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对话是拉近关系的重要手段

34岁的Chompel Balok是在瑞士出生长大的流亡藏人。他说,在家里他接受的是传统藏式教育,在外面他是有着亚洲面孔的瑞士人。这位热心西藏运动并在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工作的小伙子的心愿是同普通的中国人讨论西藏问题。

default

德国之声:您是怎样成为一名西藏运动积极分子的?

Chompel Balok :我在瑞士出生长大。相比欧洲其它国家在瑞士生活了很多藏人,大约有3000多藏人。在那里我们有许多西藏组织。还有专门为年轻人提供活动平台的青年组织。我参加了一个青年组织,一直专注于西藏问题。后来我在柏林参加了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我想把这当成一项职业来完成。这是我到现在为止积累的一些很好的经验。

德国之声:在瑞士有没有对政治或者西藏运动没有过多热情的流亡藏人?

Chompel Balok

Chompel Balok

Chompel Balok :在瑞士有许多观点不同的西藏流亡组织。有的追求西藏独立,有的只要求西藏自治。在我所工作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也是这样。我觉得这正是一件好事,因为藏人希望建立起民主制度,在一个民主制度下生活,也应该有不同的看法意见存在。当然也有一些对政治不那么感兴趣的藏人,他们会参与其它一些社会项目帮助在西藏、尼泊尔或者印度生活的藏人。还有一些人积极参加文化活动,比如说歌唱或者舞蹈协会。我觉得藏人不需要只积极参加政治活动,其它的活动形式也很多。

德国之声:您个人持什么样的政治观点呢?

Chompel Balok :我支持达赖喇嘛的立场和观点。达赖喇嘛要求并希望在西藏实现真正的自治。自治权是在中国立法中写到的,也应该在实践中真正得到保障。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在西藏还没有实现真正的自治。

德国之声:北京奥运会期间,自由西藏学生运动组织的一些成员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抗议中国西藏政策的示威活动。您怎样评价他们的行动?

Proteste auf dem Tiananmen Platz

自由西藏学生运动成员北京奥运期间在天安门广场举行抗议示威

Chompel Balok :自由西藏学生运动是众多西藏运动组织中的一个。在这个意义上,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和自由西藏学生运动之间没有关联。我个人的看法是,自由西藏学生运动举行这样的抗议示威活动和这类组织发源国(美国)的活动传统不无关系,包含了政治文化。也就是说,民间社会责任通过这样的行动显示自己“草根不驯”的态度,但是他们都采取和平非暴力的方式,这在西方民主体制下是普遍现象。我觉得保持非暴力形式也是最重要的,不能以暴力对待参与者。另外引起公众的注意也是一种有效的方式。在这个问题上,自由西藏学生运动和“绿色和平”环保组织的行动方式是一样的,会对政治决策产生一定的影响。

德国之声:您在接受学生杂志《 UNICUM 》采访时曾表示,您发现不少德国学生对西藏问题的认知不少,但是也有些人对西藏以及达赖喇嘛的看法过于简单化,甚至理想化。您认为是媒体对西藏的描述不准确吗?

Chompel Balok :有关达赖喇嘛的书籍和媒体报道有很多,其中也有一些表述是人为加进去的。我要说的是,西藏的形象有时候被描述得不真实。即便是藏人也常常被表述为僧侣式的百姓,他们只生活在精神世界里。但是显然这种描述不是真实的。藏人也是普通的人,也有好的藏人和坏的藏人。有的时候听说一个人是从西藏来的,就马上心生同情和好感。这是一种被理想化的形象。另外,媒体对达赖喇嘛的报道也很多。西藏是由600万藏人组成的。但是媒体有时候把焦点都对准了达赖喇嘛。

Dalai Lama begrüsst Anhänger in Frankreich

8月赴法国访问时的达赖喇嘛

德国之声:您曾表示,很愿意同中国大学生之间进行对话。我听说,一位中国女留学生在柏林参加了一次流亡藏人组织的文化活动,许多节目内容都是描述藏人在西藏如何遭到中国政府迫害。这位女学生感觉自己作为一个汉人在这样的活动上并不受欢迎,之后她再也没有参加过类似的活动。您认为这种情况下中国学生是否愿意和藏人进行交流对话?

Chompel Balok :如果举办这样的活动只邀请藏人一方,那么这种活动本身就是片面的。理想的情况是也邀请中国方面的代表,讲述自己的意见观点,但是我希望他们代表的是独立的意见和观点。我相信,对话是拉近中国和西藏之间关系的重要手段。北京奥运会结束后,奥运火炬传递过程中生成的紧张气氛还没有消失。伦敦传递奥运火炬时,我作为旁观者也在那里。我看到除了有反对中国西藏政策的抗议人群之外,也有支持火炬传递的人群。西藏或者其它人权组织批评火炬传递,一些中国人感到民族自豪感受到伤害。但是我想,这段紧张的气氛过后,中国人和藏人之间是可以进行对话的。

德国之声:您和中国留学生谈过西藏问题吗?

Chompel Balok :很遗憾还没有。我要上的课很多,但是参加这些课的没有中国人。以前有一次我在汉堡参加一场有关西藏问题的活动时,遇到了一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我们之间进行了一场很有意思的谈话。通过她我了解到中国人怎样看待藏人和西藏问题,这帮助我理解中国人的想法。

德国之声:之前西藏运动的参与者都表示,北京奥运会是解决西藏问题的最后机会。现在奥运会结束了,您认为西藏问题是否会从媒体的视线前消失?

Chompel Balok :我觉得,西藏问题在国际上会保持为一个政治议题,至少会连续成为媒体报道的话题。奥运会期间显示出来,中国的人权状况依旧存在许多不足之处,而西藏问题一定意义上成为中国人权现状的标志性问题。如果中国政府可以而且愿意改善西藏政策,那么它也同样可以在中国人权问题上改善自己的形象。

Chompel Balok,就读于瑞士苏黎世大学,学习社会学、经济社会学史和政治学。目前在柏林自由大学留学,并在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工作。

读者朋友们,如果您希望同Chompel Balok就西藏问题进行交流,可以将您的问题以意见反馈的形式发给我们,我们会把您提出的问题转给Chompel Balok。之后我们会将Chompel Balok答读者问以专题的形式统一刊发。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