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巴亚马雷人为环境而战

10年前罗马尼亚发生了欧洲历史上最严重的化学污染事件:2000年1月30日至31日夜间,罗马尼亚北部采矿城巴亚马雷附近,一个人造湖发生决堤事故,当地金矿中的有毒污水流入湖中。至少有十万吨含有氰化物和重金属的有毒污水流入萨萨尔河,泰斯河以及多瑙河等,致使罗马尼亚北部、乌克兰西部以及匈牙利东部的饮水供应一度陷于瘫痪。在泰斯河,有毒污水彻底破坏了鱼类和弱小动物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遗憾的是,如今,事发于10年前的河水污染事件几乎已遭人遗忘。

default

为当地环保而战的瓦西勒•塔塔尔

尽管泰斯河的恢复明显快于人们的预期,但巴亚马雷城以及附近居民依旧难以摆脱河水污染带来的严重后果。当地的金矿曾于2006停产,但一位新的矿主再度试图重新开工,而且使用陈旧的氰化物清洗工艺。现在,不少人反对这种做法。在氰化物泻漏污染事件事发10后的今天,当地居民竭力反对生态环境再次受到破坏。

罗马尼亚北部的萨萨尔是一个拥有2000居民人口的小村子。这是一个周六的上午。生态俱乐部的孩子们来到村边草场,在那里植树造林。 罗迪卡·巴布特是村中图书馆管理员,也是生态俱乐部的负责人,她将一棵小树苗递给了一个男孩:"桦树长得很快。在干燥的夏季,遇上有风的天气,有毒粉尘就会被风刮进我们的屋里和院子里。种上树以后至少可以阻挡一部分有毒尘埃进入我们的房间。"

Zyanid Katastrophe Rumänien

村里儿童生态俱乐部的会员在参加活动

巴布特女士用手指着尘土扬起的地方。在三百米远处伫立着一个巨型矿碴堆-它们是采矿和金属加工后的废料,全都是有毒重金属。再往远处走一百米就是一座面积为近1平方公里大小的废水湖,这是一座人造湖,10年前,高浓度的金矿生产产生的氰化物污水流入湖水之中。尽管3年前,金矿生产暂被停止,但有毒废水并没有被进行中和处理,人造湖也没有因此被填平:"看到湖水被污染就令人感到压抑,另外同样令人感到不快的是,已严重污染的人造湖到今天都没有被填平,任其对村民的身体健康造成危害。当污水破堤溢出时,我们还难以想象后果的严重性。以后我们才逐渐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罗迪卡·巴布特现年50岁,她在萨萨尔出生,在那里长大。早在孩提时代,国营采矿企业雷米恩 (Remin)就在村边将有毒垃圾堆积成山。村里的许多男人都是冶炼贵重金属的工人,那时没有人会想到环保问题,巴布特自然也不例外。直到2000年村里发生了氰化物污水泄露事件才使她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巴布特不愿袖手旁观,决定采取行动,于是成立了村里的儿童生态俱乐部。

她深知,成立儿童俱乐部只是一个小小的环保姿态而已,其作用几乎为零,因为她的儿童生态俱乐部在阻止当地环境污染的斗争中几乎难有作为。无论是引发特大污染事故的澳大利亚-罗马尼亚合资企业奥鲁尔(Aurul),还是罗马尼亚有关当局在十年前污染灾难发生以后后,大多听之任之,既不为当地居民做出必要的解释,也不为保护他们的生命安全付出更多努力。赔偿就更不必说了。在事故发生后,奥鲁尔公司申请破产保护,澳大利亚公司所有者希望以此避免对受害者提供经济赔偿。然而,该企业却在新改的厂名"联动黄金"(Transgold)下继续冶炼生产,直到2005年底才彻底关厂。其间,由于管道破损,导致氰化物液体溢出事故多次发生:工厂周围的牧场和耕地被有毒污水浸淹。2006年,工厂设备被迫出售,目前这些设备掌握在俄罗斯最大黄金生产商"极地黄金公司"手中。该公司已向罗马尼亚有关当局提出经营许可申请。而如果没有一位倔强的退休老人从中抵制的话,公司申请很有可能获得批准。

瓦斯勒·塔塔尔就站在巴亚马雷城边欧洲大街58号马路边。塔塔尔现年62岁,他指着工厂场地内被漆成米白色的巨大木桶说:"我们就住在昔日的奥鲁尔工厂旁,欧洲特大化学污染事件就是由他们引起的。他们在露天将矿物粉尘与氰化物搅拌在一起,然后将它们灌进工厂设备中。所有这一切就发生在离我家大约50,60米远的地方。"

Zyanid Katastrophe Rumänien

在巴亚马雷堆积的矿渣残骸

瓦西勒·塔塔尔是一位体魄粗壮的男子。他身穿皮夹克,目光炯炯有神。塔塔尔曾是军队上校,在当地特大污染事件发生后,他历时八年与该公司和罗马尼亚有关当局展开一场司法之战,最后以失败而告终。

事情发生在10年前。瓦西勒·塔塔尔的儿子保罗得了慢性支气管哮喘,当时保罗年仅19岁。几个月前当地发生特大氰化物污水溢出事件。父亲塔塔尔上诉法庭,要求法庭作出判决,责令当地工厂停产关门。不幸的是父亲连连败诉。之后父亲向斯特拉斯堡的欧洲法院提出起诉。一年前,也就是2009年1月27日,欧洲法院法官做出裁决,判决罗马尼亚政府忽视了该国公民拥有更为清洁、健康环境的权利。宣判一个国家违反居民保护自然要求,这在欧洲法院的历史上堪称首创之举。

瓦西勒·塔塔尔家客厅桌已布置完毕,一位邻居来家里做客。塔塔尔的儿子早已搬离此地-由于生病,他根本无法在这里居住。然而对父亲塔塔尔来说,问题并没有因此得到解决。罗马尼亚有关当局无视斯特拉斯堡欧洲法院的判决。瓦西勒·塔塔尔希望,因氰化物浸液污染禁止当地冶金企业停止生产,现在他控告国家拒绝执行法院判决:"我非常坚决。即便历时10年,才能等到法院判决被辅助施实的那一天,我甘愿奉陪到底。当然也许我等不到那一天,但是我还有子孙。总有一天,当权者们会意识到,人民不会听之任之,任人摆布,我们不会屈服。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我们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罗马尼亚有关当局的下一个决定便是是否批准俄罗斯黄金生产巨头"极地黄金公司"营业许可。即便该公司的申请获得批准,瓦西勒·塔塔尔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努力。他将战斗到最后一刻。

作者:Keno Verseck/祝红

责编:潇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