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宣言”策展人:“这里没有公民社会”

著名策展人柯尼希正在圣彼得堡准备第10届“宣言”展——在并不真正属于欧洲的国家举行欧洲当代艺术双年展?他就此接受了德国之声的采访。

Kasper König

著名策展人柯尼希

(德国之声中文网)柯尼希(Kasper König)是当代艺术最重要的策展人和引领者之一。2000年至2012年间他任科隆路德维希博物馆馆长,目前作为首席策展人正在筹备6月28日-10月31日在圣彼得堡冬宫博物馆举行的第十届"宣言"展(Manfiesta)。该展览属于冬宫博物馆250周年庆祝活动的一部分。在被视为传统艺术经典的冬宫举行现代艺术展览,这样的组合在双年展20多年历史中前所未有,注定吸引众多眼球。

出于反对一些不民主的法律和近期的乌克兰、克里米亚事件,有艺术家呼吁抵制这次展览。而双年展的现场工作队也感到,不再真正地受欢迎。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柯尼希谈到了自己在政治动荡时期的俄罗斯为大型国际展览备展的感受。

德国之声:柯尼希先生,您在近一年前接受了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备展的邀请,而这期间发生了许多事情。您是否有这种感受,您当初同意展览的和现在将举行展览的并非同一个国家?

柯尼希:截至目前,我和俄罗斯几乎没什么接触。我此前从未来过圣彼得堡和莫斯科。当初被问询时,我立刻回答:"是,我非常愿意提出建议"。我并没想到,自己会被委托策展。我想,这是缘于冬宫馆长派托斯基(Mikhail Piotrowski)。

形势在短期内发生了剧烈的变化。我刚刚签署了合约,(俄罗斯)就通过了这项难以启齿的反同性恋法。我在那个时候意识到,我将在一个没有公民社会的国家工作。只要有足够多的钱和权力,谁都可以制订并通过法律。我认为,这样的策略会动摇人们的意志,无法深思未来和变革。

您邀请了50名艺术家参加"宣言"展,其中大部分确认参加。您是依据何种标准挑选艺术家的?

部分是相对主观的标准。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一点是同艺术家瓦尔莎(Joanna Warsa)的合作。她是波兰年轻的艺术理论家,目前正从事公共项目。她很关注来自摩尔多瓦、拉脱维亚、格鲁吉亚、乌克兰这些前苏联国家的艺术家。

鉴于俄罗斯的政治形势,一些艺术家撤回了他们的参展承诺,例如行为艺术团体"做什么?"(Chto Delat)。

艺术团体"Chto Delat"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项目,是有关圣彼得堡的一个争议建筑--高达400米的天然气公司大楼。谁支持,谁反对,政治规则如何,公众态度如何?以布莱希特风格上演。当克里米亚被(俄罗斯)占领,"Chto Delat"的Dmitrij Wilenskij在网上呼吁抵制展览。我对他的决定并无成见,然而他的做法,我无法赞同。我告诉他,我们已经向他和该团体其他成员发出正式邀请。我们曾数次碰面,讨论该项目。合适的做法应是直接对我们说"我们不想参与"或者"我们想做另一个项目"。有一点困扰我的是:人们说,政治高于一切。如果政治需要,审美和艺术问题都必须从根本上靠边站。

冬宫博物馆是一个国家博物馆,被看作是非常保守。合作是如何进行的?

因为一些纠纷,我们的俄罗斯同事已经七周没有领到工资了。这里没有工会或者类似的组织。"宣言"组织的运行非常理想化,而我认为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体制下斡旋很难。美式"宣言"积极表现了一种近乎宗教式的合作,带着一种传教式的姿态;而俄罗斯方面意味着拖延一切,不守诺言,距离开幕还有一个月的我们现在寸步难行。

您的一名俄罗斯同事此前表示,对于您来说,圣彼得堡最大的问题将不是政治,也不是组织,而是对于现代性的根本否决,存在于俄罗斯的对于新事物的恐惧。您确认这一点吗?

在现代艺术领域确实是这样,我自己也有其他想法。现代性已经是一个完成的项目--我不是这种观点的捍卫者。

您是否认为,艺术能在当代俄罗斯有所作为?

嗯,我是这么认为的。如果不是的话,那就完全没有希望了。不过,现在每种文化针对什么是文化、什么是艺术、它们有哪些作用,都有自己的看法。我非常小心,不可一概论之。

在俄罗斯工作期间,最让您烦心的是什么?最让您欣喜的又是什么?

我的工作还没有结束,这有令人难以置信的起伏。我最厌恶的是那种"必须安排出去"的做法和一些年轻同事的消极态度。他们不是进行批评,而是无所作为。我认为没有冲突、粉饰太平是一种耻辱。因为冲突实际上是非常积极的,可以使事情有所改变。

另外,我养成了不看电视的习惯。我此前总看俄罗斯一台、二台、三台,后来再也看不下去了。对于一些事情,我开始了自我保护。

尽管您不懂这种语言(俄语)?

我不懂,但我发觉,这完全是洗脑。

采访记者:Anastassia Boutsko 编译:万方

责编:张筠青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