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姜文:“中国无需被恶搞,它就是最大的恶搞”

《一步之遥》导演姜文在柏林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时,解答了一些令观众不解的问题:例如,是否因为审查删减而导致看不懂,影片有无讽刺意味等。

Berlinale Premiere „Gone with the Bullets Jiang Wen Roter Teppich

姜文、周韵出席柏林电影节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中国,姜文影片的特立独行总会激起观众讨论的热情。子弹三部曲的第一部《让子弹飞》获得好评如潮,网上涌现各种隐喻的分析和解读。续集《一步之遥》虽然是唯一入选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片,但似乎没有笼络大多中国人的芳心,拿姜文自己的话说就是:"很多夸赞都是在疯狂的批评之后出来的,这部电影在中国两极分化得很厉害。"

《一步之遥》原定于去年12月8日在北京举行的

首映礼遭遇延期

。制片方当时给出的理由是:因影片审查工作尾声中出现新的情况,只得拿出时间做最后之调整。

姜文11日在柏林接受包括德国之声在内的四家媒体的群访。 当被德国之声问及影片是否像传言所说的那样因为删减才导致看不懂时,他回答说:"在中国每个电影都要通过审查,我不是一个特例。当然审查会影响电影的表达。但是我觉得我的电影在中国被一些人是认为看不懂,并不是完全是审查的原因,因为也有些人看得如醉如痴、表示看得懂。我觉得,中国观众所谓得看不懂是一种自我表达,这些观众觉得自己很重要,他们觉得听不懂、看不懂的就不好,那这个世界就会变得很简单很不好,因为人们听不懂、看不懂的东西太多了。"

Berlinale 2015 WETTBEWERB Gone With The Bullets EINSCHRÄNKUNG

《一步之遥》是本届柏林电影节唯一入选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片



外国观众也云里雾里?

一些外国观众在柏林看完片后告诉记者,影片场景很绚丽,眼花缭乱。还有人认为这部影片里融入了很多西方元素。另一名德国老记者甚至把主要女演员舒淇和周韵当成了同一个人。看来,外国观众也看得有些云里雾里。 姜文猜想外国观众的反应说:"可能也是褒贬不一吧。拍一部大家都能看懂的片子我觉得自己是可以做到的,甚至是相对容易的,但是要拍一部反应内心真实的(就困难了),例如这个故事对我来说不是一个讽刺的故事,因为人性当中和人类生活当中需要讽刺的东西太多了。"

据姜文介绍,他二十多年前就曾来过柏林,也去过一些电影节,他发现那个时候,"世界对中国的认识还非常少,交流上有很多误读,这种美丽也导致我们得了很多奖,现在好多了,但仍有误读,但是现在比那个时候的信息量大,彼此更加了解。" 他还表示自己此次受邀来柏林参展的目的很纯粹,没有想通过自己的影片让世界认识中国,因为已有很多其他途径了,他继续说: "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回归到电影本身,无论是哪个国家,让大家看到曾经有这样一些人、居然发生过这样一个故事,对我来说就够了。"

姜文另外坦言,这个故事里跟普通人建立的认知有相悖的地方,比如妓女和嫖客的形象。 "但问题是,很多真相都是对常识的一种颠覆,如果对常识都没有颠覆,很难接近更远的真相。因为社会为了稳定,为了大家都能清楚,只能告诉你一个最基本,最简单的东西。"

Berlinale PK „Gone with the Bullets Jiang Wen

姜文、周韵、洪晃2月11日出席《一步之遥》新闻会


"找到接近真相的方向"

姜文在接受采访过程中多次提及自己对历史的兴趣以及对追求真相的渴望。因此,记者不禁问道:许多人相信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您是如何寻找真相的呢?姜文认为这是个很好的问题,他告诉德国之声说:"第一步,首先就是不要用电影重现胜利者所撰写的历史。第二步应该超越,当然要以探索为基础,与大家已经习惯的认识保持距离。 第三,我可能不知道真相到底在哪,但我尽量会排除假象,也许我们永远找不到真相,但是我们也许能找到接近真相的方向。"

将电影背景选在20年代的上海,姜文的考量是:"我想把北洋时期当成一种类型电影的背景,就像美国牛仔时期的电影。中国的北洋时期……17年的时间里大概换了20多个总统,虽然也叫中华民国,但实际上是分裂的。军阀各占一方,其实这17年当中是中国少有的很热闹,很蓬勃的时代,……它有点像中国古代存在过的春秋、战国,就是在都说中文的情况下,有不同的意识形态同时发生,那这个是很有戏剧性的,这个戏剧性对表达电影当然是非常方便的。"

"无论拍什么电影,都会有人说这是对中国的恶搞"

姜文阐述了影片主角马走日最吸引他的地方:"马走日意外面临了众人对他自己的评述,又意外的面临了他必须按照众人对他的评述去演电影,他才能活,他以为自己可以做没有底线的事,他没想到自己其实受不了的。他说自己绑架了武六,而不是武六绑架他,他还是一个羞于得到过分好处的人,他自己以为自己是个混混,骗子,但其实他是个有尊严的人,"

姜文还觉得自己在马走日这个角色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他说:"我觉得马走日所要面对的也很像一个导演,或者说像我本人面对的世界、观众、市场或者评论。电影中的这个人不想也没有办法帮助大家朝假象的方向前进,我也在试图通过电影寻找真相的方向。"

有人感觉姜文的新作跟之前的作品相比商业色彩较浓,姜文自己却不这么认为,他介绍:"我其实没有太多界限,作为导演我还是想拍有意思的电影,但是这样有意思的电影在中国越来越少了,因为大家都过分考虑钱的问题,都会拍一些简单的,让大家都能懂的片子,作为年纪稍微大的一点人,想让十几,二十岁的人都能懂, 能拍什么呢? 魔怪神话?那不就像哄小孩睡觉之前的状态。好演员又不甘心做这些事,如果想做演员继续过瘾的话,我可能会回到本行演话剧。"

当被问道影片是否在恶搞当今的中国时,姜文笑着回答道:"中国现代的社会不需要被恶搞,中国本身就是最大的恶搞,全世界都搞不过他,不用恶搞。所以你无论拍什么电影,都会有人说这是对中国的恶搞。"

经历过两部电影的如潮评论后,姜文对子弹三部曲中的第三部已有初步想法,他说:"第三个可能是拍施剑翘,一名北洋女杀手的故事,用十年时间报仇成功,有点像教父里的Michael。"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