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北大自由知识分子开刀?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2.09.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对北大自由知识分子开刀?

北京大学教授夏业良近日被“谣言”,而他说“造谣者”正是《环球时报》。由于相关“谣言”已被转发超过500次,网友呼吁根据最新司法解释,追究《环球时报》“利用网络实施诽谤罪”。

Der West-Eingang zur Peking-Universität, der heute wohl bekanntesten Universität in China. Aufgenommen am 31.07.2007 von Xiao Xu.

北大是否留存自由的空气?

(德国之声中文网)2013年9月9日,《环球时报》刊登题为"做北大教授,先得通过校内考核"的文章,称北大经济学教授夏业良"去年就未能通过教授岗位考核",称夏业良"通不过年度的岗位考核,是他自己的问题"。文章还指责夏业良"攻击中国现行体制","称当下的中国为'专制'"。9月9日当天,夏业良在微博上声明:"@胡锡进 (笔名:单仁平)公开造谣,本人去年通过岗位业绩考核,胡却说我没有通过,属于恶意造谣诽谤。请胡公布向他提供不实信息的人名与职位,否则本人保留起诉胡锡进诽谤的法律权利。"

德国之声7月曾报道,夏业良在推特上透露,有人举报他"恶毒攻击党和国家社会主义制度,嘲笑和歪曲中国梦",北大领导威胁他或遭开除,通知夏业良在今年9月份,将由教授委员会投票决定夏的去留。夏业良向德国之声表示,这是一系列的事件累积,从《零八宪章》的签署、炮轰刘云山、再到去年呼吁当局公开湖南民主人士李旺阳死因等,使他进入当局"关注"的视野。评论人士认为当局在进一步打压高校言论自由空间。

9月12日,夏业良接受德国之声采访。

夏业良:《环球时报》整个的文章是污化我,而且是一种造谣诬蔑。它的主编是胡锡进。因为它经常代表着上面的意图,所以很多人、朋友在为我担心,是不是一种整治我的信号。一般来讲,《环球时报》嗅觉很灵,上面有一个意图,想整谁,它就配合。基本上是做这样事儿的。也有人说法,听到上面的风声,说要对北大自由知识分子开刀。但究竟是从哪开始,大家不太清楚。

当然,既然它写了这样一个社论,专门来说我,有些人就猜测可能要拿我开刀。大概是这样一个含义。但开刀之前,肯定是要先污化一个人。假如说,你在社会上有一定的威望,然后大家都支持你拥护你,官方直接打击可能不方便。所以他们污化的目的就是说,先把你名声搞臭。然后呢,再想治你的时候,大家就没有那么同情、没有那么拥护了。

现在包括对网络上一些大V进行整治,它首先都是要把你这个人的名声搞臭。因为他们有一点自信,就是说,他们有这么丰富的资源,有强大的国家机器,它要想挖出你点什么个人隐私,因为你很多通讯都被他们监控。包括他们有时候也可以攻击网络,黑客之类。所以他们想挖出点儿事情,要找你点毛病还不容易吗?一个人不可能是完人,他们经常讲这样的话。

但这个事情呢,我觉得他们真是说错了,特别是他说的这个事儿。而且我不知道谁给他提供的数据啊,信息啊是错误的。或者是他有意为之,我不知道是哪一种情况。但我猜不是空穴来风。他肯定是跟某些部门通过气,然后才炮制出这样一个东西来。

首先他第一点就说错了,他说去年岗位考核我没有通过,但事实是我通过了。所以,我在网上作了这样一个更正之后,许多网友也都说,刚好,借这个事件可以告他造谣,可以起诉他。按照现在新的"两高"的司法解释,一个谣言如果被转发500次以上,就够得上逮捕和判刑的标准。既然公布了这个,就拿他先做这个实验。

现在我已经收到了很多网友给我发来的各种信息,有的是说,我不是律师,但我愿意支持你,作后援团成员。还有的说,我是律师,我愿意为你免费义务辩护,所以有什么事儿,请与我们联系。所以我也在网上发了,我说,如果大家愿意,可以成立律师团和后援团。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公共事件。

我也问了一些律师,像滕彪律师他很主动地跟我发来信息,如果需要,他可以代理。滕彪很有名气,很有影响。但他人现在不在北京,所以他建议我再找一找北京的律师。另外他提到,从他所掌握的法律知识来看,这个事件上还不能适用两高刚刚公布的司法解释。因为它是从9月10号之后才实施,胡锡进发表这个社论是在9月9号。那就是早了一天,也就是说,在司法解释正式公布之前,它就已经事实发生了。所以按照相应法律来讲不能追溯以前发生的事儿。

德国之声:您已经指出,在胡锡进的文章中有十分明确的事实性的错误。他是否作出反应?

夏业良:现在我没有听说、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反应。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

德国之声:那您接下来在北大工作的情况,据说北大9月份要投票,这件事最新的进展是怎样的?

夏业良:现在还没有这方面信息,我还不清楚。

德国之声:还是之前的情况,就是您听说有这样一个投票,是吗?

夏业良:对,具体什么时间,怎样弄,我都不清楚。

德国之声:您从美国回到学校这边感觉还好吗?

夏业良:从表面上看还好。但事实上,整个环境正在恶化。我感觉还是跟以前有些差异。整个的氛围都越来越紧张。而且是有点左化。我能感觉到这种左化的氛围。就是像文革那种氛围。

德国之声:您接下来对您自己在北大的工作也好、对北大也好,有什么期待吗?

夏业良:我当然期待能够继续留在这个岗位上教书。但是我估计,这个难度越来越大。我会坚持到最后一刻。但是我不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但无论如何,我会坚持和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然后,我还会说我应该说的话。我觉得在北大,尤其在中国目前这样一个历史始点上,更需要北大有人能够公开发声,能够说出人们所期待的、知识分子应该说的话。

作者:苗子

责编:洪沙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