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布什回忆录捅了欧洲记忆的马蜂窝

小布什以他的回忆录重新回到公众的视野里,他造成了截然不同的正负面反响。至少在欧洲人看来,他这本书不但不能医治他在任时在欧美之间造成的关系创伤,而且会让伤口重新剧痛起来。

default

布什在他的回忆录上给孩子签名

在摇头与点头之间

第43任美国总统小布什想以他的新书《决策时刻》回顾他在白宫度过的两个任期,同时重建他的声誉。然而,许多欧洲人对此却大摇其头。仅书里那些最极端的表述,比如对恐怖嫌疑犯采用水刑拯救了其他人的生命,就引起了人们的惊呼。让人们摇头的并非仅仅是这些言论。

美国的布什支持者们说,每个总统都有权为自己过去的行为辩护;《决策时刻》展示的是一名在他的8年任期里坚定不移地贯彻其意识形态的前总统。反对者们则指责这位前总统的失误和对他疯狂构思的政策之固执,根本就不去考虑可能的方向修正,把美国推入了战争的十年,推入了80年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他们说,乔治·W·布什也许是一个艰难职位上的一个好人,但通过这本书他的名誉却根本不能得到恢复。

在911恐怖袭击刺激下,布什对阿富汗和伊拉克采取了目标明确的、狠下重手的政策,却损害了他与欧洲盟友间的关系。他最新发表的这本回忆录起到的作用,是让欧洲读者们重新愤怒一遍。

蔑视盟友

Bush Memoiren

《决策时刻》

伦敦经济与政治学院的黑宁·麦耶博士(Henning Meyer)对德国之声记者说:"我认为,欧洲对布什的看法没有发生变化。他遗留的项目,如伊拉克和阿富汗,至今仍然是他的总统任期的'纪念物',当然了,欧洲人至今仍然深受这些'项目'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是对立地看待这些东西的。您应该还记得,布什发动的战争曾经分裂了欧洲。从这个意义上看,这些东西并没有被人遗忘。"

在《决策时刻》这本书里,布什字里行间透露出对冒险追随他走进伊拉克战争的那些欧洲人的轻蔑,他公然这样说他在那个其领导人最顺从于他的国家-英国-的声誉:"在英国,人们怎么看我,那是无所谓的,已经没有任何所谓了。坦率地说,后来这已经无关紧要了。"

他透露那时他是怎么看欧洲其他人对战争缺乏胃口的:"欧洲的人说:啊,看啊,他是个宗教狂热分子,一个西部牛仔,一个笨蛋。全是废话。如果你相信自由是普世价值,你就不会对人们为能够生活在一个自由的社会里而勇敢斗争感到惊讶。"

他重新提到了他对尤其在伊拉克战争中最让他失望的欧洲领导人最大的伤害,这个领导人就是德国前总理施罗德,他对待施罗德的手段比对施罗德的欧洲反战盟友希拉克更严厉。

德国人始终让他耿耿于怀

在这本回忆录里,布什指责施罗德辜负了他的信任。施罗德在2002年,即对伊拉克发动战争的前一年,对他说:"怎么对阿富汗就要怎么对伊拉克。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必须尝到后果。如果您迅速果断地向前走,我会走在您的身边。"

然而,在战争之年,在争取重新当选总理的选战里,面对德国和欧洲强烈的反战思潮,施罗德刹了车。他指责布什说他会支持布什的侵略战争是撒谎,他明确道,这个支持是有条件的,即伊拉克是否真的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伦敦经济政治学院麦耶教授对德国之声说:"施罗德对入侵伊拉克的支持是有条件的,即要求美国提供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布什在书里试着修复他的形象,他说,美德关系的破裂,责任不在他身上,而是由于施罗德改变了看法,把矛头指向了他。"

布什回顾的事情在今日美国仍然可以强烈地感觉到:美军卷入了两场由他发动的战争;他治下的金融体系制造了一场铺天盖地的危机;美国政治家今天仍要为重建在世界舞台上的可信度而奋斗。

布什的8年任期在欧洲的今天同样到处能感觉得到。在他治下,美国与欧洲政府之间持续了几十年之久的信任和合作受到了损害。

NO FLASH Ex-Präsident George W. Bush Memoiren USA

布什推销他的新书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的专家托马斯·克劳(Thomas Klau)认为,这本回忆录给那些对美国政治体制持怀疑态度的欧洲人提供了新的养料,"欧洲人,尤其是德国人,始终感到惊讶,美国的政治体制怎么会具有这样的潜力,会选出这样一个没有能力的,丝毫不尊重西方价值的领导人来。奥巴马一度在德国人中重新点燃了一些希望,现在德国人又对名誉不佳的共和党再次获得国会的多数感到悲哀。"

德国人视共和党人在任期当中取得的胜利为一个证明:"美国体制和选民记忆很短,智力很低。"

欧洲人对酷刑的怒火重燃

欧洲人对布什回忆录的看法在很大的程度上受到了这本书里那些对酷刑给予肯定的言论的影响。麦耶认为,布什关于水刑的言论是"布什政府跟欧洲人之间思维差别的一个非常明显的证明。"

他补充道:"布什认为在反对恐怖主义的战争里可以允许的东西,跟欧洲人的观念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别。布什认为,象水刑这样的手段不违反任何法律,而只是对法律的合法扭曲。"

不止于此,布什还作出"大胆断言":通过水刑获得的信息让英国免于攻击。但英国反驳了这种说法。麦耶说:"欧洲的大多数人说,有其它获得信息的途径。布什的说法是错误的。"

捅了马蜂窝

对布什回忆录的反应显示,布什给美国的声誉带来的损害在欧洲人眼里始终十分严重。

克劳说:"布什是欧洲和全世界见到过的最差的美国总统,他在政治上经济上的回顾将被视为一场灾难。只有很少的人期待他的回忆录里体现的思维会发生任何变化。事实上,非常可能的是,他在欧洲已经糟糕得可怕的声誉将会变得更糟。"

布什重新走进人们的视野,发表他的言论。但他的这个行为,至少在欧洲,看上去不如说是狠狠地捅了一下马蜂窝。

George W. Bush erklärt Irakkrieg für beendet Flash-Galerie

2003年5月2日,布什在航空母舰林肯号上宣布伊拉克战争主要战斗结束

作者:Nick Amies 编译:平心

责编:严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