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希腊会使欧元崩溃吗?

鉴于希腊国家负债居高不下,评级机构标准普尔调低了该国的国家信用等级。希腊的新增债务在今年超过了国内生产总值的12.7%。希腊的总负债达到3000亿欧元,2010年的国家赤字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20%。这两个数字都远远超过了欧元区稳定公约中设定的上限,公约的上线分别应该是3%以及60%。这对欧元来说意味着什么?

default

对欧元来说,看起来阴云密布。这个货币联盟似乎正面临最大的考验。希腊在经济和金融上的状况是如此糟糕,观察家认为,不能排除货币联盟崩溃的可能性。德国蒂宾根大学的经济学教授斯塔巴迪1997年开始,与其他三位教授一起,向联邦宪法法院针对引入欧元的阿姆斯特丹条约提起了诉讼,单一直没有获得成功。今天他认为他在当时的一些论点已经获得了证实。

“当人们建立欧元的时候,这些国家有着不同的经济政治情况。其中一些国家已经证明了他们的稳定性,另外一些国家却令人怀疑。因此设置了货币联盟的准入规则。这个准入规则太松,在解释上也做得马虎,有的时候甚至根本没有得到监督。因此那些有着不同的经济和社会状况,与这个货币联盟并不合拍的国家也加入了进来。”

德国联邦银行前行长施莱辛格说:"欧洲货币联盟可以说是排除了货币汇率变动的可能性,而将国民经济调适的问题让各个国家自己解决。各个国家必须自己努力,在通货膨胀、工资提高和国家财政稳定方面,做到与其他的伙伴国家步调一致。"

德国政治教育联合会的主席哈佩说:"货币联盟意味着,成员国发展上的不同,特别是货币经济发展,即通货膨胀趋势的差异,再也不可能通过汇率来进行纠正。而是必须通过国家内部的与经济密切相连的财政政策、工资政策和社会福利政策来完成调整。开始的时候,根本不是所有人都明白这一点,但这就是货币联盟的结果。如果各个国家不能遵守这个规则,那么他们就会出现问题。"

社会市场经济行动团体的主席斯塔巴迪说:"一个货币联盟,必须有统一的货币政策,每个国家都要做好准备,根据货币联盟的必要规则调整他们的国内政策。这一点现在并没有做到,意大利没有做到,希腊没有做到,葡萄牙和西班牙也没有做到。这给欧元带来了一个严峻的考验。"

希腊、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多年来从货币联盟中受益。借助欧元,这几个国家的经济获得了显著的腾飞。尽管现在增长减速,但是副作用仍然存在:在生产率并没有显著提高的情况下,工资大幅度增长。工资成本的升高要比其他的欧元区幅度大的多。换句话就是说:这个国家的竞争力急剧下降,出口剧烈滑坡,进口增长。

希腊2007年的财政赤字是国内经济产值的14%,西班牙和葡萄牙的赤字是10%。实际上这些国家必须使他们的货币贬值,这可以让出口品在世界市场上降价,并且吸引国外的直接投资者。但这一点是做不到的,因为这些国家没有他们的本币,他们使用的是欧元。斯塔巴迪说:"当人们看到过去几年事情的发展,就会发现贬值的措施是很重要的。我相信,意大利需要贬值40%,西班牙贬值30%,希腊在两者之间,葡萄牙也是如此。"

但是汇率的控制阀门已经堵塞了。德国经济研究所的马特斯问自己:
"现在的问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贬值有意义吗?在这些国家看来,退出欧元,通过国家范围内的货币政策进行贬值,重新站起来,这样做是有意义的吗?

他自己给出了答案:"这是不现实的。实际上必须看到,货币联盟的建立以及一个国家加入货币联盟,是不可逆转的。就在目前的这种形势下,金融市场变得越来越不稳定,如果一个国家从货币联盟中退出,将意味着这个国家会受到更严重的经济危机的打击。很清楚的一点是,如果这些国家退出,他们的货币就会贬值。这是一个我们经济学家所称的,单行道上的投机。也就是说:每一个人都能预见,将会发生什么。每一个人都会试着从中获益。也就是说,大量的钱将从这些国家流出,进入欧元区,就是为了在这个国家的货币贬值之后再重新进入,从货币的贬值中获得利益。"

欧元俱乐部已经不只是一个货币的共同体,而是一个命运共同体。一条单行道,一旦走上去,就永远在上面,要想退出就要面临灾难性的后果,但是如何帮助南欧摇摇欲坠的成员国呢?专业人士说,他们必须自己走出泥潭,这需要坚定的工资和财政政策。斯塔巴迪说:

"现在他们必须补做之前应该做的事情。在危机的时候做这样的事情当然是困难的。我们看到了在希腊的大街上已经发生了骚乱,如果真的要有所改变,就必须现在缩减国家的开支,重新提高竞争力,降低债务。这可能给社会带来巨大的冲击,我们在冰岛和拉脱维亚这样的国家里已经看到了。"

席卷了整个世界的金融危机,并不是欧元区这种不均衡状态的原因。错误在很早以前就已经犯下,但是现在的危机让必须要做的事情变得更困难了:也就是坚定的节约路线,让工资与实际生产效率相符合。在这个几乎所有政府都在大力实行经济刺激计划的时候,南部孱弱的欧元成员国要做的刚好相反,但是这样做首先会让他们陷入更深的不景气。一个进退两难的窘境。

国际投资者同样感受到了这一点。当他们将钱投向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国债时,要求的收益率与德国十年期国债相比,相差一个半百分点。希腊必须提供最高三个点的利息,才能将国债卖给国民。这听起来并不多-但是加起来将迅速成为一个大数目。最终这将成为整个国家的债务。

这个利息差也称作"套利",仅从这一点,许多观察家就认为,欧洲货币联盟很快将崩溃。但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还必须要看看利息回报。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密歇根、马萨诸塞、马里兰或者纽约等州相对美国财政部的十年国债,同样有一个半到三个点的利差。尽管如此,加州州长施瓦辛格从没有考虑过要退出美元区,闭关去建立一个自己的货币。

换句话说:尽管存在着紧张和不均衡,但欧元仍然是一个坚挺的,有诱惑力的货币。在欧洲央行看来,债台高筑的希腊破产并且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欧洲央行的法律顾问阿塔希奥在报告中认为,这样的举措存在技术上的可能,但实际上这些国家在法律层面和实际操作上没有任何可以借鉴的例子。

南欧国家当然有金融财政问题,尤其是希腊,这也会给欧元带来影响。由于美元的持续弱势,在年中的时候1欧元可以兑换1.5美元。现在1欧元价值1.43美元,相对世界其他货币已经有了一定的贬值。但是这也可以换一种表达方式:美元仍然弱势,国际投资者清楚地看到美国人多年来都是通过借债维持其生活水平的。现在希腊的财政问题,使得美元弱势的问题部分的被掩盖了。现在只能等待,看看财政不均衡的问题在哪里能首先得到控制:南欧国家或是美国。

作者:Rolf Wenkel/子江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