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媒体人的挑战

6月30日至7月2日,德国之声全球媒体论坛(Global Media Forum)在波恩举行,来自100多个国家的2000多名专家与会。凤凰卫视咨询台执行总编、副台长吕宁思是受邀嘉宾之一。德国之声借此机会就香港媒体的发展状况等对他进行了采访。

Global Media Forum 2014 Revolution Postponed 01.07.2014

德国之声全球媒体论坛今年的主题是"从信息到参与-媒体面临的挑战"

(德国之声中文网 )

问:吕先生,习近平主政已经一年,您怎么看这一年来中国大陆媒体的变化,有没有感觉媒体收紧了?

吕宁思:中国大陆的媒体行业还是在发展中,媒体在进一步改革,媒体行业变成一个非常积极发展的产业。媒体的规模继续扩大,而且媒体包括很多方面,娱乐,民生、新闻,新媒体和传统媒体竞争,从这个概念来讲,媒体是在继续发展中。

问:大陆的反腐延烧到媒体行业。比如表现在

央视高管最近受到受贿指控和调查

。您怎么看中国媒体行业反腐问题?

吕宁思:作为媒体伙伴式的关系,我不便评论CCTV具体的案子。但是中国大陆的反腐现在是在各个行业都开始进行,特别是央企。央视作为中国最大的媒体,在当前反腐的形式下波及到媒体行业,我想是正常的,不太令人惊讶。腐败在大陆各个行业都有,媒体的腐败表现在媒体的运作中和经济利益的关系,还有就是媒体人自己如何做到专业化,或者说不够专业。比如官僚主义,可能不涉及金钱,但也可以是裙带关系,渎职。中国的媒体过去20多年里随着经济的开放也越来越开放,但在开放过程中媒体也存在如何规范自己的问题,怎样才有公信力。中国现在的媒体有的是很有公信力的,有的媒体确实有公信力不好的问题,还有些媒体,比如小的地方媒体,确实有的记者是有问题的。从总体来说,媒体的蓬勃发展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政治改革是有益处的,但媒体也在经历从发展到成熟的过程,媒体自身也应该不断清理自己。

GMF Global Media Forum 2014 Peter Limbourg

德国之声台长林堡(Peter Limbourg)在全球媒体论坛上

问:香港记者协会表示,香港"新闻自由指数"调查显示,香港现今的。今年也爆发了香港记者抗议媒体自由受到侵蚀,中共政权加强影响的抗议活动。您怎么看香港的新闻自由度?

吕宁思:香港的媒体一直是相当自由的,但媒体自由的相对性也始终存在。基本来说,香港媒体的自由度在亚洲国家中应该是相当好的。对于您所说的香港媒体存在的情况以及香港媒体自身是否有自律的情况,还有媒体人对媒体机构不满的情况,这是经常发生的。这和香港媒体的自我感觉是有关系的,也有媒体员工认为自己的诉求不象以前那样...但香港是一个自由资本主义体制,媒体本身也是私人的、自由的媒体。我感觉香港的媒体,哪怕一些公营媒体,他们做一些自由的表达,上街游行,对他们自身的存在没有影响。不会因为上街游行回来后老板把你炒了。

问:最近香港媒体人接连有遭袭事件发展,比如《明报》前总编刘进图,这些事件对香港媒体人有些什么影响?

吕宁思:我2006年到美国亚利桑那州参观访问,参加了一个媒体记者节。这是纪念10年前一个美国记者因揭露当地利益集团的腐败被枪杀,已成为全球调查记者的一个象征,每年都举办。这种事件在各个国家都有,比如在俄罗斯,在香港也很常见。美国是一个体制,俄罗斯是一个跟美国不同的体制,香港又是一个体制。发生这样的事情,它的背景究竟如何。香港警方一直在进行调查。香港媒体人非常愤怒,但是没有胆怯。在我看来,这种案子好像没有一个最后的水落石出,但香港的媒体人并没有因此在这方面退缩。

问:我们很高兴您参加德国之声举办的全球媒体论坛,今年的主题

"从信息到参与-媒体面临的挑战"

和因特网关系密切。您认为这个题目最令人感兴趣的地方是什么,当今媒体扮演的角色还有那么举足轻重吗?

吕宁思:我觉得德国之声举办的这个全球媒体论坛题目非常好。这不是涉及媒体重要性的问题-媒体在任何时候都是举足轻重的-而是现在的媒体人应该改变自己,使自己继续生存下去的问题。高科技的发展,工具的发展使我们以前做媒体的方式遇到很大的挑战。就像德国之声论坛封面介绍主题所讲,这次的媒体革命就像600年前出现印刷业一样。而出现印刷业带来的变化我认为还远远不如今天。我们应该关心的是,媒体现在快速、同步地出现,我们该怎样发挥媒体人的作用。现在所说的自媒体,消息传播非常快。以前都希望我们这样的人去告诉我们的受众事情的真相-媒体人的工作是告诉人们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发生-而现在发生了什么,许多Social Media(社交媒体)抢在我们前头,那我们是不是该告诉人们为什么发生呢,又该怎么告诉人们为什么发生呢,这对我们是一个挑战。我们得应用工具,但又不能让工具淹没了我们。现在的工具让做媒体的成本越来越低,任何一个人自己可以成为媒体。所以我认为德国之声举办的这次论坛很具有全球性,对专业人士是一个非常好的讨论的场所和机会。

问:那么专业人士有没有达成一个共识:传统媒体的优势在哪儿,以及如何发挥呢?

吕宁思:两周前,美国的一些主流媒体到法院去诉网络媒体,我们可以认为,媒体专业人在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不被技术所绑架。但我们也必须认识到,新科技来时,光靠抵抗是不行的。我还是认为内容是最重要的,调查性新闻学是非常重要的。由于在手段方面,技术方面被高科技媒体压得很厉害-一个斯诺登出来,他披露的东西媒体永远是找不到的。本来一个故事的出现,媒体人要用很多时间找人去调查,访问,写故事。而他一披露情报,就全出来了。但我认为媒体人应当扮演思想、思维方式的引导者,这是我们的价值所在。但到底我们的水平多高,能不能扮演成通过舆论去引导的角色或者告诉人们生活的意义,这对我们也是个挑战。

采访记者:冯海音、乐然

责编:洪沙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