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学者:台湾应继续争取加入亚投行

台湾争取亚投行创始成员受挫,有学者认为:应继续争取,因有助于台湾与国际接轨,增加商机,拓宽资金使用渠道。

(德国之声中文网)大陆国台办4月13日证实,台湾未能成为亚投行的意向创始成员,但不防碍成为会员国。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还称,"能够为台湾方面以适当名义参与亚投行找到办法"。台湾方面表示遗憾,同时决定积极争取一般会员资格。德国之声特别访问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王健全,谈台湾的反映以及未来计划。

德国之声:大陆国台办证实,台湾未能成为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当初沙盘推演时,是不是已经考虑到可能有这样的结果?

王健全:台湾之前就有不同的讯息:有人说有机会,有人说机会渺茫,或说准备不及。但整个来讲是中性偏正面。大家认为:台湾如果用Chinese Taipei(中华台北),也还在一个中国之下,可能获准的机会比较大。但是如果大陆坚持要台湾用Taipei China 或 China Taipei,那么,台湾政府也知道没有办法让民众接受。所以,问题应该是卡在名称上面。

德国之声:之前就有人抗议台湾政府准备加入亚投行的事,决策太过草率,缺乏专业评估,事前没有和社会充分沟通,有黑箱作业、矮化国格的疑虑。如今,加入亚投行被拒,是不是坐实了这些疑虑是对的?

王健全:其实,政府对投资效益和名称问题都作过评估,因为这个议题的提出时间非常短,而且很多事情在刚开始的时候不够明朗,比如最早的时候,英国和欧洲等国都还没有加入。而且因为是事前的评估,所以比较不具体和严谨。

有关黑箱作业的指责,其实应该归咎于台湾人现在普遍都太习惯负面思考了。遇到所有的事都先反对, 而不管事情的真相。而且到底有多少人反对,是不是多数人反对,其实是个问号。但是,只要有少数人抗议,网路上有几百人按赞,有几个立法委员持不同看法,就好像大家都反对。所以我觉得台湾政府应该多做民调,随时准备好资料库。一遇到突发事件,立刻从资料库中找人做民意调查,看看民意的走向,再来做决策。现在政府因为不知道真正的民意在那里,所以行政无所是从。台湾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多数服从少数,导致所有政策都停摆。

Anti-Atom Proteste in Taipeh Taiwan April 2014

去年台湾反服贸抗议:有担心认为,大陆很大,台湾很小,台湾市场一旦开放,台湾的许多产业将面临很大的风险

德国之声:台湾加入亚投行,对台湾有什么实质的好处?

王健全:第一,让台湾在国际社会有更多露脸的机会。因为和国际接触,会让台湾的一些法规、投资、思绪和心态上更容易和国际接轨。台湾的官员和人才就有更多和国际交流的机会。 第二是增加台湾的商机。台湾其实在资讯、通讯设备以及汽、机车零组件方面很强,只要台湾有机会参加相关的招标,台湾就很有机会获得这些商机。第三:台湾目前有很多过剩的资金,如果有联贷融资的机会,就可以把这些资金消化掉。与其让这些资金在房市、股市乱窜,不如输出一些闲置资金,这些都是有意义的。

德国之声:会不会有那些坏处或面临那些挑战呢?

王健全:第一,是有关国格的疑虑。其实海峡两岸的发展渐渐变成了逆向的循环,从太阳花事件到服贸、货贸都被挡,以及近期来台海两岸在经济上已经从原先的合作态势,转变为竞争的态势,两岸产业合作已经进入了深水区,朝向逆向循环。如果台湾可以参加亚投行,加入一带一路的行列,也许可以让钟摆慢慢摆向正向循环。相反的话,对台湾而言会是另一个打击。也会坐实了反对党的说法,两岸之间,是不可能逆转的。

台湾如果参加了亚投行,最坏的情况是铩羽而归,损失20多亿元台币,这个风险台湾其实还是可以承受的起。重要的是,台湾只要有了这张门票,还是很有机会的。这个投资虽然有风险,但是他的成本效益还是正面的。

德国之声:美、日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参加亚投行,美国刚开始甚至是阻扰亚投行的成立。而台湾在外交、安全议题上如此依赖美国的支持,这一次为什么没有和美国站在同一阵线,而抢先表明要加入亚投行?

王健全:我想,台湾在递交亚投行申请书之前一定先知会过美国。台湾在两大之间难为小。台湾的处境其实很可怜:在政治和军事上高度依赖美国,但是在经济上却高度依赖大陆,其实,台湾是在走钢索,每件事都会碰到同样的挑战。我相信,台湾在亚投行的议题刚开始萌芽时,态度比较保守,所以没有很积极的做评估。但是后来英国、韩国、欧洲等国相继加入,台湾此后态度才转趋积极,我相信台湾政府应该有知会过美国。其实美国也没有管住他最好的盟国-英国,而且日本也极有可能在下一波的时候加入,我甚至认为美国最后为了自身的利益也会加入亚投行。如此一来,现在台湾做的决定,对未来的冲击可能会变小一点。

德国之声:您对台湾在亚投行受挫有什么看法?

王健全:两岸之间目前的合作比较负面,比较逆循环,这中间发生一连串的事件。我之前参加了一个会议,会议上大陆学者认为,台湾和大陆政治上默契不够,没有互信的基础,所以大陆不放心将一些利益交给台湾。而在台湾内部不但有政党的对立,还有世代的对立,年青人对中老年人主政的政治并不满意。另外,还有量体上的劣势。因为大陆很大,台湾很小,所以台湾市场一旦开放,台湾的许多产业真的面临很大的风险。所以说,彼此还是需要更多的互相体谅。这个时候如果有些好的机会或试金石,就变得特别重要,比如参与一带一路以及亚投行,这对两岸长期的合作是有利的。让两岸的年青人在这个平台上有更多的机会交流和发展,然后,从正面的东西来累积互信的基础,将来两岸的合作就可以走的更久更远。

德国之声:所以台湾还是应该积极加入亚投行?

王健全:我希望有一些好的、正面的互动,慢慢的让钟摆再摆回,而且年轻人可以多多交流。很多台湾年青人从大陆回来后,变得积极努力,因为他们看到大陆人很积极、很竞争。现在台湾很多人对大陆不了解,所以一直排斥,反中、反垄断、反一切不民主的思维,要求所谓正常的价值。我希望透过相互的了解,未来的合作可以发展到比较好的方向。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