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專訪:“香港法制已任由北京随意破坏”

香港政府就社民连梁国雄、香港众志罗冠聪、独立的姚松炎及刘小丽4名立法会议员宣誓表现不真诚及不庄重,入禀要求法庭颁令宣誓无效及褫夺4人议员资格。高等法院7月14日裁定4名议员败诉,并追溯至去年10月12日生效。这一结果可谓击起千重浪 。

(德国之声中文网)连同去年被褫夺议员资格的"青年新政"梁颂恆及游蕙祯两议席在内,非建制派在立法会地区直选组别将大减至14席,少于建制派的16席,非建制派分组否决权将失守,对泛民阵营可说是一次重挫。 4名议员除了失去立法会议席及资源外,还要面对沉重的经济压力,去年10月宣誓成为立法会议员至今已支取328万元薪金或许要退回。另一方面,共事的员政党甚至地区的工作,也受到严重的冲击。

香港众志唯一立法会议员罗冠聪,去年九月凭着50818的高选票晋身立法会,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立法会议员。这个全港最年轻的政党,过去一年努力在政治光谱中争取表现及在地区深耕,逐渐获得市民及其他民议员的认同及支持。然而,随着罗冠聪失去议席,香港众志顿然失去经济支助,陷入资源紧张的窘境;此外,还要面对经营理念及地区工作的重新调整,以及是否申请上诉以及参与补选重返议会等严峻考验。

DQ( Disqualified褫夺议员资格) 后的罗冠聪接受德国之声的专访,剖白在这段困难时刻的感受及对众志团队的从新部署及安排。

德国之声: 当法院宣判DQ那一刻的心情如何? 对结果是否感到意外?

罗冠聪: 听到DQ结果那一刻时,说实话,心情是沉重的,也感到很气愤。然而整个团队也不是太意外,毕竟我们很久之前便作了心理准备,所以团队还是有足够的时间预备。结果出来不久,团队立即投入工作,可说是很顺畅而成熟,所以心情还算平静。然而,有一点我必须提出,就是大家都没有想到,判词会这严厉,像长毛梁国雄议员服务这多届立法会也遭到DQ,充份显示了今次政府的态度是非常之强硬。北京政府的路线仍然是走高压路线,根本没有所谓与人民和解,而林郑月娥的蜜月期可说正式寿终正寝。

Hongkong Leung Kwok-hung, Anwalt & Aktivist (picture-alliance/AP Photo/K. Cheung)

梁国雄已服务多届立法会

德国之声: DQ后,你最大的忧虑是什么? 对立法会失去直选地区分组点票权有何看法?

罗冠聪:我最大的忧虑是,看到现时市民对整个法治失去信心,人大释法后对香港法治抱着更大的质。以住我们常有一条中国及香港界线:内地没法治,香港有法治。然而,当人大释法在不受约束及任意权力及旨意下,去修改香港的制度及规定,香港市民已意识到,香港的法治已任由北京随意破坏,非常的脆弱。

至于失去直选地区分组点票权,即是直接推翻了去年九月四日的选举结果,当时泛民地区选举直选结果取得逾一半议席,今次DQ4个议席,连分区点票权优势也失去了,变相建制派日后对议事规则、任何议都可以通过。

德国之声:DQ如何影响香港众志的经营理念及日后运作? 经营方向及地区工作是否需要作大调整?

罗冠聪:DQ的确影响着众志的方向及运作的,因为我们去年有一个议席后,下了不少心血在议会工作,希望它作为一个龙头带动着众志去发展。经过今次DQ及日后面对的困纾时,众志要重新思考新定位,当我们可能再没机会走入议会政治时,我们怎样在民间社会推动公民社会的发展,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新的调整。然而,我们仍然希望保留着有一些议会的事务,例如地区工作。

德国之声 :会否考虑申请上诉 ? 如何面对上诉及众志经营的财务压力? 会否发起众筹?

罗冠聪: 关于上诉申请,我们现在也有不同考虑,包括经济上、及普选策略上,暂时对上诉还未有最终的决定。然而我也希望,去到终审法院去澄清一些观点,例如人大释法是否有追溯权,释法的原则是否等于宣誓错误就已经全盘否定了背后所代表的几万名选票? 香港法院是否全部接受释法?

Hongkong Leung Kwok-hung, Anwalt & Aktivist (picture-alliance/AP Photo/K. Cheung)

罗冠聪、梁国雄、刘小丽和姚松炎7月14日在法院判决宣布后召开记者会

事实上, DQ可说是政府新的手法,透过经济手段令你崩溃。今次诉讼,律师费用己相当庞大,讼费高达7位数字,如果上诉,又是另一笔7位数字。再说立法会也可能会追讨回我们之前几个月的薪金及津贴,最高金额可达400万港元,这都是非常沉重的经济压力,如果真的面对这大的经济困境时,可能就只有申请破产了。

在这个情况下,公民社会支持尤为重要,目前我们有众筹,也有一些渠道,希望聚合更多资源去支持众志及我本人面对的财政压力。

德国之声: 会否考虑参加补选,重回立法会?

罗冠聪:关于补选的问题,这暂时是一个后话,然而大家不能忘记,我能否参与补选也是一个很大的疑问,因为去年立法局选举时曾有所谓确认书事件 ( 参选人要明确表示没有港独思想 ) 才可以参选。现在选事务处否决参选人的权利基本上是任意及没有任何约束的,因此届时在我补选时,事务处同样可以不让我入围参选。管这是剥夺了我的参选权利,然而我们看到政府正任意地肆用这个手段。

对我来说,现阶段是否决定补选还是言之尚早,现在关注的重点是团队的安顿,包括他们的发展或失了业的朋友。

德国之声: 你有甚么话跟支持者及立法会其他泛民议员说?

罗冠聪: 我希望大家把过往的悲伤及沮丧转化成力量,打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被打压后我们不能给予政府压力,我希望大家从生活层面开始,从不同渠道把这股声音传扬开去,继续支持被打压的议员们。而立会法的民主派议员请继续坚持、继续抗争。

在这段日子里,我希望大家能给予众志团队一点时间,让我们履清未来的方向,及继续支持我们。我深信,在公民社会里,我们一定会再相见。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