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在线报导

"家庭学校"在美国受欢迎也受批评

德国实行的是义务教育。孩子们不去学校读书而在家里自学在德国是严格禁止的。直到几年前,美国许多联邦州的规定和德国大致相同。但是如今情况发生了变化。美国所有50个联邦州现在允许儿童在家里由父母代替老师上课学习。这在美国被人称为"家庭学校"。不过目前美国还没有对 "家庭学校"的统一规定,这种学校也受到部分人的批评。德国之声驻华盛顿记者Chiristina Bergmann对家庭学校的反对派和支持派进行了一番调查。

default

图为来自德国的Romeike一家在家里为孩子上课。他们一家在德国因为宗教信仰问题不想让孩子上学并面临法律处罚,因此他们来到美国申请避难并被允许让孩子在家里接受学校教育(摄于2009年3月)

"美国的家庭学校发生了变化。以前,在家自学的都是社会边缘人群的子女,宗教颓废派,受过严重挫折的人或者是难以管教的孩子。但是现在,一些普通的美国家庭也因对学校的教育质量不满而开始自己在家教育子女。"

今年21岁的凯特·皮尔戈里姆谈了她在自家上学的经验。皮尔戈里姆现在就读于弗吉尼亚州的教会大学帕特里克·亨利学院,和她的四个妹妹一样,此前她没有上过其他学校,一直是在家由父母授课,最主要的还是由她的母亲给他们上课。她的父亲在军队工作,因此他们经常搬家。父母们认为,与其让孩子们不断变换学校,还不如在家中教他们更实际一些。但是皮尔戈里姆常常为自己不能和其他孩子一样去学校而感到难过。她说:

"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有一次我去沃尔玛超市买东西,收款台的女售货员问我,你今天生病了?我回答说,没有,我在家里上课。只因我在上学的时间出现在公共场所,就遭到人们的白眼。有时我会自问,难道我做错了什么吗?"

但是如今,这种情况在美国已经发生了改变。据美国教育部估计,如今,有150万学龄儿童留在家中接受教育。许多家庭组成了学习小组,由家长轮流上课。有些儿童去学校只是为了借助公立学校的一些设施,如上体育课等。与25年前不同的是,如今美国50个联邦州宣布将家庭学校作为合法的学校予以承认。基督教组织为此付出了努力。


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罗布·莱希对家庭学校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究。他说,我们积极游说,争取让家庭学校合法化,这是我们基督教保守派应有的权利。莱希原则上不反对让孩子在家自学。但是他认为必须进行严格监督。

"许多联邦州没有或很少就在家自学做出规定,我不认为这是一个明智之举。"

对此,莱希的要求并不是很高:

"我相信,每年或每两年进行一次监督检查就足够,以确定在家自学的儿童是否学习上落后于其他儿童。在这个基础上,可以确定这些儿童是否接受到了全面正规的教育。"

但是,家庭学校合法化协会则持完全不同的看法。该组织认为监督检查越少越好。主张在家自学合法化的迈克·唐纳利说。

"在我们国家,人们很自然地认为,家长为自己的孩子所做的,肯定对孩子是最好的,原则上政府不需要进行干涉。"

唐纳利表示,当然,国家必须关心那些在自己的家庭里得不到应有照管的少年儿童,然而缺乏教育并不是采取这一措施的理由,而且揭露虐待儿童案件也不需要学校。

"在美国,所有虐待或者疏于照管儿童的投诉中,有20%的投诉是针对老师的。其余的是医生,家庭成员和邻居。在这方面不乏好奇心强的人。因此,无需在额外制定每年对父母进行检查的规定。和对公立学校教学成果的检查一样,每3年或4年进行一次,我认为是合理的。"

对于像凯蒂·安杰利斯这样的父母来说,每年进行一次检查也毫无问题。她们全家住在美国田纳西州莫里森镇郊外的一栋漂亮的独栋别墅内。他们共有3个儿子,最小的14岁,最大的18岁。三个孩子都是在家由她自己教的。3个男孩子最初几年去一所公立学校读书。由于凯蒂的丈夫经常出差在外,所以通过家庭授课,全家人才能大部分时间在一起。凯蒂说,

"我毫不在意别人来看我的孩子们都学了些什么,我给他们教了哪些课程。因为我非常清楚,如果他们上大学,就必须达到标准。我不希望别人规定我必须使用什么教科书。但是必须制定一些可以遵循的方针,确保孩子们在学习上不被耽误。 "

