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巴达维获殊荣—德国之声新媒体大赛“言论自由奖”

德国之声本年度全球媒体论坛上颁发了网络人权活动奖。许多网络人权人士为其维权活动付出了高昂代价。沙特阿拉伯博主巴拉维就是其中之一。他获殊荣:成为德国之声今年首次推出的“言论自由奖”得主。

(德国之声中文网)《时代在线》主编魏格纳(Jochen Wegner)致赞词,祝贺沙特博主拉伊夫·巴达维(Raif Badawi)成为首届“德国之声言论自由奖”获奖人。他指出,该奖是“德国之声BOBs新媒体大赛迄今所颁奖项中的最重要奖项”,“同时也无疑是迄今最令人悲哀的颁奖活动之一,因为,巴达维不能来到我们中间”。

3年来,这位“沙特自由派人士”网上论坛的创办人之一在自己的祖国一直遭关押,原因是一项指控:该互联网论坛“中伤伊斯兰价值观、传播自由派思想”。巴拉维被判处10年监禁、1000下棍击、高额罚金以及10年禁止出境。按照沙特掌权者的意愿,健康状况十分糟糕的巴达维在未来的17年里将不能见到妻儿。

勿忘拉伊夫”

Raif Badawi und Ensaf Haidar

海伊达尔和巴达维

巴达维的妻子恩萨夫·海达尔(Ensaf Haidar)不能按原计划来波恩领奖。她和3个孩子在过去数周、数月里已经筋疲力尽。自2013年逃亡,在加拿大获得避难权以来,她们天天都在为巴拉维的生命而担忧,四处奔波,寻求国际社会的帮助和支持。

6岁的恩萨夫·海达尔通过视频表达了对授奖给巴达维的感谢。她表示,“这是对为言论自由而战的所有人的伟大日子。”她说,对她而言,该奖是巴达维及其所从事的正义事业并不孤立的一大明证。她呼吁国际社会,“请不要忘了拉伊夫!他和孩子们的命运就掌握在您们的手上”。

希望王室赦免

魏格纳在赞词中指出,直到今天,为能使用理所当然的言论自由权,巴达维及一家将个人福祉放在了后面。他指出,巴达维不仅为言论自由而呼吁,而且也为世俗主义和政教分离而呼吁。“他对我们之所以重要,一方面是,他让我们看到了他的国家的那种荒唐而病态的制度;另一方面是,他成了我们所有人的榜样”。

魏格纳表示,现在,在沙特最高法院作出维持对巴达维严厉判决的裁决后,只有沙特国王阿齐兹的赦免才有用。魏格纳的颂词以对提前取消对巴达维刑罚的希望作结:“我希望,您不久后就能用自由的手接过这一奖杯”。

GMF 2015 The Bobs Awards Ceremony

获奖者在一起

德国之声总裁林堡(Peter Limbourg)也表示,他希望,他能很快将该奖亲手交给恢复自由之身的巴达维。他在颁奖仪式上表示,将该奖授予这位系狱博主是要让巴达维的命运获得世界公众的更多关注,“对沙特掌权者的压力必须继续加大”。

这一呼吁融入了颁奖仪式参加者们的一项决议。决议要求“立即释放全球所有在押网上人权活动人士”。

孟加拉博客项目获奖

巴拉维事件并非全球孤立事件。孟加拉国博客女作者阿赫迈德(Rafida Bonya Ahmed)的命运也同样让人忧伤,而她的所做所为也同样富于勇气。她的丈夫罗伊(Abhijit Roy)为新闻记者的批评性立场付出了最高昂的代价:2015年2月,不明身份者残暴地将他刺倒在地。他后因伤重不治死亡。阿赫迈德也被刺成重伤。

GMF 2015 The Bobs Awards Ceremony

魏格纳

阿赫迈德在颁奖仪式上发言时表示,“若能站在这里,我丈夫会非常幸福。”罗伊建立了取名“Mukto Mona(自由心灵)”的博客群,批评性报道涉及世俗和科学的议题。尽管存在着对自己生命的高度风险,阿赫迈德仍继续了丈夫的事业。她指出,获奖并不是一种安慰。孟加拉国内原教旨主义分子公布了一份列有84名博客写手和记者的“死亡名单”。其中9人已遭杀害。

阿赫迈德和她的孟加拉国博客同事们获得新媒体大赛社会变革类中的“最佳在线人权活动奖”。阿赫迈德作为代表领奖。她表示,她希望,这一奖项将鼓励孟加拉国的博客写手们,继续其危险的工作。

两个杰出网络项目获奖

Rafida Ahmed

阿赫迈德女士

墨西哥网站“Rancho Electrónico(电子农场)”获得“个人隐私与安全”类奖。该网络平台版主们对墨西哥国内的数据保护、信息加密和监视这样的议题作了广泛报道。

在“艺术与媒体”类,一个国际群体制作的视频游戏“Zaytoun, the little Refugee(小难民扎伊图恩)”被授予“2015年度最佳网上活动奖”。该项目意在通过视频游戏让世人关注叙利亚和巴勒斯坦难民的境遇。一名来自叙利亚的该项目制作群体的成员作为代表领受该奖。出于对遭受迫害的担忧,他蒙面参加授奖仪式,以避免被认出。他表示,“我们要讲那些受苦受难者们的故事”,因为,“依然还有太多的人在沉默;依然还有太多的人没有真正了解难民们的境遇”。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