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专家:外国信息技术系统可能被做了手脚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9.07.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安全专家:外国信息技术系统可能被做了手脚

秘密情报机构监控、搜索和窃听的范畴之广泛令人感到震惊。就英美通过监控计划大量收集信息数据问题,德国之声采访了柏林自由大学研究员、联邦政府信息技术顾问盖肯(Sandro Gaycken)。

盖肯先生,您也对美英的监控门事件感到震惊或者说这都在您的预料之中?

我们知道这些事情,确切地说,不是知道,而是对安全机构来说,这是预料之中的事。

如果安全人员都知道,为什么政界不知道,不向他们发出警报?

因为这只是专业人员的估计。当然也通报了政界。我现在专门研究防止信息数据被监控的问题。我在4,5年前就曾做过报告,谈到美国军方和情报机构将美国的IT产业作为监控工具,但是没有像今天这样引起人们如此大的关注。

HANDOUT - Sandro Gaycken, IT-Spezialist von der Freien Universität Berlin, thematisiert in seinem Buch «Cyberwar» die Gefahren eines Angriffs über das Internet. Auf 256 Seiten beschreibt Gaycken, welche Gefahren modernen Gesellschaften drohen: Wirtschaftsspionage, die vor allem die in Deutschland so aktiven und bei IT-Sicherheit oft arglosen Mittelständler treffe; Sabotage von wichtigen Systemen wie Kraftwerken oder Börsen; Propaganda; und nicht zuletzt Angriffe, die ähnlich verheerend sein können wie militärische Aktionen. Foto: Open Source Press dpa (zu dpa Digitales Wettrüsten: Buchautor warnt vor dem «Cyberwar» vom 14.05.2012 - Redaktionshinweis: Nur zur redaktionellen Verwendung bei vollständiger Nennung der Quelle)

联邦政府信息技术顾问盖肯

"经济间谍是我们最大担忧之一"

今天"图片报"又报道,联邦国防部早就有可能通过联邦国防军获悉棱镜计划。我也怀疑,或许政治家们真的知道这件事情,只是不知道如此严重。根据您的经验,您也这么认为吗?

绝对是这样的。他们对这个媒介不是十分了解,不知道这个媒介中的弱点是多么危险,也不知道个人在这个媒介中是如何透明,经济界是如何透明。经济间谍是我们的最大担忧之一。他们同样缺乏对经济间谍的感觉,还没有完全理解信息社会蕴藏的种种危险。

作为专家,您有什么建议吗? 政治家们应该从我们所经历的这些事件中吸取什么教训?

从工作层面来讲,应该掌握更多的专业知识。虽然政府各部内已经有了一些很好的人才,但是还需要扩大。这些专业部门规模一直很小。再加上这些部门的一些工作人员官僚主义作风非常严重,在很多情况下起不了多大的积极作用。

您要推荐的具体政治措施是什么? 除了我们需要加强专业力量之外,还需进行哪些政治上的转变? 需要进一步加密吗?

建立自己的信息技术系统

German Chancellor Angela Merkel attends the handover ceremony of the annual report of the National Regulatory Control Council (NKR) at the Chancellery in Berlin July 2, 2013. REUTERS/Thomas Peter (GERMANY - Tags: HEADSHOT POLITICS)

默克尔回应“棱镜”计划引起一片奚落声

可以进一步采取加密措施。当然,如果德国人愿意,我们应该开始建立自己的系统,从安全的角度来看,我们不能再依赖美国和中国的人人都可以窥测的信息技术。我们需要各种不同的,包括IT专家以外的普通人所需的信息保护技术。但是目前这些我们都不具备。正因为如此,我们目前才如此地过分依赖可能被作了手脚的外国技术。

您是否也担心您的私人通讯或者工作中的通讯联络也被监控,或者您觉得这无所谓?

对此我已经习惯了。只要可能的话,秘密情报机构会窃听我们的通讯联络。不过在我们这里,凡是保密的东西,我们都不使用电讯形式。无关紧要的内容他们可以尽管看。

我们是否也应设立类似欧盟的内部专用网? 这样做是否又完全违背网络自由的主张?

遗憾的是,这样做当然有驳互联网自由的精神。可以考虑的是,是否可以要求在一些特殊领域,如经济或者工业设备领域建立自己的加密专用网。但是网络的规模不能太大。根据以往的经验,只要网络用户超过500人,就很难再保障网络安全。

采访:Korbinian Frenzel 编译:李京慧

责编:任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