凯蒂在大学学的是电子计算机专业。她说,这种自由安排的好处是,她可以根据每个孩子的兴趣和爱好来因人而异地安排他们的课程进度。但是给自己的孩子当老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对她来说,不断的学习和发现新的东西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但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这份任务,而且有这么多耐心。

而罗布·莱希则批评说,对于父母应该达到什么样的要求往往没有足够的规范:

"有可能父母本身高中都没有毕业,但是却突然间成为自己孩子的高中生物或化学老师。我不相信自己什么都不懂的家长能够给自己的孩子上课。"

此外,莱希反对家庭授课的另一个原因是,采取这种形式的人中,最大的群体之一是宗教极端保守主义者,他们不让孩子去学校是为了避免他们的孩子受非宗教人士影响,而只接受自己的价值观和信仰。莱希说,他们可以控制自己的孩子获得了哪些信息。

"他们的孩子不知道还有其他不同信仰和生活方式的人,他们甚至从没有和他们接触过。这将严重影响他们发展成为一个具有责任心的公民。而学校则准备将学生培养成优秀的公民。但是如果没有监督,在家自学就很难做到这一点。"

对莱希的这一观点,安吉·约翰斯顿给予了反驳。她和凯蒂杰利斯一样,也住在莫里森镇,并且参加了同一个家庭学校协会。她的三个孩子虽然从未到学校读书,但是经常参加学校组织的假期活动并且是体育俱乐部的成员。

"在我们的家庭学校之外,我们有许多朋友。我们要向人们证明,作为国家的公民我们的孩子将为国家提供良好服务。例如在上次总统选举中,我们就谈论起各位候选人,以及他们不同的看法。我们还讨论了选举法和怎样做才算得上一位好公民的问题。"

家庭学校游说组织的迈克尔·唐纳利援引了对5000名在家学习的青少年儿童展开的一项调查。其结果非常明显:

"谈到社会能力,家庭学校也能培养出优秀公民。他们和其他人一样积极投身于社会,参军或者参加选举。这就是我们美国所需要的公民。"

克莱夫·贝尔菲尔德教授在纽约皇家学院任教。他说,一些家长担心他们的孩子在学校会受到负面影响,这是没有道理的。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远离学校经常发生的暴力,但是家庭对暴力倾向起着决定性的影响。贝尔菲尔德教授说:

"根据一项调查,孩子们从一年级直至毕业离校,在学校的逗留时间还不到百分之十五,其余的百分之八十五都是在家里与家人一起度过的。"

一些父母之所以自己在家教孩子学习,除了担心孩子在学校享受不到良好的教育以及环境不安全两个原因之外,第三个原因就是希望将他们自己的信仰和价值观灌输给孩子。这有时会导致出现问题。例如有一位在家学习的孩子说,她的一节生物课让她陷入了深刻的危机。因为老师告诉他们,人类是通过不断进化发展而来的,而她的父母则坚决认为,地球是在7天时间里创造的。

凯特还清楚地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家里学习对她来说是个痛苦。她说,那时她15岁。全家人刚刚从纽约州来到南卡罗来纳州。他们第一次住在了军营以外的地方。她的学习全靠自己安排,一旦她放松了学习,她的母亲就威胁将把她送往公立学校。

"一听到这样的威胁,我就大喊大叫说,看在上帝的份上,别让我去。我非常害怕,因为公立学校有成千上万的孩子,我跟他们合不来。内心深处我相信,我还没有聪明到能够去公立学校的程度。"

凯特的妹妹是和其他孩子一起上的家庭学校,因此她没有孤僻的问题。
即便是每年对家庭学校进行检查,也不能解决凯特所遇到的问题。即便是真的实行检查,也常常会忽略相关规定的遵守情况。克莱夫·贝尔菲尔德批评说。

"就让我们拿格鲁吉亚这样的国家为例。在格鲁吉亚,按照规定,在家教孩子的父母必须提交其教学计划。但是如果有人不交,也没有人强迫他们交。因此进行检查一般来说很困难。从法律角度来讲,有关机构也不能随便上门要求对家庭学校进行检查。"

贝尔菲尔德说,很少有关于家庭学校教学质量的相关资料。他还指出,学校都非常注重学生的健康,例如,给学生进行接种疫苗。但是在家自学的孩子就缺乏这一项卫生防御措施。

凯特·皮尔戈里姆认为,她的孩子们最初几年在家里接受教育是一个英明的决定,尽管对孩子们来说这并不容易。对于那些也打算自己在家教孩子读书的父母,她提出的问题是,这些父母必须自问,是否愿意而且有能力一天24小时随时为孩子们做出榜样。

作者:Chiristina Bergmann/李京慧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