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在线报导

学士到底值多少钱?德国的学位之争

“学士? 听来不错,咱们也要!”工商业行会说。如今在德国,手工业者、工厂师傅和售货员也乐呵呵地给冠以学士学位。文化部长和高校校长则愤愤不平,认为这是滥用学位头衔。一气之下,还请了律师。

default

大学城哥庭根:只有博士才能吻美女甘泽丽

“体育、休闲和旅游学院”位于杜塞尔多夫,是一所私立学校。在这儿,只要初中毕业并完成职业培训后,每个学生都能参加远程教学,经过18册教材和6次周末讨论课的学习,就搞定一个“旅游学士学位(CCI)”。CCI意为工商业行会,也就是说,这张结业证书是由北威州工商业行会(IHK)发放的。

IHK的任务是,从实践到专业课程对职业教育和继续教育进行评测。这里的“旅游学士”其实是德语里“从事旅游业的专业人员”。当然,英语头衔在国际旅游界听来更为气派:高级青年知识分子。类似的还有哈勒-德骚工商业行会教育中心颁发的“旅游及贸易学士(CCI)”,甚至还有“商务管理硕士(CCI)”。

受委屈的 德国蓝领

上述绝非个别现象。恰恰相反,早在今年4月,德国工商业行会和手工业行会就提出允许列专门职业人才为“职业学士”的要求。他们认为,这是必要的。因为在欧洲劳动市场,学士和硕士在纯实务的职教体系中“很常见”。然而,由于知之甚少,人们对德国职教体系及其培养的人才评价过低。

德国蓝领人才感到自己在欧洲圈内显然没有得到恰当认可。行会也认为,其教育水平达到了高校学士的所谓“素质标准”:“要求的水平和实际的能力正日益接近”。

发言人安得利亚.劳茨向明镜周刊网证实:北威经济部长哈拉德.沙陶“从政治上支持工商业行会的观点”,他认为联邦经济部长克莱门特也所见略同。

华而不实的 学术 头衔

但是,高校方面认为,这种换贴标签的行为是明目张胆的欺骗。德国学士学位要在国际获得认可本来就困难重重,现在职教领域滥用学士头衔更是令人光火。一年前,文化部会议上已经指出,“德国法律规定,学士学位必须是高校程度的。”根据北威州的高校法,工商业行会授予的学位“在多数州都是不合规定的”。

他们希望,国际上也不要因为翻译时的漏洞来纵容这种人。这一欺骗行为和假博士没有两样,应该受到惩罚。该会秘书长因此提请文化部长,控告工商业行会及其假大学生-但未获得成功。

事实上,他们的立场也并非牢不可摧。四年前,巴登-弗腾堡就已经将学士-硕士学位制度引入到大学和大专,同时也引入到职业专科学院,尽管后者并非高校。

有知识的职业人

无论公立还是私立的职业专科学院,都是职业学校里的佼佼者。他们所挑选的学生,身兼实习生和学生二职,交替从课堂上汲取系统的理论知识、在工作岗位上积累实践经验。

自70年代起,职专从巴登-符腾堡逐渐扩展到柏林、图林根、萨克森和下萨克森等地。令其引以为荣的优秀毕业生有:比如微软德国总裁约根.高曼、阿尔卡特德国负责人、国际电子康采恩人事负责人托马斯.艾迪希。

文化部会议也认可了联邦内职业专科学院颁发的学士学位。确切的说,证书上像大学和大专一样不注其来源,仅在括号里加上(BA)字样 ,即职专。学生必须像高校学生那样通过同等的专业考试。根据现行法律,这样的学士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高校程度”,但也是“被国家承认的”职专毕业生。

在这一背景下,对工商业行会颁发学士学位的反对声有所消减。但是,长期以来,协会仍没能证明,它能够提供足够的继续教育机会。德国雇主联合会的克利斯托弗.安兹认为,这个缺陷是非常严重的。

找到台阶的学位之争

联邦教育部长艾德佳.布尔蔓为这场争斗的双方找了个可下的台阶。她提议进行“高校职业技能评估”的比赛,这也与2003年柏林欧洲教育部长会议的要求相符合:好的建议将使两者在学术上相辅相成,互为补充。

许多例子已初见成效。比如工商业行会培养的“数学技术助教”。在计算领域,他们绝对深受欢迎。亚琛高等专科学校认可其等同于学士程度。杜塞尔多夫大学信息技术专业也将攻读学士学位时间缩短了一年,仅须4个学期。

德国的教育体系已经错过了将高校和职业教育紧密结合的最佳时机。而新的IT业正面临这一变革。但是,如教育研究者乌尔里希.泰西勒一针见血地指出:要迎接这一变革,必须首先克服“学术界的狂妄自大、自以为高贵和在学术上将他人远远甩在背后的愿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