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就气候保护专访德国专家梅斯纳尔

德国发展政策研究所所长迪尔克·梅斯纳尔认为,在气候保护问题上世人拒绝接受气候变化的现实。在谈到本周一(8月10日)在波恩开幕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预备会议时,梅斯纳表示,如果全球工业国家希望到2050年将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80%,那么就必须改变现有世界经济的能源基础。

default

德国发展政策研究所所长迪尔克·梅斯纳尔教授(Prof. Dr. Dirk Messner)

记者:梅斯纳先生,您好!此次会议可以说是一次闭门会议,这听起来让人感觉十分神秘。您能不能透露一下,会议只是有针对性地讨论,还是说只是一次关于气候保护的私下会谈?

梅斯纳:我没有参加这次会谈,但是我作为联邦政府全球环境变化咨询委员会的成员当然会起草一些相关条款,并从中给出一些建议,以便环境保护议程能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实际上,这次会谈十分重要的原因是,我们从大会开幕词中就能了解到,其中应对气候保护纲要中的许多步骤正朝着既定目标迈进。目前,全球气温升高限制在2摄氏度的目标已被许多国家认可,这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原则上来讲,美国、欧洲和中国已经开始着手应对气候问题了,但是现在我们需要迈出实质性的一步。而有些时候这些问题在封闭的情况下讨论要比在大庭广众下讨论更容易。

记者:罗马八国集团峰会召开以来,气候保护问题是否有所进展?因为当时峰会制定的这个将气温升高限制在2摄氏度以下的目标可以说是众望所归,但是首先应该将这个目标实施的范围扩大。

梅斯纳:我们必须认识到的是,眼下我们是否真的将目标付诸于行动了。实际上,各国政府领导人在拉奎拉已经通过了将全球气温升高限制在2摄氏度以下的目标。但更重要的一步是,当我们离开波恩、告别了这几天的会谈时,我们希望"2摄氏度"目标能够在国际层面上,乃至在世界范围内达成一致。温室气体减排的目标需要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参与和推广。这是具有重要意义的一步。这样我们才能从一个更明确的基本点出发,最终弄清我们的职责所在。

记者:现在人们又开始将手指向了中国和印度等国家,认为这些国家是气候变化的"新一代"罪魁祸首。欧洲人总是乐于这么做。您认同这一观点吗?

梅斯纳:首先,在过去一段时间内工业国家的确造成了一些环保问题的出现,因为大部分温室气体效应发生在工业国家,而现阶段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最高的国家仍然来自这些工业国家。因此我完全赞成联合国气候变化办事处负责人德·波尔的话。德·波尔说过,气候保护--工业国必须首当其冲,不然我们就无法互相信任,世界各国也无法达成共识。另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未来如中国和印度这样的新兴工业国家是温室气体排放大国,而今天的中国就是其中之一。但尽管如此中国的二氧化碳人均排放量仍比其它新兴工业国少20%、30%,甚至是40%。虽然中国谈不上是人均二氧化碳排放大国,但中国已经成为全球二氧化碳排放总量的工业大国,因此这样的国家必须首当其冲,参与其中。

记者:您说过,现在欧洲国家必须行动起来,您的意思是,欧洲国家也应该在今后几年的气候保护工作中走在前面,例如为气候保护提供经费资助吗?

梅斯纳:是的,我们必须这样做。我们急需两笔资金:其中一笔资金可以用于支持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中出现的问题。例如:水资源短缺、海平面上升造成的世界许多国家出现的粮食饥荒等问题。因此发展中国家必须针对这些问题作出调整,所以这些国家应该得到经济上的资助。另一笔资金则用于避免新兴工业国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这就意味着给予他们更多技术方面的支持。我们必须摆脱对昂贵化石能源的依赖,应该遵循谁污染谁付账的原则。工业大国现在应该积极提供资助。

记者:这笔资助金额有多高?如果不这样做,将带来怎样的经济后果?

梅斯纳:据联合国和欧盟的估计,我们每年用于投入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费用在150到300亿美元左右。另外,联合国还计算出,未来几十年间,我们每年要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的技术现代化资金在300到800亿美元之间,以便帮助这些地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这样我们才能完成气候变化调整政策的任务。听上去这项任务涉及到一大笔资金,但如果谁不愿这么做,那结果只能造成地表温度明显上升。有一句话说得很有道理,避免温室气体排放要比资助弥补气候变化造成的恶果好。英国经济学家尼古劳斯·施泰茵恩预计,从2030年、2035年开始全球国民生产总值的20%将用于应对气候变化。所以说,气候保护比单纯的资助要廉价的多。现在,我们必须肩负起帮助这些国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任务。

记者: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对这些花费作出了预算,也已经向世界发出过气候保护的倡议。现在没有人能说,他对环保还一无所知。但为什么将环保付诸行动开展的如此缓慢,而且还是有人试图推托环保的责任?

梅斯纳:我认为,原因在于人们不愿接受气候变化的现实。因为气候变化牵扯的范围广、层面深。我们还听到的一个数据是:到2050年工业国家必须减少80%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这意味着,我们必须重新建立世界经济的能源基础。这是工业革命来以来最大的全球性转变。我们必须改变以化石能源为基础的世界经济模式,我们应该建立一个不依赖于化石能源的世界经济。专家称这一任务为"去除积炭作用"。这是一项庞大的工程,而有些政治决策人正在试图,将这一问题推迟到以后解决,但它却给世界带来更大的问题。

记者:改变环保意识无疑是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关键,当然这不仅适用于决策者,也包括我们所有人。当您看到许多德国人还在购买和储藏白炽灯时,您对节能政策的推广还给予希望吗?

梅斯纳:您说得没错:气候保护不只是决策人要担心的问题,同时也是关系到普通市民和消费者的问题。例如:人们应该选择购买哪类产品,以及哪种汽车是我们提倡购买的,所有这一切都与温室气体排放、与人们在生活中对能源消耗的强度息息相关。这些问题都需要人们重新去认识和定义。我们必须改变依靠以化石能源为基础的生活方式,这十分重要。

记者:德国在七十年代就已经具备绿色环保意识,那时的民众的环保意识是否比今天还要更强一些?

梅斯纳:我认为,实际上我们从70年代开始就做了很多准备工作。我想已经具备对环保的基本认识。现在我们还需要想像一下,如果不依赖于化石能源基础的世界经济和人类生活方式竟会变成什么样。这并不是危言耸听。我们必须摆脱这种思想,"不依赖于化石能源的生活方式,就意味着要放弃,放弃现在的富裕生活"。我们必须重新规划我们的富裕生活方式,为此我们必须提出灵活机动的方案。对城市进行新的规划,并对城市进行相应的改造,以此来降低能源的大量消耗。对于用什么建筑结构,用何种方式和方法来建造我们的房屋,我们都要进行新的规划。这些和科技创新是密不可分的。眼下讨论最激烈的是关于放弃消费和放弃现有的富裕生活。但我们对富裕生活有一种新的理解方式,并促成富裕生活的一种新发展模式。为此,我认为,我们还必须进行更多的工作,来让人们确信,我们应该走一条什么样的发展道路。

作者:Birgit Kolkmann/严严

责编:谢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