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安邦民生之战 权贵资本“互撕名牌”

最近传出的一系列重磅消息将安邦保险和民生银行的名字牢牢的捆在了一起。分析人士指出,安邦和民生博弈的后面,是太子党和团派、红二代和官二代、权贵集团和民营企业的“互扯辫子”。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中国媒体《财经》报道,本周五(1月30日),正因股权配置发生重大变化,处于"风口浪尖"的中国民生银行再度遭遇重磅人事地震。行长毛晓峰被纪检部门带走协助调查,公司进入紧急状态。

多位民生银行高层向《财经》证实,近日确实已经联系不上毛行长,其手机处于关闭状态。但相关高层拒绝证实毛是否被带走协助调查。该行内部人士透露,1月30日晚间,民生银行内部下发通知,要求"各位支行行长,明天和后天请务必到岗坚守,准备应对可能的突发事件,各行营业经理和客服主任必须同时到岗。所有人员必须手机保持畅通,如遇情况第一时间向分行报告。事关重大,切勿懈怠。"

相关报道指出,关于毛晓峰等人协助调查的原因,目前尚无法得到证实,有传闻称或涉及

令计划

之妻谷丽萍的案件。据称,毛晓峰在民生银行颇受前任董事长赏识,交办具体事务尽心尽力,数年间从办公室主任一路提拨至第一副行长。

安邦集团张开"血盆大口"

就在民生银行--这一中国第一家民营银行遭遇重磅地震之时,另一个"庞然大物"--安邦保险,也对民生银行张开了"血盆大口"。据中国证券市场的消息,从2014年11月28日开始截止至目前,安邦保险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超过10次大举购买民生银行股票,持股比例从5%飙升至目前的22.51%。在民生银行相对比较分散的股权结构中,安邦保险牢牢占据了最大控股股东的位置。

分析人士认为,民生银行人事地震和安邦保险"踢门而入"这两件事情不仅仅关系到企业之间股权收购的战略布局,其背后的政治背景更耐人寻味。历史学者,时政评论人士章立凡认为,安邦和民生银行的博弈后面,是太子党和团派、红二代和官二代、权贵集团和民营企业的博弈。

红二代,红三代虐玩各级别官商

章立凡指出,民生银行的管理层基本上都属于团派背景。另据中国媒体《新闻晨报》报道,民生银行是中国第一家民营银行,成立于1996年,59家股东中有48家为民营企业背景。近20年来,该行已由一家成立之初存款40亿元、净利润1.5亿 元的小银行,一跃成为总资产近4万亿元、年度净利润约400亿元的全国性商业银行,2014年跻身全球50大银行之列。如今,民生银行迎来新的大股东。一位民生银行董事向《新闻晨报》描述称,新大股东安邦"一开始是敲门,后来是推门,现在看是踢门。"这种风格让原股东们生畏。今年4月,民生银行董事会将迎来换届,各界预期现 任管理层不会有太大变化,但安邦或许会谋求更多的董事会席位,民生银行董事会可能上演新一轮明争暗斗。

China Anbang Insurance Group

安邦保险其实姓邓?

这场"互撕名牌"、明争暗斗之中的主角之一是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兼CEO吴小晖。其夫人邓卓芮是邓小平长女邓楠的长女,也是吴小晖的第三任妻子。在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中以小名"眠眠"出现。另外,陈毅元帅之子陈小鲁曾被怀疑是安邦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但陈小鲁近日通过社交媒体对此表示坚决否认,指出自己"就是顾问,一咨询,二站台,无股份,无工资"。

另一名主角,也就是本周六已经辞去民生银行行长职位的毛晓峰则被广泛认为与

令计划

之妻谷丽萍关系甚密。独立学者章立凡指出,这已经是公开,或至少是半公开的事实。根据另一份流传于中国金融界内部的"内参"消息来看,毛晓峰曾经在李克强手下担任原团中央秘书一职。另外,有关消息称,现任证监会主席肖钢夫人吴透红是民生银行党委委员、纪委书记。该"内参"消息还指出,陈小鲁的最新表态意思就是安邦保险其实是邓家的,我陈家只是打杂的。

各路神仙混乱出招 不把老虎打死就被老虎吃掉

面对各种混乱的传言,关注中国时政的章立凡表示:"现在变成了一个谣言满天飞的状态,好像各路神仙都在出牌,而且变得肆无忌惮。过去好像还有一些禁忌,但是现在好像都没有了。此从中纪委的五中全会以后,各方好像都陷入了一种一点面子都不讲的状态……处于一个打乱仗的状态。就是你要扯我下水,我就要扯一大堆人下水。"

章立凡认为, 红二代不喜欢官二代,这点已经被表明的很清楚了。另外"在以往的一年中,我们一直看到的是太子党和团派联手对付上海帮。但是到了年末,令计划的事情出来以后,今后团派和太子党的关系比较令人关注。"他指出,从中纪委五中全会之后的局面来看,斗争中的各个派系面临对决。所谓的对决也就是说到了公开分裂的边缘。章立凡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大家也不用碍于面子了。就是说你要扯我一个辫子,我一定扯出一堆人的辫子来。因为只有扯出一堆人的辫子才能加大阻力。现在的状况是所谓不把老虎打死就被老虎吃掉。"

在这种纷乱的对决中,

最原始的打虎者习近平

"面临很大的危险"。章立凡分析称:"他等于现在把所有的各方都得罪了。他不仅得罪了上海帮,他和团派的关系也开始变得微妙起来。背后是支持他的太子党。当然还有他们现在和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关系也并不好。他又在整肃军队,又在整肃另一个专政工具--安全部。他是一个全面出击的态势。但是我觉得,他得罪的越多,他的安全感就越少。对他来说,潜在的危险也就越大。"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