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巴基斯坦人被伦敦“群众”杀害

伦敦恐怖袭击发生3天后,一名48岁的巴基斯坦人在伦敦诺丁汉区被一群年轻人谋杀。警方表示该案有种族主义背景相关。自伦敦恐怖袭击发生以来,不同的伊斯兰组织均收到了充满敌意的电子信,一些清真寺的玻璃被砸碎,还有人纵火,许多穆斯林都有过在大街上遭到侮辱的经历。生活在英国的穆斯林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

default

伦敦一个清真寺

星期五下午,伦敦恐怖袭击发生后一天,生活在当地的穆斯林就已经能够感受到人们对他们怀有的敌意。18岁的保德鲁身穿传统的伊斯兰服装,前往东伦敦清真寺参加祷告。

他说:“人们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你,好象想避开你,他们低下头不愿意和你直视。我什么坏事都没有做,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伊斯兰团体做了坏事,他们便对所有的穆斯林产生敌意。”

一枚炸弹就是在距离东伦敦清真寺数百米之遥的欧德门地铁站爆炸的。数千名伊斯兰信徒涌进清真寺进行祷告,但还没有人知道他们当中的一员已经在爆炸中丧生。清真寺阿訇穆罕默德对前来祈祷的穆斯林的安全表示了担忧:“我们当然很担心,很忧虑。这是一个公开场所,所有人都可以随便进来。我们尽量保持警惕和谨慎。但最终我们只有依赖安拉,希望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伊斯兰人权委员会主席肖格利坐在其伦敦北部温布利区的办公室,谈到了恐怖袭击后,穆斯林在伦敦受到的种种的敌视。报告给警方和伊斯兰组织的严重暴力事件虽然很少,但却有很多的有关侮辱和漫骂穆斯林的情况。

他说:“大多数受害者是妇女。因此我们特别警告她们在出门的时候,一定要有人陪伴,要去人多的地方,晚上要格外小心,走有亮光的地方。”

肖格利认为,一件反伊斯兰的事件都是不可容忍的,“对于整个英国社会都在抨击穆斯林的情况,我们不能听之任之。尽管大多数人没有那么糟糕,但相当一部分人都感到似乎有权侮辱穆斯林。这里指的并不只是极右分子。穆斯林也受到了黑人、白人和亚洲人的侮辱。我们谈论的不是种族主义,而是对伊斯兰的仇视。”

伦敦恐怖袭击发生后一周,数千人参加了在特拉法加广场举行的悼念遇难者的仪式。死亡人数已超出50,并且证实了爆炸案是狂热穆斯林所为。伦敦市长利文斯顿发表了一番感人的讲话:“经过这一悲剧,我们应该加倍努力,为我们的子孙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城市。我们应该振作起来,而不是去指责和痛恨什么人。有人说,我们今天的世界面临着西方和伊斯兰的冲突。我认为,这种说法是错误的。我要对他们说,请到伦敦来看一看吧:这是一个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能够在一个城市和睦相处的典范。伦敦是世界上最宽容的城市,是张开双臂迎接变化的城市。那些来到这里进行杀戮的人可能希望我们会象困在笼子里的动物一样彼此残杀,但他们的目的是彻底地破产了。”

许多宗教领袖也同利文斯顿一样发表讲话,传达了相同的信息。他们呼吁人们不要因为少数人的行为而责备全体穆斯林。但很少有人象格雷夫斯那样,也为4名在爆炸中丧生的袭击者进行了哀悼。

“我们应该纪念他们的灵魂。他们完全处于病态,而且充满了恐惧。他们做这样的事情,一定是觉得这件事有意义。如果没有任何意义,是没有人会做这样的事情的。”

台上的讲话正在进行。伯弗尔走到台后,瞥见一幅一米高的招贴画。这幅招贴画呼吁人们不要谴责伊斯兰。但伯弗尔却认为:“伊斯兰应该受到谴责,因为可兰经一方面呼吁和平,另一方面却主张战争。这种做法是矛盾的。既然有了这样的矛盾,那么人们就会选择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圣战的概念植根于可兰经中号召对异教徒发动战争。作为穆斯林,他们必须在可兰经中为他们的危险思想寻找理论基础。”

然而,站在伯弗尔身边的格林却对此不以为然,“我并不认为这样的解释是正确的。其实圣经也是一样的矛盾。它一方面主张要毁灭耶和华的敌人,另一方面却颂扬耶稣的博爱。人们选择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能谴责一部拥有1200多年历史的书籍,说是它让我去做这些事情的。你可以选择你自己所做的事情。”

和其他伦敦人一样,格林对炸弹袭击深恶痛绝,但他认为,不应就此谴责普通的穆斯林,“不能把极端分子和普通的穆斯林等同起来,就象你不能说,天主教应该为北爱尔兰共和军所做的事情负责,就因为他们是天主教徒。我认为,不应该对宗教进行谴责。看一看伊斯兰的五大宗旨,你会觉得没有比这更好的生活准则了。所以我认为,不能用伊斯兰的基本准来为那些神经病所做的事情开脱。”

格林所指的那些神经病显然在英国的穆斯林和其他族群之间制造了分化。但肖格利认为,这样的裂痕已经存在很多年了。他所领导的伊斯兰人权委员会多年前曾进行过一次民意测验,发现大多数英国穆斯林感到在日常生活中受到了迫害。肖格利谈到了伊斯兰的集体认同感。如果世界哪个地方出现了一个穆斯林受害者,那么一名英国穆斯林会受到很深的震撼,不论在伯明翰、里兹还是伦敦。

“他们看到,作为穆斯林你和别人受到的待遇不一样。在波斯尼亚发生的事情对穆斯林世界造成的影响很大。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也是一样。在英国发生的仇视穆斯林的事件,或者成为其受害者,都会对整个穆斯林世界造成影响。而事实上人们对此坐视不顾,也显示出其他人与穆斯林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

伦敦爆炸案发生后,英国穆斯林由于共同的恐惧而团结在一起,但又因为对发生在纽约、伊拉克和马德里的自杀性袭击所持的不同看法而产生了分裂。大多数穆斯林谴责这样的行径,但也有一些人却为此拍手称快。

大约一年半前,一些伊斯兰狂热分子在穆斯林社团中散发了一份录有侮辱异教徒歌曲的录像带。这是基地恐怖组织向音乐世界发出的信息。唱歌的是一个叫做沙伊克的说唱歌手,他一手拿着可兰经,一手持枪,敦促年轻的英国穆斯林去参加圣战。而且不久之后,这首歌便在年轻的穆斯林当中广为流传。很有可能是来自里兹的炸弹袭击者也听到了这首歌,接受了其传达的信息,于是决定向英国人民发动圣战。

东伦敦清真寺的祈祷结束了。信徒们纷纷踏上了回家的路,或者前去工作。伦敦恐怖袭击发生以来,虽然反穆斯林的情绪已经逐渐减弱,但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却依然存在。最大的恐惧是种族主义右翼团体会利用形势煽动对穆斯林的憎恨,并为此奠定了基础。如果再度发生类似的袭击,那么反对穆斯林的行动会更加极端、充满暴力,而且范围更广。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 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 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

  • 日期 22.07.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6wxp
  • 日期 22.07.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6wx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