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就抑郁症问题采访专科医生

德国足球国门恩克之死引发了此间对抑郁症问题的讨论。位于多特蒙德的威斯特法伦-力佩地区协会医院是波鸿鲁尔大学身心医学、心理治疗的专科附属医院和教学医院。托马斯·奥贝尔是该医院的主治医生,德国之声记者就有关抑郁症的问题对他进行了采访。

default

对不少人来说抑郁症是个难以启齿的话题

德国之声:奥贝尔医生,什么是抑郁症的最普遍症状?怎样才能知道自己是否患了抑郁症?

奥贝尔:嗯,这很难说,因为我们总会有一些日子感觉自己"状态很糟"。这是我们每个人在日常生活中都能感受到的。但是对抑郁症也有可以用来判断的症状,比如注意力和专心程度的降低。自我评价、自信心降低,人可能感觉生活没有了意义,有负疚感,可能对未来的前景感到很悲观。也会表现出失眠,睡眠不足,早晨起来会感到沮丧,可能没有食欲,食欲降低。还有一个基本症状,就是会出现自杀的念头。会想伤害自己,离开现在的生活。这也是疾病带来的,是抑郁的七个基本症状之一。

德国之声: 现在您也说了,人有可能某一天感觉不好。这样的症状要持续多长时间后,我才可以判断自己出了问题?

奥贝尔:可以说是超过几周的时间吧,需要比较长的时间区间。有个清晰的定义是,症状至少要持续四周的时间,才能进行关于抑郁症的诊断。如果是较轻微的抑郁症,有时候两周就够了。但是对于非常消沉的情况,这个时间至少应该持续2周到4周的,才能对重度的抑郁做出诊断。

德国之声:患上抑郁症的原因是什么?

奥贝尔:如果能够准确的知道这一点,那么就好了。人们相信,在所有的精神科疾病中,都存在某个敏感的压力模式,这是可能引起疾病的脆弱环节。我们每个人都可能得这样的病。通过研究可以知道,一个主要原因是在生物学的层面上,缺少一种血液中的复合胺,也就是缺少能带来喜悦的荷尔蒙,正常情况下人体内能自然的合成这种东西。这种荷尔蒙无法合成,或者合成的量不够,就可能导致人陷入消极的阶段,然后大部分情况下是某一个诱发因素,一个不好的情况出现了:与合作伙伴的冲突、一个亲人的死亡,失去了工作岗位,任何一个事件都可能触发抑郁。

德国之声:如何能治疗抑郁症?

奥贝尔:治疗肯定有一方面是要补充这种血清素。今天已经有了现代的抗抑郁的药物。人们可以避免神经缝隙对血清素的重新吸收,也就是让内部能产生更多的血清素。可以通过其他的机制影响血清素,使其含量向积极的方面发展。然后当然是进行心理治疗谈话,什么影响了我,什么成为打击我的因素,我能对我的外部环境做什么样的改变,调整我的观念,我怎么样去处理压力,我怎样做能够避免这样的压力,我能不能改变外部的条件,还有我能否改变自己来适应这个环境?也就是说,通过心理教育来对抗疾病也很有作用。

德国之声: 为什么之前抑郁症在德国是个禁忌的话题?人们不讨论这个,而且患病的女人是男人的两倍。这是不是只是因为男人不愿意承认自己有问题?

奥贝尔:我也有这样的看法。男人总是要面临这样的环境,根据传统的习惯,他们是家庭的支柱,他们是外界关注的焦点,他们强壮而精力充沛。我想许多男人也有抑郁症,但是他们不愿意承认,因为这会让他们不符合这样的形象。许多人借酒来掩饰这一点,这在抑郁症中很常见,人们却完全意识不到这一点,这与社会形势也有关系。我也曾经说过,抑郁症通常还不被看做是疾病。很难想象当人们坐在候诊室里,一个人说:"我有心肌梗塞,有两根心脏导管在我体内。"然后又来了一个人说:"我战胜了前列腺癌,我做了手术。"另一个人却说:"我克服了我的抑郁症"或者"我现在已经能控制住我的心理了",这在德国始终都是不可能发生的。心理疾病基本上还是一个禁忌的话题,我们经历过很多这样的事情,心理学联合会已经进行了很多旨在改变这种羞耻感的活动,因为这是一种被烙上羞耻印记的,受到歧视的病症。

作者:Daphne Grathwohl / 子江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