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害怕克里米亚病毒”

《法兰克福汇报》记者发文,探讨北京何以在克里米亚/乌克兰问题上处于两难境地。《南德意志报》一篇署名文章指出,东京、平壤之间新近悄然出现外交互动,与北京因素大有关系。

(德国之声中文网)以中国本周二在联合国安理会表决有关克里米亚/乌克兰危机的决议案时投弃权票为标志,北京目前的尴尬局面暴露无遗:不论从“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出发,还是对“民族自决”的反感使然,谴责俄罗斯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所作所为,对北京而言,本属“理所当然”;但是,内心不快的北京迄今不愿这么做,以免影响双边关系。本周末,中国新强人—习近平将首次以党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身份正式出访欧洲,如何澄清中国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将是习近平面临的一大难题。3月21日一期《法兰克福汇报》“时事”栏目上记者发自北京的一篇文章就中国的两难境地有如下分析:

UN-Sicherheitsrat zur Lage in der Ukraine

多年来,中俄两国在联合国安理会多半“步调一致”

“中国外交政策的最高原则是尊重所有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这一原则首先涉及对本国边界的保护及领土要求,若遵循这一原则,北京就该表示拒绝克里米亚的全民公投,赞同克里米亚继续留在乌克兰版图内。但是,中国同时还高彰‘不干涉他国内政’原则。若遵从这一原则,中国就不能对乌克兰发生的事件或俄罗斯的政策说三道四。

“此外,中俄是亲密盟友,在联合国安理会上,两国通常行动一致。中国不愿通过批评其行为让俄罗斯下不了台。中俄关系得到意识形态保守的习近平的特别赞赏。……另一方面,对中国政府来说,一些内政因素又具有最高意义。若赞同克里米亚有权选择是否独立,从中国政府的视角看,有可能成为中国国内的危险先例:藏人和维吾尔族人难道不能依据该原则宣布某些省份脱离中国?中国自己就在压制分离主义活动。……中国政府最害怕的一个民主工具便是有关自决原则的公投。眼下,虽说在中国的藏区、维区和蒙区举行这样的公投还是乌托邦,但是,事实上独立的台湾曾在这一方向上行进过。……香港有一天也有可能决定走出这一步。所有这些都让中国不能毫无保留地支持俄罗斯。”

文章指出,中国不能不采取“中立”立场的另一个原因是同乌克兰的良好关系,而这一立场能否保持久远尚在未定之数:

“毕竟,北京不想搞坏与乌克兰政府的关系。保障自己在那里的经济利益至关重要。乌克兰向中国提供军事装备。中国第一艘也是唯一的一艘航空母舰便购自该国。更重要的或许是未来在农业领域的合作。去年,两国达成协议,作为对中国投资的回报,乌克兰在未来15年向中国出口粮食。对因急速城镇化而导致耕地面积锐减的中国,这是一个重要的保障。

China Flugzeugträger Liaoning

中国首艘航母“辽宁号”前身为购自乌克兰的航母平台“瓦良格号”

“缘于这些互为矛盾的利益考量,中国暂时采取规避政策,采取中立态度。……不过,中国政府现在似乎至少已开始小心翼翼地对俄罗斯提出批评。中国外交部称,克里米亚问题应在法律和秩序框架内得到政治解决。这里没有提及‘不干涉他国内政’这一著名原则。……

“在中国官方的外交层面轻声提醒俄罗斯、称中国持中立立场、愿意扮演斡旋人角色的同时,中国官方媒体有可能将乌克兰问题的责任推给西方,从而至少向俄罗斯提供舆论支持。”

日朝外交互动中的北京因素

Nordkorea Konflikt Japan Patriot Raketen

日本部署以朝鲜为假想敌的抗空导弹系统(2013.4.9)

日本和朝鲜之间新近出现旨在缓和双边关系的外交互动,本周四,两国代表在中国沈阳达成共识,恢复正式对话。《南德意志报》“政治”栏目上的一篇署名文章相信,日朝两国外交互动的背景上有明显的中国影子:

“(日本)安倍首相寻求外交成果。因其民族主义声调,他在韩国和中国那里无法获得成果。近期,他同普京总统颇相投和,然而,克里米亚危机却使双方现在不能继续接近。在有关南库页岛的领土争议上,他本来也无意作出让步。从奥巴马总统那里他也因其历史观而受到批评。剩下的便只有平壤了。……平壤则亟需资金、放宽制裁。根据无法消除的传言,朝鲜经济濒临崩溃。此外,平壤政权正试图摆脱对北京的一面倒的依赖性。它曾一再对其众邻采取拉一个打一个的手法。在东京和北京闹别扭的当下,这一手法便更有用武之地了。”

编译:凝炼

责编:文木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