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小兔子哐哐»在中国大陆被封杀

日前,«小兔子哐哐»迅速走红中国互联网,小兔子家族象征着中国普通公众,面对强权下的诸多社会问题发起抗争行动,这部动画片得到中国网民热烈的呼应。中国当局怒而封杀"不乖的小兔子"。

default

«小兔子哐哐»短片截图——悲愤交加,兔嘴獠牙 版权:北京互象动画有限公司

兔子急了还咬人

自«中国国家形象片»在美国推出后,中国网友认为官方版本形象片根本不能反映中国现实,遂不断推出带有公民个人看法的"中国形象",«小兔子哐哐»在此背景下脱颖而出。被部分网友称为真正的"国家形象片"。

China Snapshot Animation Film Rabbit Kuangkuang

«小兔子哐哐»短片截图——兔子急了还咬人

在此部动画短片中,运用的是中国公众耳熟能详的"大灰狼与小白兔"故事中的儿歌"小兔子乖乖"。小兔子家庭的遭遇涵盖中国近年的热点公共事件:毒奶粉事件、克拉玛依大火事件、进入"血拆"时代下的强拆、土地问题、"我爸是李刚"等,其中一只小兔子为阻挡强拆遭到工程车碾压身亡正是影射时下最热点的话题"钱云会致死案"。与小白兔家庭对立的"老虎大洞"中为所欲为的老虎们则直指中国的权力部门及利益集团,"老虎大洞"门前的标语是:为兔子服务、建和谐森林。

今年是农历兔年,片中取生肖虎、兔为题材,除了贺岁,也另有所指。在短片末尾,饱受欺凌的兔子家族起义,咬死了老虎,从此白兔家族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片尾更是点明"兔年到了,兔子急了还咬人。" 有网友指出,在阿拉拍世界的政治突变--突尼斯独裁政府被推翻、埃及民众掀起抗议浪潮的背景下,这应该是最刺激中国当局之处。

该短片因切合时弊,迅速走红中国网络。又因题材敏感,目前已在大陆绝大多数视频网站被删除。但是,在Youtube等境外网站,该视频依然可以观看。

China Snapshot Animation Film Rabbit Kuangkuang

«小兔子哐哐»短片截图——让兔妈放心的好虎奶

允许发牢骚是一个国家进步的标志

就作品本身,本台采访了短片的策划兼导演皮三。皮三认为,世界上任何国家的人都讨厌社会上的丑恶与不公正,任何体制在表面上也不会去赞扬、鼓励这种不好的现象。"我觉得我是符合这普遍的价值观的,我也没有什么可害怕的,这是一个很轻松的作品。"

而针对短片走红后旋即被各大中国视频网站删除,导演皮三猜测,这可能并非当局下令:"我觉得屏蔽和删除可能是视频网站自己的行为,他们可能比较紧张。大家总是把童话都想象成现实。我们这个现实就比较有意思,把现实看成童话了。我自己觉得能允许发牢骚是一个国家进步的标志。"

中国媒体人殷玉生认为,娱乐化的表达,能让普通公众快速解构一些宏大的社会主题,这样才能实现在网络时代的迅速传播,影响力也将更为深刻。

"刚开始时,中国当局对娱乐化的传播方式不会特别重视,认为是偶发的,但现在已经形成潮流,自然而然的形成很大的压力,当局肯定会严密关注这方面的表达,但网络化时代,这样的表达会越来越多,而且示范性极强,会越来越多,压住这个,压不住那个,而且中国现在是矛盾爆发期,白领、中产阶级中,会主动的寻求娱乐化的表达方式,中国当局是压不住的。但象«小兔子哐哐»这种娱乐化表达只是一个祛魅的过程、是一个传播手段,社会热点等是要落地的,要促发行动,这才是中国当局禁忌的。"

China Snapshot Animation Film Rabbit Kuangkuang

«小兔子哐哐»短片截图——从此兔子翻身做主人

专制和极权是无法用笑声来说话的

近年,中国不断出现带有极强个人色彩的艺术表达方式,如漫画、动画片、剪辑拼接的电影片等来针砭时弊,因其生动、幽默的表达而被更多的公众所接受,也具有更广泛的影响。

就«小兔子哐哐»动画片在传递公共信息方面的作用,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健分析道:"其实是传达某种社会心理、包括大家所关心的事,象以前流行«网瘾战争»也是如此,反映了中国社会中存在的"钓鱼执法"等问题,这是中国目前社会机制背景下对新闻的一种补偿,因为在正常的社会,这样的社会问题会在电视、报纸、电台等做讨论,但我们正常的纸媒体和电视媒体等主流媒体,对老百姓关心的这些热点问题不敢去讨论,所以会把这些问题挤压到电影、漫画、动画片中去关注。"

"其实国外也有隐喻社会问题的片子,但不会这么直接,如美国的«南方公园»也是反映美国当下的问题,但他是用开玩笑的方式处理这些话题,不是直接喧泄,直接点出社会热点。这种方式可以建立健全公共领域,推动公民社会的建立。这是和极权的硬思维、硬实力相比更加有效的表达方式,极权的话语圈是不允许存在这种表达方式的,前苏联的文艺学家巴赫金讲过一句话'专制和极权是无法用笑声来说话的'。"

作者:吴雨 文山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