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我的奋斗》解禁? | 文化经纬 | DW | 04.04.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希特勒《我的奋斗》解禁?

二战后取得希特勒著作《我的奋斗》版权的巴伐利亚州一直禁止该书重印。但此书的版权保护即将在2015年底终结,德国正商讨是否延长出版禁令。

(德国之声中文网)对社民党联邦议会议员利什卡(Burkhard Lischka)而言,事情非常明确。他认为,2015年12月31日过后,若德国书店里再次贩卖希特勒著作《我的奋斗》(Mein Kampf),或右翼极端分子在德国各大城市的步行街分发这本书籍,那便是对大屠杀受难者的冒犯。利什卡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必须通过一切法律途径防止事情成真。我认为,这个糟糕的作品应该永远在历史中灰飞烟灭。"因此,他与其他党内成员共同向联邦政府提出疑问,2016年后将如何处理这本希特勒著作。

Burkhard Lischka Bundestagsabgeordneter SPD

社民党联邦议会议员利什卡(Burkhard Lischka)

至今为止,德国巴伐利亚州是这本书的版权和发布权所有者。该联邦州在二战后取得了上述权利,以防止书籍被重印以及国内外国家社会主义(纳粹)思想的传播。在全欧洲境内,版权保护在作者死后的70年后便失效,而希特勒的《我的奋斗》版权将于2015年结束。之后这本书将属于"公共领域",意即它基本上可以由任何人重印和散播。

取得以色列谅解

德国政府谨慎答复社民党提出的疑问,表示将厘清与出版禁令有关的法律问题,而版权保护即将到期一事已经是德国和以色列政府讨论的议题,两国间存在着"有效防止非人道思想传播的共同利益"。

巴伐利亚内政部长赫尔曼(Joachim Hermann)则说得更明确。早在二月时他已就希特勒的著作表示过意见:"根据现有法律,书籍文本中明显具有煽动性特质。"赫尔曼提出将对所有散播原始文本之人采取法律行动。

律师兼媒体专家赫斯曼(Tim Hoesmann)表示,德国《刑法典》第130条提供了禁止《我的奋斗》出版的依据。就书籍内容看来,赫斯曼认为对此书发出出版禁令是相当有可能的事。在希特勒的著作中存在对个人和宗教团体清楚的诽谤。但他也保守地指出,"法院是否会据此作出裁决,仍是不可预测的。"届时甚至可能出现不同的判决结果。

禁令取决于出版形式

Mein Kampf von Adolf Hitler in Teheraner Buchmesse

伊朗文版的《我的奋斗》

在互联网上已经存在许多希特勒著作的节录,法律上难以采取行动。除此之外,《我的奋斗》在多个国家的书店中都能够不受任何限制的出售。但对联邦议会议员利什卡而言,这不能作为在德国出版此书的理由:"那将会是一个致命的信号。我相信,德国基于历史因素,对此必须负起特殊的责任。"

律师赫斯曼推测,是否将禁止此书出版,将取决于出版形式。"在学术研究方面,人们对这本书抱有浓厚的兴趣,而一本加上注释的《我的奋斗》与缺少注释的重印版本相比,在评断上肯定有所区别。"

打破神话

Mein Kampf - Adolf Hitler

历史学家欲发表一份注释版的《我的奋斗》

位于慕尼黑的当代历史研究所(IZF)自2009年起便着手制作《我的奋斗》注释版本,并且获得巴伐利亚州的资助。联邦政府对这个项目的态度维持中立,虽然该项目并非由政府主动发起,但或能"以适当的形式对纳粹独裁统治进行深刻的历史性评估。"

社民党人利什卡对于这项计划表示质疑,因为在法律上很难界定注释内容的好与坏。"若普遍允许发行注释版本,右翼极端分子可能会在加上我们不乐见的注解后重印此书。"

慕尼黑的历史学家正致力分析应为希特勒著作加上哪些注释内容。研究人员希望在《我的奋斗》版权保护期满的同时发表成果。研究所发言人波尔米赫(Simone Paulmichl)澄清说,他们不会直接阐述希特勒的观点。所有的章节将依照思想史分类,并且暴露文本的矛盾之处。波尔米赫认为当代历史研究所正进行的项目是重要的教育工作:"这本书越是被隐秘保护,在人们怀有疑问时,它所带来的后果将更强大。"律师赫斯曼也持相同观点:"我认为这是正确的一步。如果完全禁止这部书,围绕着它的神话将继续滋长。"

作者:Günther Birkenstock 编译:张筠青

责编: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