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姗姗来迟的判决 刑罚过轻引民愤

1984年12月3日凌晨,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设在印度中央邦首府博帕尔的农药厂发生毒气泄漏,造成上万人的死亡。许多人死于睡梦之中。现在,一家印度法院以“过失杀人”罪判处这家美国公司几名责任人监禁。这是事故发生25年来第一次对肇事者的判决。人权组织对这一判决表示强烈愤慨。

default

法庭外的抗议民众

整个印度当天的话题只有博帕尔案的判决-各电视频道都在播放判决过程的画面。25年前,印度博帕尔市一家农药厂的40吨异氰酸甲酯(MIC)剧毒气体泄漏。据印度医院方面的报道,泄漏的头几天就有近一万人死于毒气。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另有两万多人死于毒气造成的损害。毒气还给近十万人造成精神及身体的慢性损害。

事故发生25年后的今天,人们仍在讨论着这件事:“现在仍有天生残疾的孩子出生。25年后的今天,我们仍旧能够看到博帕尔惨剧的影子。许多妇女不再有生育能力。所有受害人就像是活死人。这是最严重的罪行,但法庭却在庇护被告人。25年之后才下来这样的一纸判决书-甚至都不让我们坐在法庭的听众席上。”

被告是八名印度人。他们是毒气泄漏发生时美国联合碳化物公司博帕尔农药厂的各级负责人。法庭以“过失杀人”罪分别判处了他们的徒刑。两年监禁是最高的处罚,但是被告只需缴纳500欧元的保证金便可不坐监狱。图尔希律师25年来一直在为毒气事件受害者争取权利。他说:“我对这个体制感到非常失望。我觉得人们应该让法庭为此负责。法庭只依据调查结果及证据判决。而这样一个判决有什么价值!这无异于在人们的脸上打了一拳。”

25年来,博帕尔案件进行了多次庭讯。受害人及律师尽管有时不免对案件拖延如此之久冷嘲热讽一番,但绝不轻言放弃。人们-尤其是这一巨大灾难发生的博帕尔地区的人们,对世上仍存在着一丝公正抱有希望。一直为受害人奔走呼号的维权人士丁格拉认为这一判决简直是个笑话。她要继续奋斗:“没有公正是最坏的事情。必须撤消这一判决,重新进行调查。因为这些被告的罪行是谋杀-不多也不少。”

这起毒气泄漏是到目前为止最大的一桩化学品事故。在以前的判决中,这家美国公司曾被判支付赔偿金。但每名死者1700欧元,伤者420欧元的赔偿金能有什么用呢?受害人要求以谋杀罪判处当事人:“我们希望这些人被吊死。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 如此看来,这不会是终审判决。受害人绝不会善罢甘休,因为这涉及到他们的生命。

作者:Ilka Steinhausen / 王雪丁

责编:达扬