齐普拉斯为组建一个反对紧缩政策的欧盟阵线开始了急急忙忙的穿梭外交。他先后访问了罗马、巴黎和布鲁塞尔,但是没有取得显著的成果。

在这一时刻,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在谈判中口气始终带有攻击性,与所有欧盟财长针锋相对。经济分析师和作者安德罗诺普洛斯( Makis Andronopoulos)认为,这是完全错误的战略。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在同出资方的谈判中他们犯了所有能够犯的错误。他们以对立甚至挑衅为出发点是完全错误的。"安德罗诺普洛斯表示,他同情左翼党,信任齐普拉斯。但是总理必须拿出方案,摆脱左翼激进主义的包袱。他的一大希望是:"齐普拉斯能够通过议会出台一份新协议,从当前的欧洲央行债券购买计划受益,以及重新进行选举,前提是选举名单上不再有左翼党候选人。"

希腊生产力重建、能源暨环境部部长拉法扎尼斯(Panagiotis Lafazanis)被视为是党内的反对派领袖。他在上任的最初几个月,就明显表现出对希腊的私有化持否定态度。例外的是他对来自俄罗斯的投资者表示欢迎。4月份访问莫斯科时,拉法扎尼斯宣称两国在能源政策方面开始了"突破性的合作"。不久后,总理齐普拉斯也前往莫斯科与普京总统会晤。上周日(5月3日),拉法扎尼斯向希腊当地报纸表达了他的看法。他说:"如果左翼党不能落实其激进的计划,还不如放弃政府的责任。"

以公投相威胁

Russland Griechenland Tsipras bei Putin

希腊总理4月份访问莫斯科寻求资助

对于这种论点,左翼党欧盟议员克里索戈诺斯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尽管如此,他对党内的意见分歧表示理解。他说,激进左翼联盟不是一个一般的政党,而是一个由不同的声音和流派组成的联盟。最后还是由主管的政党机构做决定并划出对整个政党具有约束力的"红线"。正是因为这些"红线",左翼党部分成员才发出威胁:如果与出资方的谈判失败,将举行

全民公投

新政府上台不久,克里索戈诺斯率先谈到举行公投的问题。现在,总理齐普拉斯似乎也受到这一想法的感染。但是政策分析师佐格普罗斯认为,举行全民公投也基本无济于事。他说:"所有民意测验都表明,大多数希腊人希望同出资方达成一个平衡的解决方案,即便解决方案并不完全符合左翼党的选举承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