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威廉·古斯特洛夫号”—梦幻之船的死亡之旅

70年前,德国巨型客轮“威廉·古斯特洛夫号”(Wilhelm Gustloff)在波罗的海上被苏联潜艇击沉,9000多人溺死。直到今天,了解这一史上最惨烈海上悲剧的人并不多。

(德国之声中文网)1945年1月30日,希特勒对德国人发表电台讲话。时值晚上9点。“威廉·古斯特洛夫号”餐厅里,挤得水泄不通。喇叭里传出希特勒的声音。然而,巨轮上的这些来自波莫瑞、东、西普鲁士的难民们东奔西突,根本无心顾及元首在说什么。他们只有一个想法:逃命。但是,船上多为妇女和儿童的、包括海军官兵在内的万人中间,只有少数人有望逃生。最终,共有1252人在古斯特洛夫号的这最后一次航行中幸存,9000多人死亡。此前,“威廉·古斯特洛夫号”遭到3枚苏联潜艇水雷的攻击。从爆炸到巨轮沉没,前后不过一小时。当天气温为零下18度。生还希望几乎为零。

Flüchtlingstreck in Ostpreussen 1944

东普鲁士难民流(1944)

但泽附近的哥腾哈芬(Gotenhafen),—古斯特洛夫号最后一次航行的出发地。1945年1月,离战争结束不到数月,10万以上德国平民从东部涌入这个海港小镇。苏联红军正日夜兼程,紧随其后。内莫斯多夫(Nemmersdorf)成为帝国内首个落入俄罗斯人之手的村庄的消息不胫而走。红军以残暴方式报复德国罪行。此刻,海军是救命的唯一希望。

纳粹的梦幻船

在战争的最后数月,将伤员、士兵和平民从哥腾哈芬运至西方的众多船只中便有古斯特洛夫的影子。长度为208米的这条船并非最大,却最有名气。它是纳粹颇为自豪的一条蒸汽船,1937年,希特勒曾亲自主持该船下水典礼。

该船以1936年遇刺身亡的一名纳粹高官命名,是30年代的一艘梦幻船,一艘妇孺皆知的梦幻游轮。某些难民曾作为有功的纳粹成员在这艘游轮上度过最美妙的假日,—途经挪威海岸或在地中海游弋。但是,1945年1月30日,他们却在这条改为战船的蒸汽轮上度过了人生的最后数小时。

海军的最大功绩

经由波罗的海逃难属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特殊章节。据海军史专家计算,共有约250万人从德国东部地区经由这一海域得到拯救。这一史无前例的成就,甚至受到战争对手的认可。例如,一本以此为题材的书便令人瞩目地使用了这样的副标题:“海军的最大功绩”。

这一海上大规模救援行动的功绩首先记在了仅当了数天的希特勒继承人的海军大元帅的邓尼茨(Karl Dönitz)身上。

Deutschland Sowjetunion Zweiter Weltkrieg die Rote Armee in Königsberg

苏联红军攻入柯尼希堡(1945.2.12)

实际上,邓尼茨本来是要利用希特勒德国长达数年的准备,一旦需要,就通过波罗的海,安全调动规模为60万人的“库尔兰军(Kurland-Armee)”。1945年年初,军事局面陡变,德军的战略转移已无实际意义,取而代之的是救助平民。这样,邓尼茨得以利用原有的军事基础设施用于疏散德东地区难民,从而成为大规模救援的关键。

在无数次波罗的海救援疏散航行中,共有约3万人丧生,除“威廉·古斯特洛夫号”外,还有“戈雅号(Goya)”、“开普艾柯纳号(Cap Arcona)”等另外数艘大型客轮被战争对手击沉。“开普艾柯纳号”还是被英国轰炸机击沉的。船上所载的是纳粹集中营囚徒。

3个错误决定

海军专家相信,古斯特洛夫号悲剧本可避免。之所以最终发生惨剧,主要与3个错误决定有关:其一,只派一条小型扫雷艇护航。其二,因为猜测海岸线近旁海域有水雷,因此,选择了远海航线;其三,鉴于古斯特洛夫号已停航4年,比德森(Cap Arcona)船长出于谨慎考虑,要求以12节而非15节速度航行。所有这一切的总合构成了该船和船上人员的死亡审判书。军事专家们估计,如果有护航、沿着浅平的沿海航线走、以及加快航速,那艘俄罗斯S—13潜艇本来不会有机会击沉古斯特洛夫号。

Bildergalerie Überbleibsel aus dem Zweiten Weltkrieg

在二战末期被击沉的德国船只“冯·施托伊本将军号”残骸图片(2004.7.26)

无线通话

惨剧发生70年后的今天,围绕古斯特洛夫号依然谜团重重。距第一枚水雷击中前3小时,船上指挥栈桥上突然收到一份神秘的无线电报。这是不是一次阴谋破坏行为?不管怎么说,这一无线电报警告古斯特洛夫号,当心多艘扫雷艇,称它们正迎面驶来。为防止在大雪横飞、能见度低下的海域发生相撞,船长下令打开显示本船所在位置的灯光。灯光整整开了一个半小时,却压根儿没见扫雷艇的影子。古斯特洛夫号却因此犹如置放在陈列盘上的物件,成为俄军潜艇“S—13号”的曩中之物。

有一种理论很有道理。根据该理论,该电报是所谓的“反戈一击”的德国战俘们发的,是俄罗斯人将他们空降到了德国战线后面。对舍恩(Heinz Schön)来说,这可是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理论。他当年18岁,在古斯特洛夫号上当见习中士。作为这一巨大悲剧的少数生还者之一,舍恩没有把击沉古斯特洛夫号行为视为战争罪行。他指出,船上载有士兵,船身漆上了灰的伪装色,并有轻武装。战争法允许对该船实施攻击。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