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对苏丹总统的逮捕令在非洲引起意见分化

国际刑事法庭周三对苏丹总统巴希尔下达了逮捕令。巴希尔涉嫌在达尔富尔犯有战争罪和反人类罪。这是国家刑事法庭首次对一名现任国家总统发出逮捕令。国际刑事法院的这一决定也使非洲地区出现了分化。

default

达尔富尔民兵

许多非洲国家政治家都对国际刑事法庭抱有不信任的态度。目前受到这个法庭起诉的只有非洲人。被调查的国家有刚果、乌干达、中非共和国和苏丹。

非盟委员会主席让·平在一个月前举行的非盟峰会上批评说,国际刑事法庭只对非洲人采取法律行动是不公平的。他认为,以此可以推论,这个法庭正拿非洲在作试验。

让·平的这番讲话过后,非洲53个国家一致就反对逮捕巴希尔作出了决定。坦桑尼亚外长伯纳德·梅姆贝在阐述这个立场时表示,“我们不认为,如果我们一方面向达尔富尔派遣1万7千名维和士兵,另一方面我们又支持逮捕苏丹总统巴希尔,会有助于苏丹实现持久和平。”

批评人士认为,非洲国家的这一立场实际上另有原因。不少已经多年执政,甚至数十年执政的非洲国家总统担心,有朝一日他们也会成为国际刑事法庭的被告。非盟新当选的主席,利比亚总统卡扎非宣布说,已经承认了国际刑事法庭的30多个非洲国家中,已有不少国家正在考虑退出有关条约。

泛非律师协会的乌干达人莫瑟斯·阿德里科对此感到无法理解。他认为,非洲人用自己的办法解决非洲问题的时机还没有到来。他说:“显然非洲的一些政府首脑会对自己有可能被送上海牙的这个法庭感到担忧,然而非洲现在并没有开设能够处理这类大案的法庭。我所不能理解的是,如果一名政府首脑在执政期内没有破坏人权和国际法,他为什么要感到害怕呢。”

事实上在非洲现在已经成立了两个特别法庭。一个是塞拉利昂战争罪法庭,另一个是卢旺达大屠杀法庭。特别是设在阿鲁沙的卢旺达特别法庭,已经赢得了公正执法的美名。但阿德里科认为,目前仍有不少非洲人对独裁统治者和他们的帮凶没有受到法律惩罚而感到十分气愤。阿德里科表示:“东非就有不少人成为了无法制状态的牺牲品。乌干达过去的总统阿明和奥伯特都曾杀害了不少无辜百姓。去年肯尼亚发生了政治骚乱。肯尼亚大多数居民都希望海牙国际刑事法庭能够调查这个事件。我认为,国际刑事法庭不允许有人随意享有豁免权是国际法的一个进步。”

在海牙国际刑事法庭对巴希尔下达了逮捕令后,是否所有的非洲国家都会i站在巴希尔一边,这个问题有待时间来回答。不少苏丹的昔日盟国已经在非盟会议以外悄悄地疏远了苏丹。起码没有一个非洲国家政府公开对国际刑事法庭下达的这一逮捕令提出批评。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