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州以上高官频繁辞职 德国忽然形成辞职文化

8月30日晚上将在威斯巴登宫殿举办黑森州州长科赫告别仪式。一年里,除了德国总统外,先后还有6名基民盟籍州长辞职。这种不想干了就辞职的意识在勃兰特和科尔的强人政治家时代似乎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default

科赫1999年宣誓就任

克勒说:"我在此宣布辞去联邦总统职务,该辞职立即生效。"

冯·博伊斯特说:"我想告诉你们的是,我今天向汉堡市议会通知了我辞去汉莎城汉堡第一市长职务的决定。"

科赫说:"我今天早晨向基民盟州议会党团通报,我仍然打算于8月31日辞去我至今担任的黑森州州长职务,然后也放弃我的议员资格。"

PK Ole von Beust

冯博伊斯特市长辞职

这是前德国总统克勒、前汉堡第一市长冯·博伊斯特和前黑森州州长科赫先后发表的声明。德国最高层的政治家一个接一个地走下了台阶。辞职是政治事业的组成部分,但它如今越来越多地具有了个人原因。有的政治家出于家庭原因而辞职,比如原社民党主席、担任过联邦副总理的明特菲林为了有更多时间照料他生病的妻子而告别政治生涯,同样的还有原德国外长、社民党议会党团主席施泰因迈尔为了捐肾给他的妻子而至少暂时退出。有的政治家辞职则是表达个人受到了伤害的感觉,比如德国前总统克勒对媒体批评性的报导作出的反应,"我在此宣布辞去联邦总统职务,该辞职立即生效。我请你们理解我的的决定。"

然而,德国国内的对此的理解是有限的。克勒走后留下的印象是,这是一个再也不愿遭受政治生活折磨的人。最近几个月里一系列政治家的告别过程里,这种印象变得十分的突出。黑森州州长科赫在宣布他的辞职决定时说:"我担任州长已经十多年了,我处在一种幸福的情况中,这就是,我仍然处于一个能够自我决定与操纵自己下一步的生活的年龄段里。"

Horst Koehler

克勒总统辞职

是的,除了每周工作七天、没有充足的睡眠时间、保持高度的紧张状态、全身心地为党和国家效劳之外,世界上本还有其它的生活可能性。身为政治家,在伟大的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看来是一种需要身心完全投入的生活,然而今天已经变成了生活的许多种可能性之一。而其它可能性充满了吸引力。

冯·博伊斯特在担任了近十年汉堡第一市长后觉得自己有一种被消耗了的感觉,"你们看,我16岁加入青年基民盟,32年来一直在汉堡担任政治职务,17年来当着职业政治家。走出现在这一步对我个人来说不管是多么的难,是多么的痛苦,我也要利用这个机会,55岁的时候在职业上再干点别的什么。但这么做并没有怨恨,而是怀着一种内心深处的谢天谢地之情。"

为什么要怨恨呢?他们经历了心情激荡的时代,再说也没有任何人强迫他们当政治家。所以,就象科赫和博伊斯特强调的,他们可以自己决定什么时候退出政治舞台,即使他们正处于任职期的中间段,而且是选民和党把他们送上这个职位的。自己的感觉,个人的自由和自我的实现,这些要重于忠于义务和职责。

博伊斯特说:"一切都有它的时间性。"

科赫说:"人可以自己决定,什么时候够了。谢谢。"

克勒说:"我感谢德国的许多人。能够为德国效劳是我的荣誉。"

作者:Heiner Kiesel 编译:平心

责编:韩明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