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家人盼谭作人保外就医

日前,谭作人的代理律师浦志强发布消息:通过谭作人的妻子王庆华了解到,谭作人目前在监狱里健康状况恶化,手脚生满冻疮,同时痛风复发,但狱警却不允许王庆华送药进去,上次送的药直到现在还被扣留。

default

档案图片:谭作人在川震灾区

"坐牢是我现在的工作"

2010年末,四川维权人士谭作人的妻子王庆华曾向媒体发出公开信,感谢公众的支持与关心,当时他也在公开信中透露:她于10月份得知谭作人患痛风,但监狱医药有限,一个多月后不见病情好转。11月时,她曾建议谭作人申请保外就医,但谭作人拒绝,她坚信丈夫拒绝保外就医是基于一种信念:"既然已经坐牢,我什么要求都没有,还能把我怎样,坐牢是我现在的工作。"谭作人汶川大地震后进行维权活动,披露"豆腐渣工程",并撰文悼念"六四"事件。后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担心三年后出狱将成“废人”

据了解,谭作人的妻子王庆华最近探望他是在1月15日,德国之声电话连线了王庆华,据她介绍:"谭作人的手脚冻疮是复发症,成都目前的天气很冷,探望谭作人的当天,白雪皑皑,在监狱的条件下,手脚冻伤是很常见的。最要命的是他还有痛风病。我见面时要他去医院检查,他一开始坚持不去,说这个手续是很复杂的事情。我很生气,我说你不积极治疗对得起全世界关心你的朋友吗?最后他勉强答应打报告去市里的医院检查。我'威胁'作人,如果你不配合我,我就可能惹出更大的麻烦。因为他的痛风病不象一个伤口,熬就能熬好了,有些药,虽然有疗效,但是因为会有副作用,会导致腹泻,在监狱服用是不现实的。我担心他再等三年出狱,可能就是'废人'了,可他不以为然。"

关于谭作人前段时间拒绝保外就医,王庆华说:"我要尊重他的决定,是谭作人愿意的事情我本来就不要做了,虽然和我女儿们去探望他时,都希望我们能代他坐牢,每次看到谭作人,他都是心甘情愿为自己做的事情坐牢,但是我还是担心他的病情,我也查阅了'保外就医'的相关法律,不管批不批,我还是要申请,我已经和监狱长谈过,因为他也有患痛风的经历,他似乎很理解这些情况,他允许我见见谭作人,看他还有什么问题。"

"你们,就是我的眼泪"

王庆华在与德国之声的采访中,感叹在中国,象丈夫一样的"一根筋"式的人,如赵连海、陈光诚等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和社会成本。

王庆华说,现在监狱的高墙阻隔了她与丈夫,"只能给经常写信给丈夫,让他知道在高墙外家人的等待和支持,权当止疼药。"

王庆华写给谭作人信中有这样一段:"作人,你知道我,很了解我,我始终是优点缺点都万分突出的。'隔江犹唱后庭花'--你曾这样埋怨过我,还是那情,还是那景。既然技术已法律化,法律已政治化,我只好将政治喜剧化。正因为我介于"难属"和"朋友"之间,所以我清醒冷静不乏智慧,这就是我。"

王庆华还写道:"作人,关心你的人太多,你能感觉到吗?因为你代表的信念,使我不再将此作为家事。谭作人只是个符号。我和女儿们都等着你,不管什么时候。"

谭作人则在2009年5月16日写给女儿谭小蒙的一封信里说:"我可以毫无愧色地说:我对得起这个社会。但我对不起你们--我最亲最爱的人。你们,就是我的眼泪。"

作者:吴雨

责编:叶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