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宗教不会在美国2008大选扮演核心角色

美国总统布什被认为是美国现代历史上宗教性最强的一位总统。不仅如此,布什在做一些有争议的政治决定时还会引用宗教内容,就连美国社会中的保守宗教势力也在布什任期内展开了攻势,教科书中的达尔文进化论受到质疑,同性婚姻也遭到反对。不过宗教的复苏并没让美国有出现国教的趋势,而且现在新教的攻势已经停止。在2008年的总统选举中,宗教问题只扮演着次要的角色。其中原因何在呢?下面是德国之声记者从美国发回的背景报道。

default

政教握手

美国是发达工业国家中宗教性最强的国家。几乎三分之二的美国人自称信仰宗教,周末教堂里总是挤得满满的。大多数美国人每天祈祷,就算在公开场合也是一样。他们相信死后还有另一个世界。那么,宗教在政治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会让人感到惊讶吗?答案其实是肯定的,因为政教分离是美国宪法的重要基础。这一点,就连布什总统也不敢动摇,而且也不想动摇。宗教问题专家阿兰·沃尔夫表示:“美国的政教分离没有受到损害。而且这对宗教有利,而不是有害。在欧洲,我们有国教,但它们正在消亡。而在崇尚宗教自由的美国,宗教则蓬勃发展。如果一些宗教人士要求取消政教分离的话,那里的宗教也会跟着消亡。”

但布什总统使宗教在白宫达到了新的层面。当他开始征讨邪恶轴心国之前,已经在用宗教的热情进行统治。2000年布什当选后很快在白宫设立了一个宗教福利事务特使的职位。他希望减轻国家的社会责任,而将教堂与国家救济更紧密的联系起来。布鲁金斯研究所的威廉·盖尔斯通认为,这一举措只获得了部分成功,“我认为,此前对此的估计过高。很多人认为,这一尝试的实际结果非常有限。在政治中,人们必须区分花言巧语与现实。而现实是,美国的大部分福利工作由宗教组织承担。总统的信仰行动使其有一些提高,但是并不显著。福利工作领域根本没有出现大幅度的改变。也没有人认为那里出现了大的改变。”

那么布什本人对于宗教到底有多么虔诚呢?这位美国总统是虔诚的浸礼会教徒。但他很晚才找到通向上帝之路,此前他曾经酗酒。布什曾向记者鲍勃·伍德瓦尔德强调,他的灵感来自“更高的力量”。布什将形而上学用于外交政策,提出了“邪恶轴心”的概念。很多观察家因此认为,布什是一个宗教狂热分子,但是阿兰·沃尔夫却不同意这种观点,“布什对于宗教很可能根本没有很多人所认为的那样虔诚。他绝对不是我所理解的基督徒。例如我从布什的行为中找不到任何基督徒应有的谦恭与和平。布什总统没有这些美德。因此他推行危险的外交政策不是因为他对宗教的虔诚,而是因为他受到了错误宗教的诱导,或者只是因为他自己的个性。”

现在美国的新教徒在白宫以外找到了活动范围。宗教保守派人士希望改革全美国的教科书。他们想要抑制达尔文的进化论学说,在自然科学课中传播上帝造人的理论。而白宫对于这些人而言已经不再具有战略意义。不过阿兰·沃尔夫认为,整体而言,宗教保守派人士的影响正在减退,“在美国,认为宗教至关重要,并且以宗教眼光观察政治的人正在减少。宗教保守派做的太过火了。他们的领袖人物、主张家庭中心论的詹姆斯·多普森以及南部浸礼会教徒理查德·兰德抱怨未能成为2008年总统选举的候选人。确实他们没能成为候选人。布什的顾问卡尔·罗弗8年来所讲的共和党所依赖的坚强宗教保守堡垒其实并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