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布鲁塞尔的萨拉菲派重镇

布鲁塞尔的最大清真寺由沙特阿拉伯这个萨拉菲派政权出资修建。清真寺领导层虽表示谴责恐怖主义,但态度依然暧昧。

Moschee in Brüssel

布鲁塞尔“五十周年公园”清真寺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个伊斯兰中心—布鲁塞尔的最大清真寺位于欧盟区中心的“五十周年纪念公园”(Cinquantenaire)外围,与欧委会总部大楼只几分钟的步行距离。上周五(11月20日),当教徒们前来做礼拜时,清真寺领导层召开了记者会,目的之一是要“以正视听”,要让人们感觉到,作为比利时萨拉菲派中心的该清真寺并不致力于穆斯林的极端化。

Moschee in Brüssel

“五十周年公园清真寺”的两名伊玛目和负责人(2015.11.20)

使用阿拉伯语

布鲁塞尔的这个伊斯兰及文化中心的伊玛目恩迪亚耶(Mohamed Ndiaye)概要介绍了该清真寺的活动。根据他的介绍,除布道、传经、祈祷外,该清真寺还开设了阿拉伯语班、安排与欧盟代表和比利时公民的会见、培训伊玛目,有不下700名少年儿童在该中心学习可兰经,等等。按照他的描绘,该清真寺早已融入比利时社会,其任务是促进不同文化之间的理解。

恩迪亚耶用娴熟的法语作报告。在他之后,清真寺最高伊玛目塞维夫(Abdelhadi Sewif)发表讲话。他用的则是阿拉伯语。他强调,伊斯兰是一种行善的和平宗教,与巴黎那样的恐怖主义暴力没有任何关系。中心主任莫门纳赫(Jamal Momenah)也表示,不能把这个清真寺同莫伦贝克(Molenbeek)区的极端伊斯兰主义者们相提并论。

莫门纳赫是沙特的代表,塞维夫来自埃及。他俩都表示,那些极端伊斯兰分子都没有正确理解伊斯兰,就像一个家庭一样,有时,某个家庭成员会做坏事。

Prinz Faisal v. Saudi-Arabien Ausschnitt

沙特前国王费萨尔

有记者问,为什么他的清真寺不利用其有利的地位对莫伦贝克多年来就有名的山东仇恨的布道者施加好的影响,莫门纳赫不作正面回答,只是说,每个人都应对自己负责。尽管已在布鲁塞尔待了3年,他对记者说阿拉伯语。伊玛目塞维夫甚至从2004年起就住在比利时。

记者问,如果清真寺内只用所在国的语言传经布道,他们怎么看?回答是:反正,一切都要翻译的。他们还强调指出,坚持用阿拉伯语并不会鼓励穆斯林并行社会的存在。

与沙特王室的交易

与这个伊斯兰中心的自我介绍完全相反,媒体对之有大量批评性报道。例如,法国《解放报》在巴黎恐袭事件发生前数天就曾写道,“五十周年公园”内的这个比利时最大清真寺30年来都是萨拉菲主义的活跃温床,是构建萨拉菲派网络的沃土。

这个规模宏大的清真寺由伊斯兰世界联盟融资。该联盟的资金主要来自沙特国库。该清真寺的历史起于1967年。当时,比利时国库拮据,正寻求廉价石油。时任国王博杜安(Baudouin)因此与沙特国王费萨尔(Faisal Ibn Abd al-Aziz al-Saud)作了一笔交易:比利时从沙特获得廉价石油,作为交换,比利时将设在五十周年公园内的世博会东方展厅租借给沙特,为期99年。同时,比利时方面让沙特朋友们负责为数量不断增加的非洲和马格勒布国家的移民培训穆斯林伊玛目。对沙特王室而言,这不廪是一张传布萨拉菲教义的自由通行证。

König Baudouin von Belgien

比利时前国王博杜安

丑闻

去年,爆料门户网站维基解密将该清真寺历史上的灰暗一页公之于众。该爆料驳斥了清真寺上层关于该清真寺致力于和平与族群理解的官方说法。根据这一爆料,沙特驻比利时大使就在2012年4月就曾被告知,比利时政府对清真寺负责人阿拉布里(Khalid Alabri)非常不满。爆料称,当时的一位证人曾对比利时电视台RTBF表示,阿拉布里的布道是萨拉菲主义的、反以色列、反西方的,布道的最高原则是宣称萨拉菲教义高于一切。阿拉布里的布道之极端甚至超越了比利时人规定的红线。以后,阿拉布里被悄悄撤走了。

Brüssel Belgien Molenbeek Razzia Anti Terror Einsatz

比利时安全力量在布鲁塞尔莫伦贝克区实施反恐行动(2015.11.16)

多年来,比利时各清真寺的官方组织“在比穆斯林执行委员会”不得不因“五十周年公园”的这个大清真寺的所作所为而采取攻势。到今年年底,执行委员会将重新组建,以便对这个由沙特操控的清真寺有所抵制。执委会中来自摩洛哥的伊玛目们透露,拉巴特政府也感到萨拉菲派的影响力过大。

比利时记者、恐怖主义问题专家莫尼克特(Claude Moniquet)认为,比利时对言论自由的特别宽松的诠释使该国多年里宽容了极端意识形态的传播,此外,比利时政界看重社会和平,不愿发生与移民的冲突。他指出,现在,要调转船头,补回打击伊斯兰主义方面失去的年份,会非常困难。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