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宪改是内政, 统一不能像逼婚

在台湾立法院大选之前,德国之声中文部的冯海音在台北采访了“行政院长”游锡堃。在采访中,游锡堃就台湾的宪改和统一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宪改是台湾的内政,而统一则不能像恶汉逼婚。

default

游锡堃认为,统一是选项之一,关键在民心

德国之声:民进党目前一直在讲,如果年底立委选举人数过半之后,会大力推动宪政改革,但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立守“一个中国”的政策。而中国政府也曾经不断警告台湾,如果有任何宪政改革的话,将会有不利的后果,我们想要知道,台湾推动宪改,会不会是一种“玩火”的行为?

游锡堃:关于宪改的问题,因为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因此关于宪改,应该是属于内政,所以任何一个外国不应该来干预宪政改革。就像说中国,他们从建国到现在差不多50年,他们已经制定了四部新宪法,没有任何国家去干涉他们。事实上台湾五十多年来,宪法已经修改了六次。

宪法的修改最重要的是看人民的需要,大家都非常知道,台湾是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台湾的宪法要合身、合适、合用,所以我们推动宪改在任何一个民主的国家都是非常正常的。台湾的宪法其历史背景主要是五十年前以整个中国大陆为范围、人口很多、土地很大,来制定的宪法。来到台湾以后,我们只有2300万人,土地也只有是在台湾,因此(宪法)是不能合身,不能合用。台湾现在面临全球竞争,我们要有全球竞争力,要变成现代化的国家,我们一定要做宪政的改革。

目前国际上和中国也有一些疑虑,这些疑虑主要集中在做宪政改革的时候,会不会牵扯到“统独”和“国号”方面的变动。但是陈总统已经宣誓,在国内人民在这方面还没有共识之前,这次宪改不会牵涉到“统独”的议题,也不会去更改“领土”与“国号”,所以国际上应该可以放心。我也吁请国际上能够多多理解,台湾为什么要做宪改,最主要我们是希望做到合身、合用、合适,而且希望国际上能够给予多多支持。

德国之声:德国之声非常荣幸地在1999年采访了台湾前总统李登辉,当时李前总统提出了台湾与中国大陆是“特殊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我想请问院长您是怎么看待台湾与中国大陆的关系?

游锡堃:世界上都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是互不隶属,中华民国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我们期待与中国交流对话,在对等的基础上做更多的沟通。我们也希望能够和平发展,自由选择,希望能在沟通之后营造良好的气氛。在未来,如果说要发展任何形式的关系,只要台湾2300万人民同意的话,我们也不排除。所以,只要人民同意,各种选项我们都会予以考虑,不会排除的。

如果说特殊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其意义应该是开放的。特殊的国与国的关系,是和过去的“两德模式”是类似的,但是这种模式如果拿到台湾来,人民不同意,就成为不可能,重要的是2300万台湾人民同意。即便是国际上认为,这种特殊的国与国之间关系与两德的模式很类似。但是我也请世界各国共同了解,“两德模式”在他们还没有统一之前,他们各自都是主权独立国家,相互承认对方,用对等的模式,经过双方沟通协商,最后完成整合,这点也希望国际上能够特别正确的理解。

德国之声:院长,您刚刚提到东西德最后终于统一,我想问,您认为在什么情况下中国大陆和台湾会实现统一?

游锡堃:我刚才已经提到,只要台湾2300万人民同意,我们不排斥任何形式发展的可能。台湾和中国有很多选项,“统一”是其中的一个选项之一。中国和台湾的关系,就像一个彪形大汉去追一个漂亮的美女,美女已经答应了来跟他约会,我们来对等,来协商,然后谈判,就像约会一样,但是中国他不同意,他说如果要约会,要先“冠夫姓”,追女朋友不是这样的追法。

台湾和中国,我们不排除发展任何形式,但是一定要征得2300万人民同意。所以说如果说中国希望台湾跟它统一,重要的是赢取2300万人的民心,就像说现在的自由恋爱。我们不能象中国过去200年前的父母媒妁之言,由家长来决定你要嫁给谁就嫁给谁,而是要采取现代的恋爱观,也就是说,如果你喜欢这个女孩子,就要赢取她的芳心。你要像现代恋爱,去追求一个女朋友那样去追求,而不是一再来伤害台湾人民的感情,一再用武力来威胁,甚至用飞弹来瞄准台湾,这样的话,只有让台湾人民跟中国的感情越来越疏远。

中国要求台湾一国两制,用一国两制希望台湾成为中国的一部分,但是我们要看香港。香港在回归中国之后,已经没有自主性,而且要求选举他们的所长也不所得,甚至连续两年都有五十万人走上街头,这可以看出,一国两制是行不通的,台湾人民不会接受。民意调查,有80%以上的人不会接受,而在民意调查中,有90%以上的人主张台湾应该维持现状,所以,换句话说,统一只是选项,中国如果希望统一的话,必须引起台湾人民对中国的好感。

我再补充一点,现在中国和台湾的关系,就好像恶汉拿枪逼婚,你如果不跟我结婚,我就要打你,漂亮的女郎答应说,我们先约会,约会我们再进一步来谈,这个恶汉说:“不行,你不结婚,我就要来打你。”要约会要先“冠夫姓”,而这个“冠夫姓”也就是一个中国,关乎性我们再约会,所以说蛮横无理,这根本不符合一般民族的朴实性格。我也希望国际社会能够伸张正义来支持台湾。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