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巴黎、柏林看雅典 - 不一样的眼光

希腊公投后,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奥朗德共同呼吁各欧盟成员国担负起自己的责任来。不过,法德之间并非步调一致。

(德国之声中文网)"如果欧盟是一个完美的机构,那么欧洲人可以就希腊的前途命运举行公投。至少欧洲议会可以就下一步行动作出决定。但欧盟并非完美,因此,事情的结果就是人们熟悉的一套-欧洲的命运将再次掌握在德国和法国手中。"《意大利共和国报》在希腊公投后这样评论道。

法国财长萨潘(Michel Sapin)也持这样的看法,他说:"如果默克尔和奥朗德找不到一个解决的办法,那就没有解决办法。"由此可见各界对德国总理及法国总统周一晚的巴黎会谈寄予了何等的期待。会谈结束后,默克尔和奥朗德在记者会上表示,大门继续向希腊敞开,但必须清楚,欧洲的团结取决于每个政府的责任感。

双方在这里展示的共识应归功于欧元区政治家过去几个月里竭力达成的妥协。但在一系列其它问题上,巴黎和柏林却看法迥异。

比如,在是否予以希腊短期援助的问题上,双方就存在分歧。法国财长萨潘表示,希腊必须"提出严肃的、脚踏实地的建议",作为回报,法国愿意支持减少希腊的债务。但这样的看法却没有"渗透"到德国政府圈。德国经济部长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态度就谨慎得多。 他说,在希腊"对欧元区规则说不"之后,"很难想象"还能就几十上百亿的计划进行谈判。默克尔在和奥朗德会谈后也再次强调,就具体援助计划进行谈判的条件目前还不存在。

Griechenlandkrise Treffen von Angela Merkel, Alexis Tsipras, Francois Hollande in Brüssel

还能像这样坐在谈判桌上吗?

想法不同

分歧还不止这些。奥朗德代表的是一个没有走出"危机"的国家。法国今年的新举债预计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4%,国家债务高达96%,失业率为10.3%。而德国今年的财政盈余预计达0.6%,总债务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1.5%,今年4月的失业率仅为5%。

不同的数字导致两国在希腊危机上有不同的解读。德国基民盟政治家在希腊公投后仍然呼吁继续改革路线。基民盟议会党团副主席博斯巴赫(Wolfgang Bosbach)说,新的巨额援助方案不能解决希腊的问题,"希腊缺少经济实力、竞争力和真正有效的管理。"

如何继续?

Griechenland Referendum Freude in Athen OXI

说“不”之后怎么办?

不仅如此,奥朗德的社会党早就呼吁与在解决欧元和希腊危机的问题上彻底采取新的路线。社会党在六月举行的党代会闭会声明中写道,过去几年的节约和紧缩政策对欧洲,尤其是希腊糟糕的现状负有"重大责任"。为了战胜欧洲的危机,欧元区必须拿出一个欧洲投资计划,对欧洲国家的外贸和财政赤字进行新的调整。所有这些要求,德国执政联盟中没有人会表示欢迎。

德法之间互有保留

德国政府坚持谨慎支出的政策在法国部分招致尖锐批评。欧洲议员、戴高乐主义党主席尚-路克·梅朗松(Jean-Luc Mélenchon)在其著作《俾斯麦鲱鱼》中尖锐地写道,德国又成为欧洲的危险。它比任何时候都傲慢,为了贯彻自己的想法,既不怕采取残忍手段,又无惧进行勒索或者惩罚。"德国想要强加于其它国家的模式对欧洲又是一次倒退。"

Griechischenland Euclid Tsakalotos wird neuer Finanzminister

希腊新财长齐卡罗特斯(Euclid Tsakalotos )

德国经济学家汉斯-维尔纳·辛恩(Hans-Werner Sinn)则怀疑,法国试图通过将债务问题共同化来拯救希腊,尤其是拯救自身。他说,"最晚到法国在金融市场上的竞争力危机加剧,法国总统敦促德国政府采取援助措施之时,对欧元债券的渴望就会加大。"辛恩认为,为了对默克尔作出妥协,人们将会给欧元债券另外命名,比如"项目债券"。

不过,现在紧要的是救希腊的"命",不管是留在欧元区还是离开欧元区。在谈到如何继续处理希腊危机时,马克斯-普朗克税法和公共财政研究所所长凯·康拉德(Kai Konrad)警告说,决不能让欧元区成为一个转帐联盟(Transferunion),谁这样做,最后就得为相应的后果负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