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对“中国农民调查”得奖和杨炼文章的来函

10月2日,“中国农民调查”两位作者在柏林获得尤利希斯报导文学奖大奖后,我们刊登了一系列的报道和评论,包括现场报导和杨炼谈此事的文章。这些报导引起了网友广泛的兴趣。特在此刊登一些来函。

default

中国农村并不都是这样的田园画

关于“ 中国农民调查” 得奖

Niu Li:

中国农民调查

应该得奖!

Li Jie:

中国农民调查

我看过这本书,虽然剖析了中国农民的现状,但是很不是很深层次的,至少还是中国中部的省份,那里相对西部地区还是相对富裕的,那里的农民的生活过更疾苦,官员也更跋扈。但是即使这样,这本书还是遭到封杀,而且书的作者被告上法庭,我想它面临的审判也将是不公正的。

希望国外的新闻媒体能继续给予关注,同时给予作者一些支持,我希望我的祖国更加开放,更加有法制,谢谢!

Zhang Chao

我所见的就是书中反映的情况。

太真实了。含着泪读完序言。

感谢这样的作家!!!

渴望中国的新闻自由!!!

Shixun Li

是否应该得奖?

Allerdings! Absolut!(当然!绝对!)

Zhou a lie

当然应该

Huang Hua

“中国农民调查”一书

这本书揭示了中国快速发展中的另一面

实际上“黑社会”似的社会状态在中国是具有普遍意义的

只不过由于农村的经济环境的恶劣,其表现的更加突出罢了

也可以这么说,农民是黑社会的最底层

Wei Li

“中国农民调查”一书之我见

在“三农问题”已成全民共识,“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几乎家喻户晓的情境下,文章没有回避安徽部分高层官员在农村问题上的功过得失,中国原任和现任高层领导人也悉数登场。

中国的进步,永远不会产生于沙龙里。陈桂棣、春桃两人身上,散发出一种极为珍贵的气质:诚实、坚持。人文关怀,对底层民众真切的爱,以及时代知识分子中少见的实践精神。他们的原创性工作,令人由衷敬佩。

一个社会集团的力量大小,并不取决于它的人数多少,而取决于它的组织程度……中国农民尽管人数众多,可是他们过于分散,没有足以抵御压制的组织资源,而乡村干部却是严密组织起来的,他们是国家政权在农村的合法代理者。如果这个代理者,哪怕只是其中的少数人,把国家政权的意志抛到一边,凭借政权的组织资源为自己的利益服务,这将是十分可怕的! ”道德的“恶”一旦摇身一变而成“制度的恶瘤”,小张庄的惨剧就成了一条不断下行的村民自治图线的终点。

   当中国的农村改革筚路蓝缕艰难前行的时刻,“村民代表”一词从含糊到清晰,昭示着一种变化:原有的制度不断吸纳农民民主实践的创举,又用新的制度将这种创举固定下来。从承包责任制的推行到税费改革的实施,无不历经这样一个从含糊的边缘到清晰的中心的过程。

   套用鲁迅的话说,“将来总会有记起他们,再说他们的时候的”。但即使是在政治家和专家为“三农”问题困惑挠头,有良心的知识分子为农民减负奔走呼告,发展农村的大政方针、文件宣告相继出台的时候,我们也要警惕对一种常识的遗忘:“三农”问题上的每一点进步,无不付出过沉重的代价。谨记那些血痕和声嘶力竭的哭喊,对政府部门、知识分子和那些生活在城市中的市民——在农民工的身影时刻进入眼帘的城市街头,这种记忆有助于我们对这个国家和时代的现实有一个更清醒的判断,而不是对广袤的土地和乡村陷入彻底的无知和麻木之中。

Zhong Liang

中国农民调查

希望德国之声多多关注并报道《中国农民调查》及其作者近期的各种情况。作为一名年轻学生,我和我的同学们十分关心陈吴二人的近况。谢谢你们!

David

您好,

我是一名在德国的中国留学生。我只想问一下,有没有可能在德国买到中文版的《中国农民调查》,因为我实在不知道问谁,只能请教您们了。非常感谢!!!

关于杨炼谈 中国农民调查 得奖一文

Weidong Zhang

Yang Lian's article

Great article from Yang Lian on his feeling on "China Farmers Investigation". This world needs people like him to distinguish human beings from animals.

杨炼的撰文

杨炼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流亡,我不是清楚。但我觉得这篇文章太过激进。

说老实话,杨炼这篇文章的大部分观点我个人都赞同,目前的中国确实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有部分观点我不认同。

换个角度说,尽管杨炼在这篇文章中高度赞扬了《中国农民调查》及其作者,但我认为杨炼这篇文章歪曲了作者的本意。

我相信现在的中国需要的是建设性的意见而不是谩骂。

jie

同意(杨炼的观点)。

Liu Fangzhou

杨炼的话

告杨炼:

改变中国需要耐心,需要智慧,中国不可以用激进的方式来改变,也不可能只通过对抗共产党和激烈的情绪来改变。

要用心地一点一点推动,要跟中国共产党接触,通过接触来使其改变,而不是一味憎恨。

你想当老师,可是你一个蹩脚的老师。好的老师对打架闹事犯罪的后进生不应该是憎恨和白眼,而同样应该走近他,好好跟他谈他的问题,帮他成长。

中国农民调查的作者所做的,是最值得赞同的。你推动这本书获奖,是值得赞同的。其他的,你好好反省吧。

佛法说:自他不二。你知道吗?从根本上来说,你跟你诅咒的共产党是不二的。什么时候你的心胸更扩大了,你的心里没有了自他隔绝的藩篱了,没有了对他人的憎恨,就知道如何真正改变中国如何使中国更加开放民主如何使中国老百姓都真正幸福了。

Stephani Peng

你同意杨炼的观点吗?

自私、冷漠和玩世不恭是世界性的.

自私的沉默、冷漠的无动于衷、玩世不恭的逐臭作恶——人性之沦丧,莫此为甚!

DW.COM

  • 日期 09.10.2004
  • 作者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5fuf
  • 日期 09.10.2004
  • 作者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5fu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