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对中国人权施压,维护世界共同价值

再过几个小时,中美人权对话即将举行,中国近期持续打压维权、民主人士的背景也令部分公众对此充满期待,但也有中国问题专家指,不能公开的对话不会起到任何作用

default

杨建利期待美国方面在人权对话中提出具体议题

中美人权对话将于27、28日在北京举行。中新社22日高调转载美国国务院当天向媒体通报的内容,通报称,届时美国国务院负责民主、人权与劳工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迈克尔·波斯纳将率团访华,代表美方出席为期两天的对话。对话议题涉及联合国人权领域合作、法治、言论自由、劳动者权利、反对种族歧视等。

从今年2月份起,中国当局持续不断的抓捕维权、异议人士、作家等,特别是4月3日,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对即将出境的艾未未限制自由,引起多国政府、国际组织、各界人士的抗议。对此,4月26日,中国政府在人权对话的前夕发出警告,不希望人权对话成为美国干涉中国内政的工具。

德国之声对本次中美人权对话分别采访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民主人士等,表达他们对此次人权对话的诉求和期待,也分析此次对话可能进行的议题及对话是否会为当前中国人权状况带来改变等

美国政府应该"公开说话"

德国之声首先通过邮件沟通的方式,采访到美国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研究系教授林培瑞,他对于中美人权对话表示并没有期待:"我不抱希望。 这些'对话'向来不起作用,甚至起反作用。 关键是'私下谈'的问 题。 美国政府想施加压力,唯独有'公开说话'的道路。 与流氓政府'私下谈'是自 欺欺人的事。"

但林培瑞没有就议题方面做出他的预测。

维持中美人权对话机制还是必要的

德国之声也联系到旅居美国的中国知名民主人士杨建利,他认为中美人权对话目前虽然不会有实质的对中国人权现状的改善,但维持对话机制还是必要的:"我们希望中国和世界的人权对话是能够进行的,因为通过人权对话,可以把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忧虑和要求提出来,这在二三十年前几乎是不可能的,当时中国不承认有人权问题;今天能够进行的人权对话,虽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但也是一二十年来, 在 中国的民运、人权人士和国际社会的努力下才实现的,这本身就是个进步,虽然有人批评"中美人权对话"流于形式,不能够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目前中国政府不象以前一样对自己的形象比较在乎,以前中国政府在很多议题上包括政治、军事和经济上都需要国际社会的帮助,那时候如果有这样的对话,中国政府会做出很多的让步,现在的中国政府觉得不需要在国际上做这种让步, 面对自己的民众,拿出"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姿态,坚持流氓到底,中国当局觉得很有用,的确在很多状况下是很有用的,他们把底线走到底,即使过了别人也无可奈何,在这种情况这种人权对话可能不会有实质性的进展,但中国政府面对国内民众的强大对抗,不是可以永远这样蛮横下去,如果哪一天他感觉到自己出现了问题,到时候国际社会可以起到作用的时候,维持这个对话机制还是重要的。"

另外一位旅居美国的中国民主人士,"八九民运"领导人封从德也认为,美国方面对话的姿态是给美国民众和国会看的,但中国在没有新闻自由的情况下,只能听到官方单方面的说法。但有对话就会对中国政府产生一定的压力。

对中国人权施压,维护世界共同的价值

对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26日表示不希望美国籍由人权对话干涉中国内政,封从德谈到他的看法:"从中国近些年的政治经济发展模式来看,尤其是中国的经济发展模式,已经和全世界撞车,中国利用片面追求GDP、 低人权的模式、大量吸走全世界的钱,包括美国的经济其实也是受此影响,中国人权其实关系全世界的事情。另外中国通过前段时间对利比亚的投票,也不能在国际国内执行双重标准。还有就是在艾未未被抓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对此沉默已经招致批评,所以美国政府代表这次应该在人权对话中更强势些。这不是干涉内政,是这在维护世界共同的价值。"

杨建利也表示:"中国政府说美国不要干预内政,但在一两个月前,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1970、1973决议案,中国政府一个投了赞成票,一个投了弃权票,中国在这个两决议案的表态也是历史性的,他面对明确的是非问题,在国际社会面前是有所忌惮的。这两个决议案再次把"人权高于主权"的概念加强和提升,成为大家普遍接受的概念,当然中国政府还在抵抗。"

期待美国提出释放良心犯等具体议题

对于可能进行的议题,封从德认为美国应该会带有一批良心犯的名单,要求中国政府释放这批良心犯,包括刘晓波、艾未未、冉云飞等。另外在一些根本的制度性的问题上,包括在中国独立工会、对互联网的控制、言论自由等会有所涉及。

杨建利则明确呼吁美国政府,不要再用一般性的语言和中国进行人权对话:"我认为一般性的人权讨论没有任何意义,比如:美国会说中国人权状况不好,你要改善;中国会说我们的人权保护已经进入《宪法》,所以我的建议是对话的议题要非常具体,应该问:

'高智晟在什么地方、刘霞在什么地方?'

'最近抓的人的法律理由是什么、艾未未为什么被抓?'

'为什么这么多人失踪,他们的下落?'

'他们的被抓符合中国的刑事诉讼法及其他法律吗?'

杨建利建议美国政府用非常具体的案例向中国政府提出挑战,比如中国政府这次不能告诉高智晟的下落,这将成为下次对话的前提条件。

作者:吴雨

责编:黎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