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德国新闻

左翼党情绪复杂

德国左翼党大会在议会党团主席瓦根克内希特受到热烈欢呼的演讲中结束,-这恐怕是人们碍难预料的。不过,这一情况之所以会出现,正是该党目前的状况和情绪使然。

Magdeburg Parteitag Die Linke Sahra Wagenknecht Rede

瓦根克内希特发表演讲

(德国之声中文网)此次党代会上,她连续两天成为主角。一次是出于自愿,另一次是被动的。上周六(5月28日),瓦根克内希特(Sahra Wagenknecht)成为一次蛋糕攻击的牺牲品;上周日,她则以一个热情洋溢的演讲让党内同仁们大为振奋。完全可以说,两个事件之间存在着关联。那个粘糊糊的甜点之所以会罩在她的脸上,是因为,作案人是要借此奚落她这个所谓的人类之敌。而这一计策全然落空,因为,相关指控全然错误,马德堡会议的近600名代表完全站在这位联邦议会左翼党党团主席的一边。

这种团结一致原非理所当然,因为,瓦根克内希特常常引发极端化。今年3月的三州议会选举前,她就曾因难民数字居高不下而提到"容纳能力有限和老百姓收容意愿有界限"。由此引发的愤怒也相应巨大。但是,在发生了党代会上的投掷蛋糕事件后,这样的愤怒情绪已荡然无存,尤其是,这位受到指责的当事人巧妙地扫除了对她在难民问题上可信度的疑虑。

Magdeburg Bundesparteitag Die Linke Sahra Wagenknecht Torte

遭蛋糕攻击一刻(2016.5.28)

选项党提供了弹药

德国选项党正好为她创造了条件。该党副主席高兰(Alexander Gauland)怀疑,多数德国人是否会愿意让黑皮肤的国家足球队队员博阿滕(Jérôme Boateng)作自己的邻居。瓦根克内希特在演讲中旗帜鲜明地驳斥了这位右翼民粹主义人士的观点,说道:高兰的话"让我作呕"。她称,大多数人会宁愿要博阿滕而不会要赫克(Björn Höcke)当邻居。赫克是图林根州议会选项党党团主席,因种族言论甚至在党内也引起争议。

在本次左翼党大会上,选项党频繁被提及,成了左翼党对德国及欧洲所处现状提出原则性批评的一个关键词。在谈及选项党在今年3月份的州议会选举中取得的成功时,瓦根克内希特愤怒指出,"新自由主义者在哪里撒种,右翼便在哪里收获"。根据她的看法,除左翼党外,其它政党均属于新自由主义。在她眼里,不仅是基民盟/基社盟和自民党,而且,社民党和绿党也要为出现"野兽资本主义畅行无阻"这一现状负责。她指出,愤怒、无能为力和绝望是"无可替代"这一思维定式的结果。

没有左派阵营的左翼党

这样的说法在本党同志们那里很中听。在巴登-符腾堡、莱茵兰-普法尔茨和萨克森-安哈尔特三州议会选举中败绩连连,同志们明显深受其苦。

Magdeburg Parteitag Die Linke Bernd Riexinger Katja Kipping

李克辛格尔和基平当选蝉联左翼党双主席(2016.5.28)

不过,会议结束时的这一光耀一幕并不能掩盖这一事实:左翼党面临着一系列问题。对社民党和绿党而言,显然还不能将它视为在联邦层面联合组阁的一种选择。民调结果也显示,为此,没有多数。2013年时,情况还大不相同。但当时,社民党决定再度与联盟党组成大联合政府。在党代会上仅获得78.5%的票数而再度当选的党主席里克辛格尔(Bernd Riexinger)说,"不再有左翼阵营了"。-他是对的。

无人企盼基希重返

福利联合会负责人施耐德(Schneider)多年来对联邦政府的政策批评有加,指责政府执行的是"非社会性"政策。在马格德堡的左翼党大会上他应邀作了简短发言。此时,只有少数人知道,他已是左翼党的一名同志。及至正式得知这一消息,代表们的欢呼声震耳欲聋。

而这显示了,左翼党的要求已然低到何种程度。毕竟,就重要性而言,施耐德自然远逊于拉方丹(Oskar Lafontaine)。这位前社民党主席和瓦根克内希特现在的丈夫没有出现在马格德堡会议上;前左翼党议会党团主席基希( Gregor Gysi)亦付诸阙如。而若与会,基希亦不会轻松。因为,他对左翼党的执政意愿持怀疑态度。这个周末,没人愿意听到这样的话。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