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害怕中国之前,还害怕过日本韩国

一段时间以来,德语媒体对西方应该如何看待中国等亚洲新兴工业国家的经济起飞及其对西方的影响发表了大量评论。“法兰克福汇报”一篇题为“害怕中国”的文章对西方自以为高人一等提出质疑。文章指出:

default

建路工地

“如果现有的增长率不变,那么,中国国民经济将在9年时间里再度翻番,而目前仍仅次于美国和日本的全球第三经济大国德国为此将需要半个世纪。

“中国和印度目前仍被看成是世界经济的廉价加工厂。然而,这两个国家已日益重现昔日曾有过的文化和知识大国的辉煌。中印两国如今每年平均有70万工程师大学毕业,比欧盟多出一倍。而在德国这个机器制造专家和设计家的大国,却出现年轻工程师青黄不接的现象。尽管工程师就业前景看好,面对高失业率的德国年轻人中仍很少有人选择工程专业,这是为什么?”

文章认为,让某些西方人感到害怕的中国的强势在很大程度上是西方咎由自取。文章写道:

“大张旗鼓制裁中国在贸易上使用的不公平手段和对知识产权的持续性破坏,这具有哗众取宠和选战上的理由。但是,如果建立从欧洲直至美国的自由贸易区,以期阻止亚洲在工资和社会福利方面的倾销攻势,…这将是一条错误的道路。如果联邦总理默克尔在明年的欧盟轮值主席任期内试图构筑一座抵御亚洲的堡垒,而不是致力于完成世贸谈判回合,那么,它在外交上也将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文章最后写道:“在对中国害怕之前,德国国内曾出现过对日本和韩国害怕的舆论。如今,对这两国的害怕早已烟消云散。为什么我们总在别人那里,而不是在自己身上寻找自己问题的原因?德国和日本在战后是通过竞争和贸易达到富裕的,也只有通过市场我们才能继续保有她。如果设置欧洲堡垒,这一富裕地位就将不保。西方国家中没有任何人比前(德国)总理施密特更了解中国及其从毛到现在的领导人。在新著`近邻中国`里,他警告说`一些德国文人和政治家认为,中国该更民主一些了。…但是,不论是犹太教的还是基督教的上帝都并未赋予他们当中的任何人以权利,宣告西方民族的文化更为优越、中国需要听取西方的教诲,或者反过来散播对中国的害怕情绪。`”

中印起飞改变世界

“法兰克福汇报”另一篇题为“中国和印度的起飞改变了世界”的文章认为,全球经济的趋势是共同成长,西方不必对中国印度等国快速的经济发展过于紧张。该报指出:

Indien als Wirtschaftsmacht

印度最发达的经济领域Call Centre

“生产转移至这两国也已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官僚主义丶腐败和不足的基本设施就是障碍。与此同时,工资水平也不断提高。…中国东部沿海大都市劳动力的昂贵已经促使生产出现新的转移-给劳动力要便宜10%的印度带来了机会。

“与工资成本至少同样重要的还有法律保护丶专利丶社会和政治安全以及国内市场长期的活力等问题。仅仅为出口而在中国和印度生产,这并不合算。在这两个国家都出现了一个数亿人的具有强大购买力的中产阶层。中央控制的中国现在试图从借助外国投资转向发展内需以保障经济发展,而在印度,内需一开始就是经济发展的动力。这个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在90年代向全球市场开放,而中国早在1978年就已经走上了这条路。这一领先地位迄今依然得以保持。尚未得到解答的问题是:从长远的观点看,哪一种发展模式更有前景。”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