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对俄罗斯的制裁会有效"

克里米亚旨在脱离乌克兰、加入俄罗斯的公投之后,欧盟和美国都宣布开始制裁俄罗斯。德国之声专访欧盟议会外交委员会成员加勒(Michael Gahler)。

Michael Gahler EU Beobachtermission Wahlen in Pakistan 13.05.2013

米歇尔·加勒

德国之声:加勒先生,乌克兰已最终失掉克里米亚了吗?

加勒:就历史而言,没有什么是终结性的。这场公投没有任何合法性:外国占领、媒体不自由、公投的选项不包含目前的状态,且

结果几近苏联式的

。因此人们要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但事实就是事实。现在该怎么办呢?

我们会实施

限制入境和冻结账户

等制裁措施。如果这些人不能来巴登-巴登、尼斯或者伦敦购物,且不能打开账户,俄罗斯面临的压力便会增大。

但这些难道普京都没有考虑到吗?

作为个人,普京先生已经有所感受。卢布下跌,莫斯科股市狂泻。这说明,他的股票买卖损失很大。如果继续下去,俄罗斯的寡头们便会对普京说,'符拉基米尔,听着,这可不是我们想像中的。'我敢肯定,俄罗斯内部会形成对普京的压力。

北约军事干预的前提是超越红线,即北约成员国如波罗的海国家直接受到攻击。或者,乌克兰东部受到攻击也在北约军事干预范围?

我想,如果俄罗斯军人的铁靴踏入乌克兰大陆,我们将迎来一场超级冷战,因此将该地事务国际化非常重要,在当地设立经合组织观察员,并设法促成对话的局面。过去,乌克兰东部人们一直能够和平共处。所有说俄语的人都想回归俄罗斯的说法,是一派胡言。人们不是不知道俄罗斯的情况。现在发生的事情,在我看来大部分都是莫斯科挑衅所致。

西方难道不也犯有过失,同乌克兰反对派中声名狼藉的人合作,其中包括同法西斯分子的合作?

这又是一派胡言。作为欧洲人民党我们在政治上支持季莫申科、亚采纽克以及克里琴科。我们没有支持右翼国家党,但人们总喜欢拿出法西斯大棒。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是什么时候壮大起来的?难道不是在亚努科维奇执政期间?如果人们感到有未来,这类事情便会迎刃而解。

普京说,科索沃因为居住在那里的科索沃阿尔巴尼亚人占多数,可以从塞尔维亚分离出来。为什么不能将说俄语为多数的克里米亚分离出去?

这完全是一种错误的看法。北约当时在科索沃军事干预,目的是避免发生大屠杀。因此,两者之间毫无可比性。俄罗斯民众从未受过乌克兰民众的打压。这同科索沃根本无从相比。

米歇尔·加勒(53岁)是基民盟党籍的欧洲议员。他是欧盟议会外交委员会成员以及欧洲人民党议会党团安全政策发言人。

采访记者: Christoph Hasselbach 编译:李鱼

责编:苗子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