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台湾:水力

对能源如饥似渴的亚洲

全世界对能源的需求越来越大。根据“国际能源署”的估计,到2050年,全球能源需求可能会增加一倍。这一趋势在亚洲尤其明显,特别是在印度和中国。

default

巨大的供电线路保障上海的能源供应

目前亚洲的电力主要来源于石油天然气,特别是煤碳等化石燃料。中国70%以上的电力来自煤碳,从而排放大量对气候有害的二氧化碳气体。中国的二氧化碳绝对排放量居世界之首。据德国柏林“科学与政治研究基金会”(SWP)的亚洲问题专家汉斯·君特·希尔佩特(Hanns Günther Hilpert)估计,全世界煤碳的开采和利用还会继续增加。由此看来,在2050年之前大幅度减少全球二氧化碳排放把地球变暖限制在两摄氏度之内的目标似乎难以实现。

首尔夜景鸟瞰,奔驰的汽车

繁荣的都市消耗大量能源



耗能大户不只是中国一家

其他亚洲国家对能源渴求也同样巨大,譬如印度。根据印度政府的一项报告,该国计划在今后几年将国家发电能力增加五倍。和中国一样,煤碳是印度最重要的能源载体,印度也是世界上煤碳资源最多的国家之一。环保组织“绿色和平” 可再生能源国际部的斯文·特斯克(Sven Teske)指出,尽管煤炭使用量在其他国家不断下降,但仅仅中国和印度两国对煤炭的需求就使得全球化石燃料交易如火如荼。

然而,经济的快速增长也给亚洲新兴工业国家带来了问题。“科学与政治研究基金会”的希尔佩特认为:“由于兴建基础设施,这些国家进入了经济增长过程中耗能最多的阶段。如今,他们必须找到如何满足这一需求的办法。”

正因为如此,中国和印度目前加速兴建核电站。在中国已有十几个核反应堆并网发电,总装机容量达一万兆瓦。此外还有25个核反应堆正在兴建,50个在计划之中。不过,在日本福岛的核灾难发生后,中国暂时中断了审批程序,并规定所有并网发电的核反应堆必须经过安全检查。

印度的核能机构2010年也宣布,在依靠本国煤炭能源新建数百家高燃烧效率的火电厂的同时,再另建核电站作为补充。在印度大都市孟买300公里以南的地震区杰塔普,将要兴建世界上最大的核电站。然而,日本的核反应堆事故发生后,核电站也在这里遭到了反对。

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契机

老挝琅南塔装有太阳能和抛物面镜的小屋

偏远地区的居民可以利用可再生能源自给自足


亚洲对能源的渴求也为发展绿色能源提供了机会。“绿色和平”组织的专家特斯克说:“亚洲国家理论上可以从头开始选择一条正确的能源道路。事后对能源基础设施改建要消耗更大量的能源。他们可以完全避免西方国家从传统能源向环保型能源转换的过渡时期。”

特斯克主张兴建小型独立发电站,诸如小型太阳能和风能发电站,或者采用混合形式。这样的电站建造速度快。以印度尼西亚为例,那里有1.4万座岛屿,有近一半的居民尚与电力无缘。印度则有七万个村庄尚未通电。特斯克指出,这样能源可以就地生产,还为当地创造小型产业链,增加就业岗位,帮助当地居民脱贫致富。

各国因地制宜发展可再生能源

到底采用哪一种技术取决于当地的实际条件。如果一种环保能源行不通,可能会有其他更适的发电方式。中国和印度兴建大型风力发电场的条件非常理想;菲律宾除风能以外,还可有效地利用地热;山区则适合于发展水电,譬如在台湾南部。那里两座小型水电站已经开始发电,类似的项目目前正在不断推广。

然而,发展绿色能源必须十分谨慎,不然会适得其反。恰恰是在兴建水电站上,利弊之间相距不远。中国兴建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之一──三峡工程,数百万人被迫迁居。自然保护者则担心大坝会造成严重的长期的生态后果,危害上千种动植物的生存。

中国并没有那么糟糕

上海一栋房子上的许多电线

能源意味着增长和富裕

总体来看,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并不像普遍认为的那样,是危害气候的罪魁祸首。“绿色和平”组织的专家特斯克表示,中国的人均能源消耗量在国际比较中属于中等水平。但他也指出,中国仍然有一大部分居民尚与经济增长无缘。尽管如此,保护生态在中国势在必行。因为“中国要解决迫在眉睫能源问题,只能‘饥不择食’。”

“科学与政治研究基金会”的希尔佩特则相信,中国领导人已经认识到环境保护的必要性,只是贯彻执行起来有困难,因为单纯追求经济增长和利润最大化的观念妨碍了绿色能源的创新。但中国已经显示改变思路的意愿,人大刚刚通过的新的“十一五年规划”除了规定扩大利用可再生能源外,还计划提高能源效率,并对大能耗企业用电量实行封顶。

作者:Po Keung Cheung
责编:Klaus Esterluß/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