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难民危机

希腊夫妇与十八个难民

在希腊边境,数以万计的难民仍然前路茫茫。就在距离伊多美尼难民营的不远处,一对夫妇正接济着一个叙利亚大家庭,希望减轻他们的忧虑。德国之声记者走访了这户人家。

(德国之声中文网)今晚,德斯皮娜·托姆布利迪斯(Despina Tombulidis)又在为她的客人们烹调大餐了。希腊沙拉、皮塔饼、香肠......卖相好得让人垂涎欲滴。她已经连续多天、毫无间断地照顾着他们的起居饮食了,但她仍然乐在其中。德斯皮娜在厨房忙着,她的丈夫亚历山德罗(Alessandro Tombulidis)则在客厅招呼着客人。18个人,从幼儿到老人,齐齐整整地坐在好几张沙发上。众人话并不多,但脸上却同时渗透着满足的神情。

其实,这对希腊夫妇跟这些客人并不熟捻,甚至语言不通。他们是一个难民大家庭,一起从叙利亚逃到欧洲来,经历过战争的煎熬、地中海的风浪。现在,他们被困在希腊,不能越过马其顿、继续到他们所期盼的目的地--德国。为了等边界重开,他们在伊多美尼边境口岸的难民营等了足足三星期。然而,不时的大雨与寒冷天气却让等待格外辛苦。

德斯皮娜和亚历山德罗透过媒体知道了些许难民的情况,于是决定帮忙。"我觉得我们这样做可以令他们开心一点。我可以感受到他们的快乐。他们足足有18天没有洗澡",德斯皮娜说。"我洗衣机已经开了27遍,现在还要多开两遍。如果你留意一下他们的衣服,便会发现他们其实是中产家庭。"

Griechenland Mazedonien Grenze - Flüchtlinge

伊多美尼难民营

雪中送碳

这对夫妇决定帮忙的原因很简单。"我们在电视上看到伊多美尼的状况,便决定帮忙了。找个(难民)家庭,然后把他们带回家",德斯皮娜说。事实上,他们的房子距离边境还不到二十公里。几星期前,亚历山德罗就开始行动,但因为语言障碍,头两次到访他都没有成功。到了第三次,他在一名记者的帮助下找到了这一家人。不过,那人数一下子却吓到了他:"我们家有足够空间收留五到六个人。但18个?这可是个大挑战啊。"亚历山德罗回忆道。"但那个家庭并不想分开,所以我们就决定把所有人都接回家了。"

四散东西

晚餐已经准备好;七个孩子们第一时间冲到餐桌去,他们的妈妈从后追赶。一个身穿黑衣的女人也慢慢地坐下来。她说她很担心在德国住院中的儿子,所以什么也吃不下。最后坐下的是一对年约八、九十岁的夫妇。老婆婆在叙利亚的时侯接受了膝盖手术,走路不太方便,得由老公公搀扶。由于人数太多,还有一些男人需要坐到厨房里去。每一个人都表示,他们的家人在德国。

当他们开始吃饭和交谈的时候,笑声充满了整个房子。有那么一瞬间,他们就看似老朋友在聚旧一般。

突然,黑衣女人开始啜泣了起来。"只要我可以多见我儿子一次,我什么都愿意放弃",她说,眼泪不停地流下脸庞。

在桌子的另一边,阿贝德·赫靼(Abed Haedar)正沉默地吃着饭。个子不高、身为兽医的他,希望带两个女儿去见她们在德国的母亲。现在,他小女儿在见到妈妈之前也不愿吃饭。虽然处境困难,但阿贝德却誓言绝不放弃。"美国人说生命并不公平 ;我们就是要克服这不平等",他微笑着说。

"我们可以做的就只是让他们生活得好一点。但我们没法真正带他们走出困境",德斯皮娜说。亚历山德罗也认同这点。"但这起码可以让他们歇一歇,然后继续坚持下去。"这对夫妇说他们并不特别富有,却会尽力帮忙。

无价时刻

对阿贝德来说,能暂时逃出难民的生活已如梦一般。"小时候,我曾相信圣诞老人的存在。那天,我居然看到一个真的。我最初根本不能相信他们居然连一毛钱也不要",他向德国之声表示。

晚餐后,他们一个个回到了客厅。有些人在交谈;有些人在玩手机;有些人则跟小孩们玩耍。老夫妇正跟他们在德国的孙儿用网络电话聊天。

Griechenland Mazedonien Grenze Flüchtlinge in Idomeni

德斯皮娜与亚历山德罗夫妇

"能看见他们在笑、在玩、感受到家庭温暖……这让我觉得很满足。"亚历山德罗说。没有人知道这情况会持续多久,但这对夫妇已决定,他们想留多久,就让他们留多久。

"我们之间相处很和谐,争执啊什么的都没有。我想我很快会习惯他们的存在,然后到他们要离开的时候,我会不舍得他们。他们就好像我家人一样。"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